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英国进入后脱欧时代,经济复苏前景仍不明朗

发表于 2020-02-08    来源于:李湛

作者李湛为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梁伦博为中山证券研究员;


从沿用四十多年的体制中脱离是一件宏大的规划,特别是在政治以及法律上。英国与其重要的贸易伙伴新阶段的谈判才拉开序幕,英国脱欧大戏远未到结束的时候


-------------------


英国脱欧过程可谓是一波三折,自从2016623日全民公投的投票结果为脱离欧盟以来,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不确定性。最终于2020131日晚,英国正式离开欧盟,进入脱欧过渡期,至20201231日结束。


在过渡期内英国仍受欧盟规章制度约束,双方贸易关系维持现状。但这些并不代表“脱欧”的影响已经结束,而正恰恰意味着更多未知性的开启。从沿用四十多年的体制中脱离是一件宏大的规划,特别是在政治以及法律上。英国与其重要的贸易伙伴新阶段的谈判才拉开序幕,英国脱欧大戏远未到结束的时候。


下个关键时间点为202111日,根据现有的脱欧协议,那一天才是英国真正摆脱欧洲并从此迈向自己道路的实际日期。但与此前脱欧日期一拖再拖可能相似,过渡期的结束时间可能会比想象中更为遥远,虽然英国首相约翰逊坚持表示过渡期绝对不会延长,但欧洲理事会也已经警告称,以目前的时间表要达成共识“难度非常大”。


英国新政治生态将在过渡期内接受考验


首先是与欧盟新的贸易协定,过渡期结束后,英国将离开单一市场、关税联盟。必须要签新的自由贸易协定,才能确保商品在欧盟内自由流动、不赋关税等附加成本。如果双方届时还未谈妥,那么摆在英国面前的仍然是:无贸易协议“断崖”式离开欧洲。此后,英国出口欧盟的产品将面临关税以及其他壁垒。至少短期内如此,英吉利海峡两岸的企业都将受到伤害。


英国出口商将面临平均为5%的欧盟进口关税,英国主要出口商品则面临更高的关税,譬如汽车的关税将高达10%。同时港口以及海关方面,因为缺少大量沿用45年的规则,它们很可能出现运作效率大幅度下滑甚至停滞的情况。此前很多英国制造商都在囤积零部件,以在发生边境延误的情况下保持生产线运转。


欧盟已经公开警告称如果英国首相约翰逊想要一个完整的无关税、无配额的贸易协议,他将必须签署确保公平竞争的规定。但约翰逊显然并不是为了遵守欧盟规则而推动脱欧的,他表示将捍卫英国重新寻回的“主权”,自由贸易协议没有必要与接受欧盟竞争政策、补贴、社会保护、环保等规定扯上关系。目前市场较为担心的问题就是无法在过渡期内达成贸易协定,这与无协议脱欧相比实际上并没有好多少。


在贸易协定以外,英国还需要与欧盟解决几大问题,例如执法、数据共享、安全、渔业、电力天然气供应以及药品监管。其中渔业是未来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欧盟负责英国退欧事务谈判的首席代表巴尼尔(Michel Barnier)表示双方在贸易协定之外必须包含一个给予互惠准入彼此水域的渔业协议,相关条件需在202071日前完备。


除了与欧盟之间的协商之外,约翰逊带领的保守党政府还需要与美国、中国、日本等经济体进行自贸协定谈判。英国如何在脱离欧盟后与类似特朗普这样的强硬派政府展开充分对话并签订一份相对互惠的协议将是未来的难点,届时并不能排除特朗普政府会采用类似关税之类的极限施压手段对英国进行“恐吓”。


尽快摆脱政治不确定性是经济复苏的前提条件


英国2019年经济增速严重下滑,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分别为2.07%1.31%0.97%。制造业PMI自今年5月以来已经跌入枯荣线下方,12月制造业PMI47.5。同时服务业PMI也相对较为低迷,全年服务业PMI都处于紧邻枯荣线的状态。GFK消费者信心指数也非常疲弱,2019全年都位于-10-14的区域,消费者信用净值从1b下降至0.8b,消费预期一直较为疲软。商品出口以及服务出口自2017年以来下滑较为明显,2019年第三季度商品出口同比为2.18%,服务出口同比为1.98%


