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花长春:美伊冲突再起,2020年第一只黑天鹅飞起?

发表于 2020-01-05    来源于:花长春

来源:宏观长春 


花长春(国泰君安研究所首席全球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捷(国泰君安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



“地缘冲突—油价—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是2020年潜在黑天鹅逻辑线,目前触发的可能性并不大。



美伊冲突再起,2020年第一只黑天鹅飞起?

 

1、伊朗精锐部队“圣城旅”指挥官在美军空袭中罹难对美伊关系意味深长;

2、特朗普在大选选情和弹劾双重压力下在中东会延续对伊强硬政策;

3、苏莱曼尼的遇袭会更加激起伊朗对美敌对情绪,但冲突是否持续升级更多取决于伊朗的应对策略,可从如下方面观察:支持地区反美势力、扩展地区影响力;发展核力量和弹道导弹以及强化在海湾的军事力量等;

4、伊朗近些年受美国制裁经济不断下滑,缺乏对美强硬的经济根基;

5、美伊冲突持续升级从供给端看是油价会否持续上涨的重要因素,但过高油价并不符合美国在中东利益的通盘考量;根据国君石油石化团队的观点,“预计全年布伦特原油价格中枢落在65-70美元/桶之间,中枢高于2019年。全年原油价格走势呈现两头高,中间低的状态。一季度总体价格偏高”;

6、美国通胀预期有所修复,但仍较疲弱;库存高企、私人设备投资不确定性较高性,美联储货币政策不会贸然转向;

7、上世纪90年代以后,发达经济体基本没有持续通胀,“中东地缘紧张—油价持续上升—通胀走高—货币政策收紧—股市下跌”的逻辑线缺乏支撑。反之,中东地缘紧张后,油价、美股、黄金更多同时录得正收益;美元、美债下跌;美伊关系紧张年份,美股往往表现较好。


风险点:民主、共和两党博弈加剧,增加美国政经不确定性,2020年“美”相对“非美”不确定性上升,美元面临周期拐点。近些年来看,美元和美股净资金流向走势正相关。



1、伊朗精锐部队“圣城旅”指挥官在美军空袭中罹难对美伊关系意味深长


美军空袭伊朗精锐部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伊朗圣城旅(Al-qudsforce)是伊朗革命卫队的特殊分支,成立于1979,肩负着守卫伊朗意识形态的重任,是1979年伊斯兰革命的产物。1979年伊斯兰革命是美伊关系的转折点。伊斯兰革命后伊朗的对外政策与美国在中东的利益相冲突,是美国与伊朗40年来对抗、不和的根本原因。


从上我们可见,苏莱曼尼在美军空袭中罹难对美伊关系意味着什么。

2、特朗普在大选选情、弹劾双重压力下在中东会延续对伊的强硬政策


奥巴马上台后,美国在中东的“战略收缩”,其着手以《伊核协议》为契机,试图改变美国—伊朗长期敌对状态,欲将伊朗纳入美国在中东的战略轨道。然而,奥巴马政府的伊朗政策导致地区盟友不满,国内相当一部分舆论反对。


特朗普当选的部分原因就是在恐怖主义、伊朗问题上的强硬。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的伊朗政策以退出《伊核协议》为标志,全面恢复、加剧与伊朗的对抗。特朗普的对伊政策获得中东地区盟友的支持,很大程度上恢复了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可信度。


更为重要的是,强硬的对伊政策在美国国内拥有较大支持。特朗普核心决策圈层极力推动与伊朗的对抗;美国国家安全界就与伊朗的经济制裁等对抗方式的有效性,具有较大信心;对伊朗强硬在提高总统民众支持率方面非常奏效,总统支持率下行、国内失业率上升时,美往往对伊朗强硬(图12

3、苏莱曼尼的遇袭会更加激起伊朗对美敌对情绪,但冲突是否持续升级更多取决于伊朗应对策略,可从几个方面观察


美国在中东的利益包括,能源安全、地区盟友、反恐、核不扩散等。美国确保其中东利益的主要战略路径是地区联盟体系和前沿军事。而伊朗的应对政策包括几个方面:扩展地区影响力、支持地区反美势力;发展核力量和弹道导弹以及强化在海湾的军事力量。


后续我们观察伊朗方的应对策略可从这几方面入手。我们仅谈一个方面。从地区盟友和地区影响力看主要是拉拢中东什叶派当政的国家和力量,寻求中东什叶派背后的力量支持。


这次与苏莱曼尼一起罹难的还有伊拉克什叶派武装二号人物穆汗德斯。中东国家间的地区联盟、联盟背后的世界势力角逐,最后都一定程度上落脚到逊尼派VS什叶派这条线上。


例如,美国在中东的地区盟友,沙特等是逊尼派主政;伊朗是什叶派主政;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支持的反政府武装是逊尼派(俄罗斯支持的政府派是什叶派)。埃尔多年领导下的土耳其则在两派间摇摆,获取地区政治利益。


逊尼派与什叶派之争是解开中东问题的一把钥匙。中东问题大多数冲突的根源都与宗教有关。可以概括为三个:(1)宗教派与世俗派之争(例如,伊朗强硬的苏莱曼尼很受欢迎,改革派总统鲁哈尼则支持率较低,图3);(2)伊斯兰教与其他宗教之争。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建国之争,实际是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冲突;(3)伊斯兰教第一、二大分支—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教派之争。在如上三大冲突中,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兄弟之争”是主线。

4、伊朗近些年在美国制裁下经济不断下滑,缺乏对美强硬的经济根基(图5-10

5、美伊冲突是否持续升级从供给端看是油价会否持续上涨的重要因素。但过高的油价并不符合美国在中东利益的通盘考量。过高的油价,一方面会增大美国在中东地区盟友—沙特等的话语权,影响美国对其的掌控力,另一方面美国会忌惮俄罗斯等产油国从中获利(图11-12)。


根据国君石油石化团队的观点,“预计2020年全年布伦特原油价格波动区间为65~70美元/桶。全年原油价格走势呈现两头高,中间低的状态。预计一、四季度布伦特原油价格核心波动区间为65~70美元/桶,二、三季度原油价格核心波动区间为60~65美元/桶。全年布伦特原油价格中枢落在65~70美元/桶之间,中枢高于2019年。一季度总体价格偏高”。

6、美国通胀预期有所修复,但仍较疲弱;库存高企、私人设备投资不确定性较高性,美联储货币政策不会贸然转向(图13-15)。

7、上世纪8090年代以后,“中东地缘紧张—油价持续上升—通胀走高—货币政策收紧”的逻辑线伴随发达经济体没有持续的通胀并没有再演绎。在中东地缘紧张后,油价、美股、黄金更多同时录得正收益。美伊关系紧张的年份,美股往往表现较好(图18-20)。

风险点:从目前来看,2020年市场的“地缘冲突—油价—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这条潜在黑天鹅逻辑线触发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我们也要注意,2019年美联储降息是推升美股估值重要因素。当前,民主、共和两党博弈加剧,增加美国政经不确定性。2020年“美”相对“非美”不确定性上升,美元面临周期拐点。近些年来看,美元、美股净资金流向走势同步(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