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改革开放加速,有利于市场行稳致远

发表于 2019-09-12    来源于:李湛

作者简介:

李湛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邹欣

 

 99日至10日,证监会召开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工作座谈会,提出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12个方面的重点任务。同时,910日,外管局宣布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QFII/RQFII)投资额度限制,扩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证监会和外管局同时释放政策利好,我们对此点评如下:


第一,近期政府频繁发声,在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专项债发行、降准、资本市场改革、扩大对外开放等方面频繁释放利好信号,经济退、政策进的特点凸显。8月底以来,政府加快和加强了逆周期调节政策和改革政策的推出节奏和力度。一方面,最新公布的8月官方制造业PMI指数、进出口增速和通胀数据均显示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明显,为避免经济失速风险,政府有必要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稳增长以及宣布利好措施稳预期;另一方面,在对房地产市场调控不放松和防范化解风险的前提下,加快资本市场改革和对外开放不仅有利于通过鼓励竞争来提升中国金融市场的效率,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多资金来源,同时这也为国际投资者参与中国经济发展、分享中国经济发展成果提供了更丰富的渠道。


第二,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和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的中长期健康发展,前者是后者发挥作用的基础。近年来,部分上市公司频繁发生财务造假、关联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问题,暴露出中国现有资本市场长期存在的结构性和顶层设计问题,比如违法成本过低、信息披露制度存在缺陷、监管能力不足等。这些问题导致中国的权益市场牛短熊长以及暴涨暴跌现象经常发生,滋生了大量投机行为,不利于中国资本市场的稳定和长期发展。此次公布的深化资本市场改革12个重点任务,有利于从顶层设计上尽可能解决中国资本市场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构建一个更加透明、规范、公开和公正的资本市场。并且,在资本市场更加规范和透明后,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也有利于吸引中长期资金入市。所以,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和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都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的中长期发展,而前者是后者发挥作用的基础。


第三,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12个重点任务主要涉及制度、市场参与方、产品、资金来源、对外开放、政府职能和监管等六个方面内容,从顶层设计角度对资本市场进行全方位改革。制度方面,“充分发挥科创板的试验田作用”,“总结推广科创板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稳步实施注册制,完善市场基础制度”,“推进创业板改革,加快新三板改革,选择若干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制度和业务创新试点”,“加快推动《证券法》《刑法》修改,大幅提高欺诈发行、上市公司虚假信息披露和中介机构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等违法行为的违法成本”。市场参与方包括上市公司、中介机构和投资者三个维度。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大力推动上市公司提高质量”,“制定实施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切实把好入口和出口两道关,努力优化增量、调整存量”。对于中介机构而言,“狠抓中介机构能力建设”,“加快建设高质量投资银行,完善差异化监管举措,支持优质券商创新提质,鼓励中小券商特色化精品化发展”,“压实中介机构责任,推进行业文化建设”。对于投资者而言,“推动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探索建立行政罚没款优先用于投资者救济的制度机制”,“推动修改或制定虚假陈述和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相关民事赔偿司法解释”。


产品方面,“允许优质券商拓展柜台业务”,“大力发展私募股权投资”,“推进交易所市场债券和资产支持证券品种创新”,“丰富期货期权产品”,“推动公募机构大力发展权益类基金”。资金来源方面,“推动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强化证券基金经营机构长期业绩导向,推进公募基金管理人分类监管”,“推动放宽各类中长期资金入市比例和范围”,“推动公募基金纳入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金投资范围”。对外开放方面,“加快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开放”,“抓紧落实已公布的对外开放举措,维护开放环境下的金融安全”。政府职能和监管方面,“切实化解股票质押、债券违约、私募基金等重点领域风险”、“提升稽查执法效能”,“大力推进简政放权”,“加快提升科技监管能力”。


第四,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更多的是为了向外界传达扩大对外开放的信号,至于能否成为资本项目放开的重要里程碑,有待后续细则出台进一步观察。短期来看,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有限,因为现有额度还有一半以上未使用完。目前QFII的额度为3000亿美元,截至今年8月底,已使用1113.76亿美元,使用率只有37.13%;而目前RQFII的额度为1.99万亿元,截至8月底,已使用6933.02亿元,使用率只有34.84%。外管局宣布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更多是向内外投资者展示中国对外开放的坚定态度,并为中国金融市场更高质量的对外开放提前布局。至于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的投资额度限制能否成为中国资本项目放开的重要里程碑,目前还有一些问题有待解决,比如,国际投资者如果短期大幅涌入后又集中套现卖出怎么办,如何避免由于外资流动导致汇率在短期内异常波动等,这些问题都有待相关细则出台。


总之,在中美贸易摩擦、全球经济下行和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进一步释放资本市场改革和开放的政策红利,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和投资者信心,后续的具体效果如何,仍需看政策的落地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