英国经济整体受到政治不明朗预期的影响已经不断显现,在决出真正的政策方向之前经济将持续承压。从就业数据上看,受益于受脱欧影响,英国在欧劳动力开始回流并带动本土就业。且由于政府支持商业的各项政策、私营部门增加招聘,失业率正处于历史低位,薪酬增幅同比较为稳定。但工资的增长预计对 CPI 影响较为有限,未来较难推动 CPI 出现超预期上扬。


如何摆脱政治的不确定性已经成为了英国经济复苏的关键第一步,伴随着约翰逊带领保守党获得压倒性胜利并真正落实脱欧步伐之后,英国经济局部出现了良好的迹象。从英国工业联盟最新数据上看,20201月月度产出预期指标——基于对制造商、零售商和服务业的调查回应——从201912月的正1升至正12,为20189月以来最高。同时1月制造业和服务业PMI也分别出现了复苏的迹象,1月制造业PMI重回50枯荣线,服务业PMI也上升至52.9


虽然最新数据显示了英国企业经营信心增强,但这种影响能否持续渗透进英国整体经济活动中仍需进一步观察。若约翰逊政府与欧盟自贸谈判进行不顺利亦或进展慢于预期,企业信心的回复仍将受到较大的抑制。

 

英央行短期按兵不动,2020年底前仍可能降息

 

130日英国央行总裁卡尼在其的最后一次政策会议上宣布维持利率不变,货币政策委员会以七票赞成、二票反对的投票结果支持将指标利率维持在0.75%。各项数据都显示在20191212日约翰逊出人意料地在大选中大获全胜后企业信心得到提振,尤其是在英国议会未能解决英国退欧僵局期间削减投资的企业。而这种英国大选后的经济增长复苏的迹象显然易见地削弱了英央行立即采取行动帮助低迷经济的意愿。

 

但这并不代表着央行对于英国经济的前景重新恢复了足够信心,最新数据也许只能表明英国经济避免了“无协议脱欧”这一硬着陆的最差情景。实际上利率期货的数据表明市场对于此次货币政策降息的预期概率仍然高达50%。而虽然此次央行保持利率按兵不动,但其仍然下调了较长期的经济展望,称从2021年开始的边界检查将持续拖累经济增长,并表示如果经济好转的迹象被证明是错觉,它将继续向降息敞开大门。

 

英国央行在其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中表示:“如果近期全球和国内经济活动指标发出的更为积极的信号不能持续,或者国内物价指标仍相对疲弱,政策可能需要巩固英国GDP增长的预期复苏。”如果经济增长确实加快了步伐,未来可能需要“一些适度收紧”政策。

 

目前,英国央行对于经济前景保持了高度谨慎的态度,其预期英国经济在2019年底可能根本没有增长,当时议会正在迫使英国推迟退欧和提前大选。同时其对于2020年的增长预期仅为0.8%,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央行的态度表明了其可能预期2020年底至2021年初之间将出现贸易摩擦,彼时移民的减少和企业投资减弱会重新给经济带来压力。

 

英镑短期小幅震荡企稳,中长期仍有贬值压力

 

2016年以来在脱欧疑云的笼罩下英镑表现较为疲弱。近期受脱欧进展以及英央行保持利率不变的影响,英镑短期出现了反弹,英镑兑美元在2020131日达到了1.32的阶段性高位,与201989日的1.20相比升值幅度将近10%。但在23日欧盟和英国就英国退欧后的贸易协议发生冲突后,英镑兑美元汇率再次跳水至1.29,双方对未来关系的设想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当天表示,英国不会遵守欧盟的规定,如果欧盟不愿提供加拿大式的贸易协议,英国将转而寻求更松散的贸易安排,类似欧盟与澳洲间的关系。而欧盟则警告称,英国能否进入单一市场,将取决于该国能否遵守其在环境和劳动力方面的规定。

 

展望未来,英国在后脱欧时代仍然面临较多的不确定性,若经济持续承压英央行可能会选择在2020年下旬进行降息。短期内随着英国经济出现复苏迹象,英镑兑美元围绕在1.28上下小幅震荡企稳的概率较大,但中长期上看英镑可能会重新进入跌势。后续关键变量将是英国与欧盟之间围绕各种议题能否达成某种适中的妥协方案,英美、中英等的贸易谈判进程是否会出现新的黑天鹅事件以及英国经济增长是否会持续低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