Home 专家文章

刘煜辉香港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精彩发言

发表于 2019-07-07    来源于:刘煜辉

我前几天在香港断断续续讲了十来分钟。大概几点


1随着时间的推移,中美这个事,对于交易的价值可能变得越来越弱。


经过一年撕扯,市场基本认知预期逐渐趋于稳定,或预期热情收敛,pricein


好也好不到哪里去,过去的夫妻国感情已经破裂,早已貌合神离了,要习惯,deal只是双方找一个体面的方式收场,结束互殴的状态,也不代表什么,管一个月,两个月? 说不定第三个月又一个什么事闹起来。


所以谈判也好,deal也罢,交易会越来越当作一个事件驱动来处理。


趋势的决定价值非常有限。


2未来决定股票及大类资产变化的,风险点或供给波动率的主要有两个:


一是国内如何处理这烂宏观。滞胀。


不是讲数据。做研究的人,过去三年都很痛苦,过去三年宏观的数字基本不好用,微观的数字有一部分能看,有一部分也不能看。为什么。不好明说,你懂的。


所以宏观定位靠金融市场的交易者心中的小宇宙,真金白银、刻骨铭心的经验教训,把宏观钉在那美林投资时钟上。


滞胀的难受不在于滞,而在于胀。时间太久了,牛皮癣式的非常顽固的通货膨胀的记忆,使得民众对货币对内购买力的极度颓废和失望。


这个反映在两个信仰。


一个是金融系统顽强的刚性兑付的信仰;


一个是企业和家庭坚硬的房子信仰。


第一个是第二个的最基础的底层支撑。


所以包商银行这个事,颤动的是蝴蝶的翅膀(同业的交易结构),作用的却是神经末梢,房地产的边际。


傻子今天也看得明白。


不动房子,说实话,偶们下面啥也干不了,超级地租,坠落的ROE,如狗的制造,L的那一竖,撕裂的口子,焦虑的心照出混沌的大千世界,滞胀往深里陷。


但你动房子,不可避免的进入地雷阵,作为庞大且庞氏的金融系统唯一的抵押物,如何避免连环爆。


领导真难


纠结、纠结、再纠结。


拖啊拖啊拖到那个“点”


那个点是什么,就是世界工厂。


过去二十年偶们伟大的经济崛起,工业化、城市化,房子大繁荣和债务膨胀的背后的底层是什么,经济崛起宏大叙事的形式逻辑之大前提是什么?


是全球化产业链,是无数间辛勤劳作的世界工厂。


北上深寒光怪陆离的豪宅楼价背后是无数间世界工厂。不是央妈。


一句话,世界工厂还能制造现金流,系统就还能造,偶们就还能拖。


今天,偶D过去二十年第一次面临有点生死选择的味道,要世界工厂,还是要房地产。以前真没有这样要做非此即彼的选择。


世界工厂的背后是为生计辛苦而活的亿万底层,房子的背后是什么,你我都明白,是真正关心今天这些文字的人。


叫市民阶层,或者叫小资产阶级。两面性。主席早讲过的。


大资产阶级其实根本不关心这些,或者说不在这个层面关心这些事。


执政安全的重心在哪里。各自体会。


筒子们可能要体会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的事,联系在一起,串起来想。


且看动包商、郭主席陆家嘴的直白,灭地产的影子银行通道、新城给整个行业贴上道德败坏的标签


虽然木有像以往那样暴风骤雨般的运动式,这次更像是悄悄地鬼子进村了。


3我再讲波动率的第二个,就是东西方共振,偶感觉脚步似乎越来越近。


我一直这样的观察,2017年早些时候就讲过,2017-2018,西方这轮短暂经济景气上升更像是回光返照,始作俑者是2015年四季度中国这一轮房地产爆发式加杠杆,美欧日PMI的景气上升是在此之后的20169月份才开始。比中国的工业品景气周期滞后了半年。


回光返照之后,今天的西方又回到了2015-2016年的原点。


今天的老欧洲负利率的面积比2016年上半年还要显著大,连德国的国债10都到了破天荒的-0.4%,银行怎么办?


减税光环消失后的米国,国债10又很快掉到1时代,与三个月国债道挂20-30bp


老欧洲,一头是降得无法再降的政策利息,一头是舔着地板的经济增长率,咋办,长期停滞的陷阱。


对长期政治正确的清算,等着约翰逊上台,等着默克尔、马克龙下台,右翼的政治实现会给金融市场带来什么。


米国好在2016年已经完成了右翼的政治实现,川爷真正大展拳脚得等到连任成功,现在一切为了选票。


债市已经写在脸的事,股市似乎还无动于衷,还等着榨干央妈最后一点精血,或许一旦减息真正实现,就是波动率释放的那一天。


4上半年的全球大类资产的正收益会不会被波动率所吞噬?


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


所以我那天香港最后是这样表述的


短期看,下半年要做多波动率


空中国工业品,周期如果往全行业亏损方向运动,原料也有大机会


短线可以多利率,多黄金


如果时间放长一点


中国的通货膨胀显著下来后,中国股票会出现很大的结构性机会


以心照物,焦虑的心照出来的肯定是酱油白酒保险


沉降的心照出来的应该是什么样的结构?机会出现后,应该往哪个方向去布局


当然2018以来的abc大结构心里还是要有数


这是一个分母远比分子重要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