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洪灝:新冠肺炎疫情进入拐点;隔离的经济成本

发表于 2020-02-09    来源于:洪灝


根据最新的官方疫情数据,我们可以初步判断疫情的第一高峰已过(以新增确诊人数衡量);第二高峰不完全确定,但如果有也应比第一高峰要低。如是,疫情至暗时刻或已过去,保持这个良好的趋势需要继续强制隔离。


官方数据显示:1)武汉新增确诊病例下降;2)湖北非武汉新增确诊病例下降;3)全国非湖北新增确诊病例下降;4)全国新增确诊病例下降;5)新增疑似病例转化数下降;6 病死率稳定在~2%。这些都是我们判断的根据。


我在2020.02.02星期天 A股节后开盘前的微博报告里已讨论了这些疫情转机的初步苗头(详见《洪灝|新型冠状病毒对市场和经济的影响》)市场在02.03星期一开盘出现史诗级别的震荡之后,02.04星期二大幅低开至2700以下然后开始反弹。这个交易机会我在02.04星期二盘前微博也已经提示。回过头看,这个反弹的时间节点也恰恰对应着疫情新增确诊病例至今的峰值。

 

显然,封城、隔离和限制人口流动对于疫情控制的效果是明显的。病毒的感染性R0迅速地衰竭,远远低于开始时某些外国专家危言耸听的3.8。简单地说,如果封城前离开湖北的人口具有类似的R0传染率,并考虑到病毒的7-14天的潜伏期,那么到了现在,湖北境外的新增确诊应不会出现如此快速的下降。直觉上,这是R0衰竭导致疫情拐点。


现在的问题是:市场价格究竟计入了多少经济增长变化的预期。在2020.02.02的微博报告里,我预测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冲击为0.5%-1%,对应上证点位约2,500(最坏) 2,700(基准),与我们之前在2019.11.10的报告《洪灝|展望2020:静水流深》里估算的点位一致(当时我的预测模型的交易区间为2,500-3,500;而我进一步认为最可能的区间为2,700-3,200)。


有读者提出疑问,认为我去年十一月的点位预测没有包含疫情的冲击。诚然,当下的这次更像是人祸的天灾,并不在原来预测的范畴,也无法预测。然而,模型曾经受过历史上更大的天灾人祸的冲击,如08年的次贷危机、09年的美国猪流感、15年的股灾、16年的脱欧和美国大选,等等。因此,作为预测基础的历史数据,其实已计入了不同历史事件对经济和市场的影响。


尽管如此,当下封城、隔离的力度是空前的。这是之前没有考虑到,现在也无法预测的不确定性。简单地看,每一天经济的停摆,造成经济损失约为1/36014天停工(粗略按照现在的情况估算),并以50%的全国开工率来估计,那么对于一个名义增速~7.5%、总量为100万亿的经济来说,计入冲击后新的经济增速:(100x(1+7.5%)x((360-14x50%)/360))/100-1=5.4%.。除去通胀影响,这个估计为4.x,比我之前估计的0.5%-1%的经济影响略大。同时,隔离的时间越长,停工率越高,对于经济的影响也就越大。


但即便是我们2019.11.10预测的~2,500终极底部,其实这轮行情的低点、出现在2020.02.04开盘的2,685,与2,500相差也就是一百多点的距离。这个距离是否构成各位交易员决策的重点,因每个人的风险偏好不同,所以交由各位自行考虑。


当下,隔离时间长度不能确定,而有关部门的决心已经了然于声。专家们还在反复提示疫情高峰可能还没有到来。有经济学家已经开始鼓吹再次以大幅货币宽松来刺激经济增长。这种观点明显忽略现在经济结构里有限的投资空间,地方政府的杠杆高企,以及过去几年中国家庭杠杆率急剧上升、开始影响消费能力等情况。不知道这次如再有加杠杆的任务,重任将花落谁家?


以前对于中国经济的管理,总是过于强调一些僵硬的数字目标。这种管理方法直接导致了过度投资,过度杠杆等问题。爱因斯坦曾说:傻瓜就是那些反复用同一种方法来解决问题,却期待不同结果的人。当前,如果不出现严重的失业问题,对于经济增长速度的变化应提高容忍度。短期,更重要的任务是帮助中小企业渡过将出现的、短期现金流管理的困难。


PS:上个微博报告里提到的,在上个星期天美国的“土拨鼠之日”里,那只名叫“Punxsutawney Phil”的土拨鼠出洞之后,没有看到自己的阴影,开心地在春天的阳光里玩耍。


洪灝,C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