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奇霖:当十年国债收益率破3%

发表于 2020-01-23    来源于:李奇霖

来源:粤开奇霖研究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李奇霖

粤开证券首席固收研究员  钟林楠


十年国债活跃券190015继昨日盘中下破3%后,今日再度下行至2.9900%,为去年8月以来的新低。


3%的原因有四:


第一,前期的货币宽松预期是基础。


出于稳增长+降成本的考虑,很多投资者对一季度货币宽松有很强的预期。在降准之后,LPR没有下调,加上央行发布会称会考虑适时适度的调整存款基准利率,让投资者对未来货币进一步宽松,降息的预期加强,从而使收益率在前期面对诸多利空不跌,反而出现了一波不小的交易性机会。


市场的这种走势变化和我们的观点预期截然不同。我们曾经认为受基本面的影响,债券市场的机会并不大,有可能会出现明显的调整,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也是众多踏空者之一。


现在,事后回过头来看,对货币宽松的低估和债市主线判断失误是主要原因,基本面可能会主导中长期的债市走势,但在短期内,不要逆流动性和货币政策的力量,在钱多买买买的行情里,一切利空都会被忽略。


第二,  疫情的扩散与发酵是导火索。


1月中旬以前,债券市场的主要矛盾是钱多与基本面阶段性企稳预期的博弈,由于货币已经宽松,而实体资产创造能力未好转,机构陷入了资产荒,配置盘明显欠配,疯狂买中短端利率、具有相对高收益率的地方债、超长期债等配置品种,这种债券品种的收益率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行。


但以十年期国债、国债等为代表的交易品种由于对未来经济基本面的担忧,下行的则非常忸怩,一直在5BP左右的波幅内上下徘徊。


1月中旬后,随着疫情的扩散,投资者开始联想2003年时期的SARS行情,担忧工地项目开工、消费等方面会受到影响,基本面企稳的预期被冲击,反而开始预期经济会在一二季度出现明显的恶化,做多的阻碍消失,反而成为助力,因此开始大举做多,陡峭的收益率曲线也随之变平。


第三,  陡峭化的收益率曲线是底气。


由于钱多(货币宽松+摊余成本法债基放量),以及现金管理类理财监管,中短久期债券收益率已经被压至非常低的点位,期限利差明显走阔,但套息空间和信用利差都被大幅压缩,因此长久期利率品种成为了为数不多的价值洼地,给了投资者做多的边际和底气。


第四,  踏空者众是助推剂。


因为此前对经济阶段性企稳的预期,很多机构对久期策略十分谨慎,踏空的机构较多,在疫情的黑天鹅出现后,长久期利率表现优异,踏空的交易盘拥挤进场,等待的配置盘恐慌性上车,从而使这一波行情演变的非常快,在短短几天内已经将十年国债收益率压低了近10BP


但行情演绎至此,最顺畅的做多机会可能已经过去,我们不建议追涨。


一方面,这一波行情主要是事件驱动,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是专业的医学人士,对疫情演变难以做出准确的预测,短期内会如何发展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现在的收益率也已经有了明显的反应,其中计入了多少预期难以准确衡量,此时追涨与不明形势的赌博无异。


另一方面,2003SARS事件,虽然影响了短期的经济基本面,在短期内驱动了收益率快速下行,但SARS得到控制后,收益率又大幅反弹,基本面也依旧延续了此前好转的趋势。



这一次有了以往的经验教训、防控反应也更为迅速,疫情得到控制和基本面的恢复是必然的,交易行情难以持续。


从情绪上讲,现在市场有过热与反应过度的迹象,有些投资者已经认为十年国债到期收益率未来可以到2.7%2.8%,职业生涯还剩100BP的说法又开始出现。国债期货的技术指标PSY在三天时间内两度达到75的超买线。现在追涨容易被埋,风险收益比不高。


最后感谢大家过去一年对我们的支持与认可,祝各位读者鼠年快乐,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