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奇霖:一文看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发表于 2019-12-13    来源于:李奇霖

来源:粤开奇霖研究


粤开(原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李奇霖

粤开(原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  张德礼

粤开(原联讯)证券首席固收研究员  钟林楠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稿已经发布,部署2020年经济工作时,基本延续了126日政治局会议的思路,但涉及面更广,内容也更为具体。读完通稿,我们认为有以下几个值得关注的点。


第一,去杠杆工作暂时告一段落。通稿中明确指出“我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具备化解各类风险的能力”,这和往年“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等说法截然不同。这是对过去金融去杠杆工作的肯定,金融去杠杆的任务基本完成。


通稿也提到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相比于往年的“去杠杆”基调偏积极一些。去杠杆将暂时告一段落,后面重点转向稳杠杆,预计实体融资的环境将改善,信用分层的现象可能会有所好转。


第二,金融工作重心转变。一方面,金融去杠杆工作暂时告一段落后,金融监管对债市冲击的风险减弱,但仍需关注明年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后,部分理财存续资产未到期的解决方法。另一方面,金融供给侧改革继续,要求大行下沉,目的在于降低实体融资成本,解决企业融资难与融资贵的问题。


因为与中小行相比,大行的负债成本更低,在相同条件下,贷款利率定价也会更低。若大行下沉,则大行贷款对企业更有吸引力,其贷款在信贷总规模中的比例会提升,从而带动全社会融资成本的下降。但这样中小行的市场份额缩减,加之在金融供给侧改革背景下,同业负债难度提升,缩表压力会进一步加大。


第三,货币政策偏松,信用或适度扩张。为协同财政、消费等政策,央行可能会继续投放便宜的长期负债,配合专项债的下发、匹配中长期信贷,或投放PSL支持政策性银行对基建项目的融资,信用扩张有更强的基础。但由于也强调了社融与增长相适应的问题,因此大水漫灌难以出现,信用扩张有上限。


需要关注的是,本次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层面,首次明确提及降低社会融资成本。预计降成本(LPR)将是明年央行的另一工作目标,为实现该目标,我们可能会看到:1)宽货币降低银行的同业负债成本;2)继续严格管控银行违规高息揽储行为;3)继续调降政策利率主动牵引LPR下行;4)鼓励大行下沉,对应金融工作的重点。


第四,新增专项债规模可能低于预期。和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比,删去了“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的提法。专项债在实际使用中,面临着缺少好的项目来对接、还款来源高度依赖土地、为让专项债能够发行虚构现金流等问题,有潜在的偿还风险。11月财政部提前下发了1万亿专项债额度,规模也不及此前预期,2020年专项债增量或会控制。


与此同时,减税降费力度,可能也将弱于今年。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今年两会期间确立了减税降费2万亿的目标,财政部领导11月指出今年实际的减税降费规模将达到2.3万亿,大大超过了原先目标。


但如此大规模的减税降费,目前来看,对制造业投资和消费的提振都不明显。2020年政策主基调是稳增长,逆周期调控需要加码,来确保两个翻一番目标顺利完成。由于公共部门的消费倾向,高于企业和家庭部门,稳增长压力下,大概率难再出现今年这样力度的减税降费。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减税降费的定调是落实,预计在增量政策上不会有大动作。


第五,2020年地产调控政策会比较温和。本次会议继续强调房住不炒,但和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今年7月政治局会议相比,有几个新的变化,一是没有继续说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二是增加了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说法,明确了地产调控的目的不是让房价下跌;三是强调要全面落实因城施策,意味着地方政府在地产调控上可能将有更大的自由度。


在这样的调控基调下,预计2020年将有更多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