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人民币汇率起烽烟 意大利政局入困境

发表于 2019-08-11    来源于:陶冬

上周对于全球风险资产市场,太平洋两岸两大经济体的角力是主线,意大利政局是副线,国债市场重新评估风险,利率极度波动。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激起市场一阵恐慌反应,VIX指数飙升,股市遭到抛售。随后人民币汇率重新降到7楼下,市场稍微安心,美股带领风险资产回升。意大利执政联盟破裂,孔蒂政府面临不信任投票,意大利十年期国债利率一日暴涨27点,与德国同期利率之差拉宽到6月以来新高,资金寻求避险。星期五特朗普在推特对九月中美谈判看法悲观,股市经历了又一轮调整。全球贸易前景不明朗,九月增税期逼近,投资者对全球增长前景感到悲观,资金流入债市,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大幅下挫,一周下降12点。美债收益率疲软带动美元汇率走低,黄金成为上周的赢家。


太平洋两岸两大经济体的角力,已经由贸易领域蔓延到金融领域。美国宣布对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关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跌破7的关口,美国财政部随即将中国标签为汇率操纵国。IMF理事会认为中国并非汇率操纵国,人民币汇率也升回7楼上,市场情绪稍有舒缓。被标签为汇率操纵国本身,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限,IMF调查一向是无牙的老虎,关键是美国政府会不会在此基础上推出后续反制措施。白宫第三轮关税制裁清单上的多数产品,中国具有很强的竞争性,美国商家很难找到适量适价的替代品,最终主要由美国消费者买单。特朗普力排众议强行加税本意是将中国逼回谈判桌,但是中国并没有让步,反而放慢了谈判的步伐。九月一日征税日期逼近,美国农民和IT产业怨声载道,美国的极端施压战术势必需要作出调整,笔者相信金融领域的明争暗斗可能陆续有之。


这次在汇率问题上的交手,带来的一个直接影响在于全球货币政策。美国联储之前已经挑明,目前所行的货币宽松,是针对外围环境(尤其是贸易)的不确定性;欧洲央行则指出如果欧洲增长前景不见改善,它将动用政策工具箱中一切可动用手段。目前央行们的纠结是,此类不确定性不可控,也无法量化,而且对经济具有巨大的潜在冲击,可能对市场构成震荡。基于此,货币当局在决策上宁可做多、做早,也不愿意重蹈雷曼事件的覆辙。联储距离下一次拍板还有一点观察的时间,欧洲央行则必须在短期内启动新的宽松政策。笔者预期ECB尽量加码放水动作,九月例会上重启政府债券和公司债券的购买计划,每月300亿欧元,期限9-12个月,同时对银行分级储蓄利率再次下调10点。这些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效果可能有限,但是QE大王德拉吉在离任之前还是尽其全力再出一招的。


意大利政局再次陷入困境,联合政府中的北方联盟决定退出执政联盟,并对现政府提出不信任动议。意大利提前大选的机会明显上升,不过暂时还不是必然的。假定议会通过不信任投票,现政府解体后,总统会要求各政党组织新的联盟。五星联盟(M5P)现在只有17%的支持率(2018年选举时为37%),它的第一选择应该是寻找其他政党组织新的执政联盟。退出执政联盟的北方联盟的支持率则由去年的17%上升到40%,他们有动力重新划分政治版图。意大利在第四季度大选的机会是大的,而此却发生在意大利与欧洲谈判财政预算的关键期。惠誉刚刚维持了BBB评级/负面展望,穆迪96日发布最新评级,如果意大利被四大信用评级机构评为垃圾级,欧洲央行将无法购买意大利国债。此结果暂时不会发生,但是如果该国政局持续不稳,经济进一步失速,明后年并非不可能发生的。

 

本周重要经济数据不多,美国通胀数据和中国融资数据比较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