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鲁政委:稳杠杆背景下,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的落脚点在哪里?

发表于 2019-12-06    来源于:鲁政委

来源澎湃新闻

鲁政委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对于2020年来说,整个的经济和政策的核心逻辑,就是要在稳增长和稳杠杆之间求得平衡,而这两个现在的压力都非常大。


125日,在上海召开的2019苏河湾论坛上,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如此判断。


鲁政委认为,要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防风险就是控制宏观杠杆率。加大逆周期调节的力度,最后的落脚点在改革中化解风险,通过改革提供动力。


鲁政委指出,改革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要改项目资本金。他表示,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专项债可以做项目资本金,项目资本金比例可以进一步下调,保证既定的举债规模下给定其他的条件不变可以上更多的项目,而不增加政府举债的量。但是要注意后面还有几个限制条件,项目必须有收益,投资回报机制明确,收益可靠。“要市场化创造这些项目的收益,才能够在不增加债务水平的情况下,使得经济增速能够被维持住。”鲁政委说。


二是投资方面从之前的全国普遍的雨露均沾更多回到重点城市和城市群的发展。 “826日举行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已经讲得很清楚,中心城市群正在成为发展要素的主要城市,我们要解决中心城市群的发展优势,增强土地管理的灵活性,使优势的地区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同时充分挖掘投资潜力,特别支持愿意干事创业有担当、有较好发展潜力的地区加快发展。也就是说,举债的规模不变,但是让重点城市能够把钱用得下去,用了还能够还得起。鲁政委说道。


三是改革股权融资。鲁政委说,如果把中国比喻为一个企业,宏观杠杆率实际上就是指这家企业的资产负债。股权融资,一方面减少了在分子上本来可能被举债出来的钱,却同时增加了分母,从分子和分母两个方面同时降低了宏观杠杆率。“同时,我们要建设科技强国、创新强国,而支持科创型企业,靠债务型的融资是不行的。因为这两个性质是不匹配的,债务型的融资我拿到钱我要按期收利息,可是很多科创企业在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都不盈利,你靠债务怎么支持它?逾期90天就违约了,十年不赚钱就没有办法还利息,所以只能靠私募股权基金解决,所以我们国家也推出科创板,科创板推出了注册制,包括现在在创业板里面也开始推行注册制的改革。所以这一些都是希望更多的发挥股权融资的作用。”鲁政委表示。


四是让入世的红利重现。鲁政委回忆称,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经济也很困难,很多人认为入世成为了中国经济最终走出困境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比照过去,有没有可能再创造一次新的入世的机会,带来新一轮入世的红利呢?国家非常重视更多的区域贸易自贸区谈判,比如中欧的自由贸易协定和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等谈判的推进。明年协议能够生效,可以极大缓冲目前全球贸易摩擦给出口带来的压力。


“最近几年总体上外资对于中国的债券和股票一直都是在买买买,然后买A股比买债券还要坚决,大家看到了最近几年中国金融业发展的巨大的活力。如果说2001年我们加入WTO主要是制造业的开放,现在服务业的开放、金融业的开放,也会给中国的经济增长带来一股新的力量。他说。


最后是改革人民币汇率。鲁政委提到,85日人民币汇率破7之后,人民币汇率的指数也跌破了以前振荡的下跌区间,开始往下走。实际上汇率的变化,跟工业企业的利润率有着非常好的一致性。最近几年中国工业企业利润的下滑在某种程度上和实际有效汇率是有比较强的关系的,汇率能够变得更柔和,对中国以及国际经济发展更有利。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必要时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未来人民币汇率会进入自由浮动的时代。这是我们要看到的新的变化。鲁政委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