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潘向东:面对灾疫,可考虑快速降息

发表于 2020-01-31    来源于:潘向东

年前在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到目前还让国人紧绷着神经,尽管春节前武汉实行了封城,但从新增病例来看,到129号疫情仍然处于上升期。由于对疫病知识知之甚浅,所以很难去判断未来疫情的演变,为此,目前去评估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程度,还为时尚早。


但这一次灾疫对经济的影响,我们可以从供给和需求的角度进行逻辑上的探析。


--------------


此次灾疫发生在春节期间,从供给方来看,春节前一般都做了充分的安排,在中国,春节期间本身就属于休假季节。所以即便春节期间控制人口流动,对生产的冲击也相对有限。一季度,由于春节后随之又是两会,北方还处于寒冷季节,所以生产活动都不是很积极。从中国GDP的构成来看,一季度GDP占全年的比重都相对较低。尽管近年来消费占GDP的比重有所上升,但从数据来看,一季度被动提升的幅度仍然相对有限。但假若疫情持续的时间拉长,那必然会影响到工业生产和建筑业。

 

春节期间属于消费旺季。春节前人口的快速流动,加速了疫情的传播,目前已经渗透到全国各个省市,连西藏都没幸免,这导致疫情控制难度相对较大。为了控制住疫情,从了解的信息来看,各级政府对疫情控制力度可以说是空前。中东部一些城市,有些小区已经不让陌生人员进出,一些公共交通都已停止运行。农村的各级政府对人员的进出也是逐级排查和限制,农村春节期间最活跃的集会和聚餐活动均被地方政府明令禁止。一些旅游景区、影院和楼堂会所本来这个季节都属于旺季,但都关门谢客。从消费心理的角度看,只有疫情得到完全控制,一些城市不再出现新增病例,这些活动才会逐步地恢复。


这对旅游业、电影业、物流业、餐饮业等行业影响预计会比较大,而且这些消费流失了就流失了,很难补回来。当然,我们需要看到的是这几个行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并不大,而且还有些线上的娱乐能冲抵一些。2019年住宿和餐饮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1.8%2018年全国旅游及相关产业占GDP的比重为4.51%,物流业占GDP比重为14.8%,电影娱乐业(Wind行业分类)占GDP比重为0.08%


假若疫情能得到快速的控制,可以说影响主要发生在一度季度,那么影响还是有限,属于一个短期扰动。但假若持续的时间延长至春节后,那我们还是不能低估对经济的影响,当年SARS出现的时候,大家都很担心对经济的影响,但事后来看就属于一个小扰动。这一次与当年的SARS还是有差异:


首先,现在各级地方政府为了担心疫情的出现,均采用了最严的控制办法,这些做法当然从控制疫情的角度来看,当然也最为有效,但付出的经济成本也较高。当年SARS主要爆发地在北京,北京占全国GDP3.6%,湖北占全国的GDP4.6%。当年措施较为严厉的主要是北京,但这一次是全国,特别是中东部省份。

其次,2003SARS出现的时候,中国经济已经从1999年开始开启了新的一轮增长周期,而且处于上升加速期。但现在,中国经济从2008年开始都一直处于经济的出清周期,而且现在还处于出清最为艰难的时候,很多企业在困境中支撑只剩下最后一口气,这从过去几年债务违约的数量可以看出。假若因为疫情的影响,导致他们雪上加霜,很有可能就此倒下。企业不像工程项目,工程项目因为外力可以延期,但企业倒下去了要再开工可能性就很低。


当然唯一欣慰的是疫情的出现为我们稳增长提供了政策操作空间。这个政策操作空间不是来于财政,而是货币政策可以选择降息。当然利率下调了,财政还债的压力减缓了,操作的空间也随之打开了。


经历了20192万亿元左右的减税,加之经济继续下行,财政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从地方两会的预算目标来看,预算收入增速普遍出现了下调,支出更不用说了,一些省市都直接调到了负增长,中央也号召大家准备过紧日子,也就是要节省开支。之前期盼的降税能带动经济回升,目前来看并不显著,拉弗曲线在中国是否有效还有待验证。在这样的条件下单靠实施积极财政稳增长,已经不太现实。

去年由于受非洲猪瘟的影响,肉类价格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CPI 增速也不断创出新高,由于一直担心猪肉价格扩散的影响,货币政策在操作上均保持了对物价的警惕性。这次疫情的出现,极大地抑制了一些消费,由于供给在年前就准备得比较充分,这样的结果就是物价上涨的忧虑将解除。至于网上传湖北一些地区由于限制一些商业活动导致超市的价格上涨,那只是个别地区的暂时现象,随着外地物资的加大进入,囤积现象将得到缓解,价格也便随之回落。


既然未来物价不必忧虑,那么货币政策就可保持相对激进,可考虑尽快降息。降息的直接作用就是降低企业的资金成本,降低地方政府的负债成本,给企业和金融市场都提供强力的信心,将有利于部分化解灾疫带来大家对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忧虑。


至于降息是否会对房地产市场和外汇市场产生我们不希望的效果,那可以考虑通过行政调控的手段进行抑制,不能因为它们而影响稳增长的大局,况且从中长期的角度来看,只有经济增长稳住了,外汇市场才能稳住,房地产市场才有希望保持相对的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