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内地经济下半年大致企稳

发表于 2019-08-18    来源于:廖群

廖群博士为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内地经济2季度增长6.2%,比1季度减速0.2个百分点并为19年来季度新低,但符合市场预期。再度减速归咎于45两个月的走弱,工业增加增值增速从1季度的6.5%分别放缓至5.4%5.0%5月的新低显然与中美贸易战的意外升级相关。但6月份的数据出现了可喜的反弹,与5月份相比,工业增加值增速回升1.3个百分点至6.3%;零售总额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则分别回升1.20.2个百分点至9.8%5.8%。内地没有月度GDP统计,但若根据工业增加值等各项指标估算的话,6GDP增速应在6.4%以上,比整个2季度高0.2个百分点以上。6月的这一反弹为下半年的走势留下了一个想像空间,即,下半年的经济增长势必会比2季度回升。是否如此呢?恐怕难以这样说。


从需求端来看,6月反弹最大的亮点是零售总额增速从45月平均的7.9%回升至9.8%。但此回升主要是汽车销量增速从2.1%跃升至17.2%所贡献的,而汽车销量的跃升又得益于6月汽车经销商加大促销力度。随着促销力度及其效果的消退,汽车销量增速进而整个零售总额增速必然回落。同时,1-6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反弹0.2个百分点归因于基建和製造业投资的回升。此回升可望持续,但若无政策的进一步支持回升的力度不会太强,而房地产投资增速在房地产市场持续冷却的大势下难免进一步减缓。所以,从经济增长的内生变量来看,6月的反弹起码就力度而言是难以持续的,可能预示着5月已见底,却不一定意味整个2季度是底部。


当今年代,就短期经济走势而言,外生变量可能更为重要。目前内地经济增长最大的外生变量就是中美贸易战。本来,6月底二十国峰会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会面后,中美贸易战已形成再度休战状态。但特朗普于82日凌晨再次变脸,宣佈对中国3,000亿美元产品加徵关税,致使贸易战再次升级。


特朗普在贸易战问题上如此的快速变脸,反映他对贸易战影响美国经济增长的程度不确定而同时又急于达成一个贸易协议的焦灼心态。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持续打下去有可能把美国经济增长拉低至2%以下,而此局面将对特朗普明年的连任选情非常不利,是特朗普很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应该是希望在今年底前与中国达成一个贸易协议,消除贸易战可能拉低美国经济增长至2%以下的威胁,为他明年争取连任创造一个更好的经济环境,同时又使得他明年能够集中精力在国内议题上与民主党作战,增取连任美国总统。中国方面是一直不想打贸易战,如能达成贸易协议以停止贸易战对内地经济的干扰自然是乐见其成。但中国对于达成贸易协议是有底线的,这些底线与美国方面的诉求相差甚远,之间存在着一些中国不会让步的关键性分歧。见此,特朗普再次施展极限施压战术,突然升级贸易战,而同时又表示将与中国继续朝达成一个全面协议的方向进行谈判,正反映了他急于签订贸易协议的心态。这样,原先广泛预期的年底前达成一个贸易协议的前景又变得不确定与暗淡起来。


那将到底如何呢?笔者以为,鉴于特朗普的上述心态,两国在年底前达成一个贸易协议的可能性仍然是存在的。当然,这一贸易协议将只是一个局部与暂时性的协议,一些关键性分歧留待以后再谈判协商。但一个局部与临时性的贸易协议对短期而言也意味着贸易战持续休战,对于下半年中美两国的经济增长都有致稳的正面意义。


所以下半年中美贸易战的发展有两种可能的情景,一是达不成贸易协议,二是达成一个局部与临时性的协议。对于出口而言,在两种情景下都必将进一步下行,但下行的程度不一样。按美元计,预计第一种情景与第二种情景下出口总额下半年分别下跌5% 3%,全年分别下跌3%2%左右;按人民币计,则因人民币比去年贬值,下半年分别增长1%3%,全年增长3%5%左右。


对于内需的影响其实更值得重视。贸易战程度对于市场信心的高低是关键性的,而市场信心的高低对于内需,包括消费与投资的强度都是决定性的。贸易战发展的两种情景对于内需的影响程度当然是不同的。但若局限于今年下半年,差别可能并不会太大。这是因为,两种情景的明朗化,都要等到接近于年底,所以在今后的5个月,市场都是处于等待与猜测何种情景将出现的不确定状态,因而对内需产生负面影响都的程度,第一种情景下大一些,但大不了太多。当然,到明年及以后,两种情景的影响程度就很明显了。


另外一个重要的外生变量是中央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应该说,为应对贸易战的最坏结果,中央政府已经做好了政策充分宽鬆的准备。但宽鬆的实际力度要视贸易战及其影响的程度而定,毕竟过度宽鬆的长期后果值得担忧。贸易战休战时,力度有所节制;升级时,力度必然加强。因此,下半年政策宽鬆的力度将会根据上述两种情景下经济的受影响程度调整至预计能够实现今年6.0-6.5%的经济增长目标的相应水平。


从政策手段看,货币政策方面,虽然美元将开始减息为人民币减息提供了空间,今年下半年将主要依靠各种形式的公开市场操作与降准,减息将留至明年;财政政策方面,将在上半年减息效应逐步显现的基础上适度地加快基础设施投资。估计如此的政策宽鬆将使得下半年经济增长速度企稳于6.1%(第一种情景)或6.2%(第二种情景)。这一增速与2季度的增速相若;如与月份的增速比较,则将低于6月但高于45两个月。


鉴于上半年已增长6.3%,而下半年的经济规模进而其在全年经济总量中的比重比上半年稍大一些,全年经济增长速度将偏向于下半年的6.1%6.2%。这就是说,内地经济的增长速度今年下半年将在2季度的基础上大致企稳,全年将为6.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