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世界处处日本病

发表于 2019-11-28    来源于:陶冬

如今的世界,几乎处处都已经成为日本或正在步向日本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是所谓日本化


不少经济学家这十年从不同的角度提出,全球经济正在步日本经济的后尘,其中最不厌其烦讲的是前日本银行总裁白川方明。笔者在一次董事会上结识了白川,之后每次交流他都提到Japanisation


白川为第30任日本银行总裁,作为日本货币政策的掌门人,任内经历了两次巨大的挑战。第一次是雷曼事件所触发的全球金融风暴,白川与伯南克、特里谢携手通过非常措施,稳住了市场信心,拯救了全球金融体系。第二次是安倍晋三第二次就任日本首相时提出安倍经济学,通过大量发行货币、贬值日元来改变消费者的通缩预期,提振日本经济。安倍要求日银将央行的通货膨胀政策目标由1%提高到2%,并为此实施激进的货币宽松政策。


白川对安倍经济学的长期效果不以为然,认为货币幻影下产生的增长与物价预期不可持续,对金融体制可能产生的长期副作用不可低估。哪怕最后日本银行调高了通胀目标,在政策实施上也是念拖字诀,直至他“被辞职”。作为日本银行法实施以来第一位任期未满便离任的央行行长,白川方明离去时候没有鲜花与香槟,但是他的预言却被证实了。日本从来没有达到2%的通胀目标,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射出去后,经济除了一阵短暂的喧哗并没有走出增长的困境。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这个恶性循环,给日本带来平成时代失去的三十年,而且暂时还看不到打破僵局的曙光。


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重蹈白川所管理的那个日本覆辙。需求低迷、投资不景,几乎成为一个通病。经济前景不明朗,通胀预期自然不高,消费者情愿持币待购,而消费增长缓慢企业也就不愿意投资。针对经济内在动力不足,货币政策被大幅放松,流动性滚滚而来,但是企业的投资意欲却不提升,资金滞留在债券股票市场;货币政策效果不佳,财政扩张随之而来,可是公共开支的乘数效应有限,对实体经济的拉动力有不逮。


日本病正在向世界蔓延。提起日本失去的黄金时代,几乎所有日本学者都指向房地产泡沫崩溃。资产泡沫破灭,在世界许多国家在不同时期都曾发生过,都曾有过经济、资产和社会的痛楚。多数国家若干年之后都会出现经济复苏。这是典型的信贷周期导致经济周期的起伏。日本病的关键问题不是发生了资产泡沫,而是泡沫破灭后政府的不作为、乱作为,银行坏账得不到清理,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能力受损,政府一味用货币政策来制造人为增长幻影,才是日本病的死结。


白川早已离开货币政策决策者的岗位,但是他的各国央行同事们却仍然在做他当年反对的事情。其实,经济活力来自民间投资与消费,是乃内生经济动力,是乃可持续的增长。缺少改革主导的刺激政策,不过是一场本末倒置的政策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