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经济增长放缓与企业感觉

发表于 2020-01-13    来源于:廖群

廖群博士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


任何生物/事物都有生命週期,人类的经济发展也是如此。根据罗斯托(Walt W. Rostow)的经济成长阶段论,人类经济可分为六个成长阶段,其中起飞、成熟与停滞或衰退三个阶段最为重要。当前内地经济可以说处于起飞与成熟之间的阶段,仍在崛起的过程之中。以经济增长速度而论,处于从高速增长(6.0%以上)向中高速增长(4.0%-6.0%之间)的转折时刻。


1978年以来内地经济年均增长9.4%;其间,1978-2010年间年均增长9.8%2010-2019年间年均增长7.4%。的确,中国经济增长的高峰已过,2010年是拐点;之前是超高速增长(9.5%以上)期,之后是高速增长期併为向中高速增长的过渡期。2020年,即明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初步预计为6.0%,可能就是中高速增长的开始之年。这是一个符合生命週期理论与罗斯托经济成长阶段论的自然过程;中国经济崛起也必然遵从生命週期与经济成长规律。所以不要为之惊讶与叹息。相反,如能从超高速及高速增长平稳地过渡至中高速增长,已是健康发展的标誌,应为之欣慰;中高速增长全球比较仍属快速增长。的确,6%的经济增长,在主要经济体中仍然是凤毛麟角,现阶段除印度(其实2019GDP增长不到6%)与越南(如果越南能算主要经济体的话)外,无它能及。


但中高速增长与高速增长,高速增长与超高速增长相比,毕竟速度上都差了一个大的台阶,所以经济增长从超高速放缓至高速再转入中高速,企业的感觉大不相同。首先,就总体而言,过去超高速增长时代的那种动辄收入与利润双位数增长所带来的兴奋感没有了,现在能够稳定地保持高端单位数的增长已属不错。人类的天性是横向不患寡而患不均,竖向则喜上扬而厌下行。对一些企业来说,增长速度从双位数下行至单位数犹如从天上到地下,因而产生焦虑与抱怨。


但更重要的,是随经济增长放缓而产生的产业结构上的变化给企业带来的实际影响。


应该认识到,经济增长从超高速放缓至高速再转入中高速必然导致产业结构出现调整,即一部分产业增长放缓甚至衰退而另一部分产业保持甚至加快高速增长。的确,一方面,很多传统产业经过超高速及高速增长后发展已经饱和,即高度累积的产能相对于放缓的需求出现过剩,如钢铁、煤炭、水泥、纺织、採矿、家电等,增长速度必然减慢甚至为负。而另一方面,新兴产业却发展远未充分或刚刚起步,则产能积累有限甚至为零而需求上升甚至刚刚崛起,扩张步伐必然加速甚至呈现起飞式扩张。这样,经济增长放缓后的产业命运就不像放缓前那样整体地高歌勐进,而是各不相同。很多传统产业面临调整的压力与痛苦,陷入产能过剩、竞争剧烈、收入下降与利润滑落甚至亏损的境地,而新兴产业则仍然或开始享受增长的火热,产品需求旺盛、投资活动蓬勃、收入与利润均大幅上涨。现阶段内地的新兴产业以八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为代表,即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生物、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新能源汽车与数字创意产业。应该看到的是,2010年以来在整个经济与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长7.4%8.1%的同时,八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年均超高速增长17.1%,而部分传统产业,如石油与天然气开採、煤炭开採、黑色金属冶炼、纺织服装和烟草的增加值分别年均增长1.9%5.7%6.4%5.8%5.9%,低于工业增加值6.22.42.72.32.2个百分点。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正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高速增长维持了整个经济与工业的增长速度仍在高速区间。于是,近10年来,整个经济实际仍在高速增长,战略性新兴产业仍在超高速地双位数增长,但传统产业,一部分维持高速增长,一部分则在中高速增长(4.0-6.0%),还有一部分中低速(0-4.0%)甚至负增长。


产业格局既然如此,处于不同产业的企业的境遇当然也就大不相同。新兴产业的企业得益于整个产业的超高速增长仍然是顺风顺水,意气风发,但很多传统产业的企业则处于整个产业的下行週期,逆水逆风、愁云惨雾。而以数量而言无论是新兴产业还是传统产业的企业数目都是巨大的,这就难怪近年来众多企业感觉从而抱怨不已了。


企业感觉恶化还来自于另一个原因,与内地的市场经济机制仍不健全有关。本来,在健全的市场机制下,传统产业的很多企业应该随着产业的发展放缓而从市场退出,以实现市场出清。但由于内地还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国家有父爱主义,为了保就业、减贫富差距及社会稳定,政府以各种方式保护这些本应退出的企业以防止她们倒闭。这样做的好处当然是保住了企业及其员工,但同时加剧了这些产业内部的非健康竞争。这样,一些落后企业继续生存,甚至成了僵尸企业,但仍佔用了一定甚至很大的资源与市场份额。她们也只是勉强生存,所以会抱怨,更重要的是她们的生存使得行业内的良好企业面临着非良性竞争从而也出现困难。进而整个产业出现产能过剩、债务高企,置身于其中的企业都受到行业景气下滑与内部非健康竞争的双重压力。因而更多的企业怨声载道。


鉴于上,很多企业的困难感觉与宏观经济的高速增长局面不相一致,就不难理解了。这当然是不正常的。要纠正这一不正常局面,企业自身应该认清产业发展趋势,即传统产业的不断放缓与新兴产业的持续崛起这一大的趋势,进而向新兴产业的方向多元化发展甚至转型;政府则应加快市场化改革,逐步减少对于落后企业的保护措施,以健全市场机制进而加速市场出清,从而为传统产业的企业发展创造一个更为良好的竞争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