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丁爽:明年GDP“保6”不是问题 问题是怎么保

发表于 2019-12-12    来源于:丁爽

来源:新浪金融研究院

/赵子牛


2019年,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速为6%。在中央“六稳”政策的统筹部署下,我国GPD全年有望实现6.1%左右的增长。但在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大背景下,市场对于明年经济走势的判断仍存在一些分歧。


对此,渣打北亚及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在接受新浪财经采访时预测,2020年中国GDP增速有望达到6.1%,明年“保6”不是问题,但应该思考如何以最低成本保。同时,明年的财政政策应该至少保持与今年同等水平的扩张力度,更偏向于支出端。


在货币政策方面,丁爽表示,货币政策需要与积极的财政政策相匹配,防止出现挤出效应和利率上升。他预计,明年央行将会降准三次,每次幅度为50个基点。央行应当小幅下调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从而保证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更好协同发力。


明年“保6”不是问题

问题是如何以最低成本保


随着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市场对于2020年是否需要“保6”存在一定分歧。而在丁爽看来,2020年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从政策支持力度上来讲,维持略高于6%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并没有太大问题,2020年的GDP增速有望达到6.1%


“我觉得保6不保62020年应该不是个问题,问题应该是怎么以最低的成本来保6。”丁爽指出,首先从大环境来看,尽管反弹力度或许不会非常强劲,但受益于主要经济体货币宽松、全球电子行业周期触底反弹等正面周期性因素推动,明年全球的经济增长速度应该是略高于今年的,预计全球明年的经济增速为3.3%,外需下滑不会进一步恶化。


其次,从内部环境来看,主要的积极因素也有几点:一是基建投资增速将温和,虽然目前基建投资的反弹程度可能仍旧不尽人意,但是至少已经从负增长转为了正向增长;二是中国的工业库存周期很可能已经接近于底部,如果库存周期触底反弹,对于制造业投资将是一个利好的消息;三是汽车消费将不再成为拖累,2019年中的很多月份汽车消费都出现了负增长,但是在2019年过去之后,这个效应应该也会随之消失,即使汽车消费在2020年出现零增长,对零售行业也会有产生积极作用。


同时,从稳定预期的角度来讲,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明年仍会有较大可能采取一些逆周期政策,从而使得经济增长维持在6%以上水平。但从中长期来看,丁爽表示,在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后,政策刺激会慢慢消退,并最终转变为中性政策。“2020年以后,政府对于经济增长或许将不再设立约束性目标,而是转变为就业目标为主。今年我国首次提出了就业目标,这个目标以后将会变成最重要的经济增长指标之一。从这个角度考虑,我们对于2021GDP增速的预测是5.8%,略低于6%,长期来看,经济增速仍会呈现出阶段性下行的态势。”


积极财政政策将偏向于支出端

明年至少维持同等刺激力度


谈到财政政策时,丁爽表示,实际上今年我国的财政政策非常积极,支持力度也很大。“官方公布的数据是,2019年我国政府的赤字率从GDP2.6%增加到了2.8%,如果只看这个数据,财政政策谈不上积极;但如果将专项债纳入统计的话,根据测算,今年的预算赤字从GDP4.7%增加到了6.5%,增幅达到1.8%。”丁爽表示,这说明我国实际的财政扩张幅度,要高于名义上的扩张幅度。


而对于明年的财政赤字率,丁爽预计将维持在GDP6.5%水平,即至少维持和今年同等的扩张力度。同时,从刺激的内容来看,明年的财政政策将更加侧重于支出端。


“从目前来看,明年继续出台大规模减税措施的概率并不大。”丁爽表示,财政刺激的方式包括减税和增支。相比减税,支出的财政乘数要更大,可控性也更高。这是因为减税的钱既可以用来消费投资,也可以存起来不用。如果存起来不用,则实际上没有发挥到支撑经济的作用。“直观的感受表示,花同样多的钱,财政支出明显对GDP增长的贡献更大,因此尽管我们预测明年的赤字率与今年相同,但实际上明年的政策刺激效益可能会更好,推动经济发展的力度也会更大。”


从具体的内容来看,丁爽表示,财政支出的种类有很多,主要归类为两方面。一种是基建方面,最近政府已经加快了项目的审批;另外一个是民生方面,包括教育、养老、健康等方面的指出,这些支出都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


货币政策应于财政政策相匹配

预计明年将降准3次、每次50BP


而在货币政策方面,丁爽表示,货币政策需要跟积极的财政政策相匹配。具体来说,就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如果流动性紧的话,政府债券虽然能发出去,但可能需要以高利率来争抢资金。”丁爽表示,货币跟财政政策的配合,首先体现在提高流动性上,即能够保证政府债券顺利发行,同时使发债的成本没有上升。


同时,货币政策还要防止出现挤出效应和利率上升。“积极的财政政策意味着社会资源、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流向了政府,货币政策需要要防止出现挤出效应,保证不减少对私营经济的金融支持。”丁爽指出,这其中一个较为容易观测的指标就是银行对民营经济贷款的成本是否上升。


从具体操作来看, 降准是一个重要的措施,加强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可以很好实现降低银行对民营企业贷款成本的目标。为此,丁爽预计,央行明年需要降准三次,每次50个基点。同时,由于目前中期借贷便利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政策利率,建议MLF利率也能有小幅的下调。


“总体来说,我们并不需要非常激进的降息措施,主要目的在于防止利率的上升。”丁爽表示,如果货币政策不能很好的配合好财政政策,银行总体利率就会上升,而利率上升则会抵销了部分的财政刺激。因此,保持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相匹配至关重要,至少要让两个政策不出现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