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汪涛:提前出口和大宗进口推动7月贸易活动改善

发表于 2019-08-08    来源于:汪涛

7月出口反弹部分受益于提前出口


7月出口由6月的同比下跌1.3%(二季度平均下跌1%)转为同比增长3.3%,强于市场预期。我们估算的实际出口量同比增速也从0.8%加快至4.9%(图表1)。出口反弹主要来自一般贸易出口大幅好转(由6月的同比下跌0.5%转为同比增加8%),与之对应,纺织服装、鞋类、家具出口都有所走强。出口超预期反弹可能部分来自尚未加征关税的3000亿美元关税清单上产品的提前出口。根据最新的US Census的美国贸易数据测算,6月已被加征关税产品的自华进口同比跌幅进一步扩大至40%,而尚未被加征关税产品的自华进口同比增速由5月的13.6%加快至16%(图表2),7月也可能延续了这个趋势。另一方面,对欧盟(出口由同比下跌3%转为同比增加6.5%),巴西、俄罗斯及印度(由同比下跌8.1%转为同比增加7.8%)以及除东盟外的其他新兴经济体(同比增速由1.6%加快至12.4%)的出口大幅反弹,表明全球需求也可能有所改善。


大宗商品进口走强推动7月进口跌幅收窄


7月以美元计进口同比跌幅由6月的7.4%收窄至5.6%,考虑到去年同期基数很高,这好于市场预期。其中,自美进口同比跌幅由6月的31.4%大幅收窄至19%,或许表明在最近中国企业暂停农产品新采购之前,7月份中国自美进口事实上有所恢复。尽管去年同期基数较高,自主要大宗商品生产国(澳大利亚、巴西、俄罗斯、印度)进口由同比下跌0.1%转为同比上升13.1%。这部分是由于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走强,不过主要大宗商品的实际进口量也有所好转(尽管去年同期基数较高),这可能表示内需出现企稳改善势头。此外,尽管去年同期基数较高,但自东盟以及香港、韩国和台湾地区的进口同比增速大致企稳。


7月资本外流压力有所减弱,但未来可能再次加剧


7月官方外汇储备规模下降155亿美元至3.104万亿美元,我们认为这主要来自估值损失(我们估算主要储备货币汇率变动可能的估值损失达200亿美元左右)。进一步考虑7月贸易顺差小幅收窄、净FDI可能基本持稳等因素后,我们估算上月非FDI资本流出规模可能从此前的500亿美元降至210亿美元。朝前看,近期贸易摩擦升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7可能加剧资本外流压力。不过,政府继续开放国内市场有望会吸引更多外资流入。即便最近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7、且美国已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我们预计央行仍会谨慎管理人民币汇率预期。此外,近期央行计划在香港再次发行央票也可以支撑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因此,我们预计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会大幅偏离7


加征关税将拖累出口再次走弱


考虑到美国对3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的10%额外关税计划自91日起生效,我们预计8月相关出口商可能会提前加快这部分产品(主要是消费品)的出口。在此之后,加征关税税率提高和提前出口的透支都应会拖累年内整体出口活动。另一方面,出口和大宗商品价格走弱会拖累进口,不过国内基建投资反弹应能提供部分支撑。我们目前2019年出口增长1.2%、进口下跌1.5%的预测存在下行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