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战略性进展

发表于 2020-02-19    来源于:廖群

 

廖群博士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


关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涵义,各方说法不一,比较共同的部分是指对国民经济发展具有 “全局性” “长远性” “导向性” 意义的新兴产业。 “新兴” 好理解,即新型并崛起之意。 “全局性” “长远性” “导向性” 则是战略性之所在。 “全局性” 是指不仅自身对经济发展有重大贡献,而且对经济中的其他行业具有强大的引领和带动作用; “长远性” 是指在市场、产品、技术、就业、改革、效率等方面具有长期与可持续的增长潜力; “导向性” 是指具有信号作用,是引导资金投资投放,人才聚集、技术研发、政策制定的重要依据。


就笔者来看,“全局性”、“长远性” 与“导向性”中,关键是 “全局性”,即战略性新兴产业不但自身对经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而且能够强势地引领带动其他行业进而整个国民经济发展,即对国民经济有直接与间接双重的重大贡献。


从此角度,战略性新兴产业“全局性”的逐步呈现,就是其在战略性方面的进展。


至于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涵盖, “十三五”规划出台之前是七大产业,即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十三五”规划后加入数字创意产业,成为八大。2018年国家统计局发布“战略性新兴产业分类(2018)”,又加入了相关服务业,因而现称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 


先看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对于我国经济发展的直接贡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战略性新兴产业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超过19%,佔规模以上服务业主营收入的比重超过25%,所以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佔GDP比重目前已超过20%。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数字,从总量角度说明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对于内地经济的重大直接贡献。这一数字10年前还不到4 %10年内增加5倍以上,更令人振奋,是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过去10年来飞速增长的自然结果。的确,2010-2018年全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7.1%,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快8.7个百分点,比GDP增长快9.6个百分点。 众所周知,过去41年我国经济增长取得了世人嘱目的经济增长奇蹟;由于发展阶段的原因,其间前32年是超高速(9.5%以上)增长,年均达9.8%,后9年是高速(6%以上)增长,年均7.5%,且是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过渡期。在32年超高速年均增长9.8%后,后9年能够保持年均7.5%的高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年均17.1%的超高速增长,或者说,正是这一超高速增长保证了整个经济在很多传统产业增长放缓至中高速、中速、低速甚至衰退的情况下仍取得了年均7.5%的高速增长。这又从增长角度显示了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对于我国经济的重大直接贡献。


再看间接贡献,即间接地引领带动其他行业进而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方面,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贡献更不可低估。首先是引领国民经济的产业升级。此九大产业在全世界都属于新兴并高端的产业,代表着全球经济发展与人类生活水平提升的新方向。经过41年来的高速经济增长,我国经济中传统的中低端产业已充分发展、成熟、饱和甚至过剩,但高端产业的发展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很大距离,致使整个产业结构进而现代化的程度仍然不高,因此产业结构升级势在必然。那麽升级的方向何在?从全球产业发展的演变轨迹来看,就在于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或与之相关产业的崛起。因而过去10余年来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蓬勃崛起大大加快了我国经济的产业结构升级,提升了我国经济的高端化进而现代化的水平,从而使得我国经济不仅在规模上全球第二,在质量或发达水平上也上了一个大的台阶,大大缩小了与发达经济体的差距,且在有些领域已经领先。若非如此,美国会将我国作为最大的竞争对手而贸然发动对我国的贸易与科技战吗?第二是带动国民经济中的其他产业发展。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大部分都具有“+产业”的功能,即具有改造从而升级其他产业的功能。此功能最强的当然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互联网+”已众所周知,即利用互联网改造升级其他产业,而互联网正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直接成果与核心组成部分。随着今年5G的推出,互联网的网宽与网速都将得到成倍的提升,“互联网+”的“+”能力与“+”速度势必大大提高,形成物联网的实质性崛起与人工智能、区块链、金融科技等技术的普及应用。从而“互联网+”,或新一代信息技术改造升级其他产业,进而带动其他产业发展的功能将显着增强,成为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最强力引擎。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其他产业,也都在不同程度上具有带动功能。新一代信息技术,如果说从“技术” 角度主要改造升级製造业产业的话,数字创意则是以新一代信息技术另一方面的成果--数字化来改造升级服务业产业。鉴于服务业已是内地经济的半壁江山,数字创意对于国民经济发展的带动意义不言自明。高端製造的带动意义也很明显,以现代科技武装的高端装备替换各个产业除旧的中低端装备,改造升级这些产业的意义不言而喻。节能环保与新能源除了对其他产业产生巨大的产能,如仪器设备需求外,其成果将为整个国民经济发展与人民生活创造更加健康与高效的发展环境,也必将促进各个产业的换代升级。新材料为各产业的生产提供更高质量、更高效能及更低成本的新型原材料,当然也将推动这些产业的更新升级。新能源汽车与生物产业相对而言自我发展性强一些,但也有很长的上游与下游产业链,其发展必然与这些上、下游产业互相促进,共同升级。相关服务业本身就是支撑性产业, 为其他产业提供各种升级性服务。


鉴于上,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既对国民经济发展具有重大的直接贡献,又对其具有间接但强大的引领带动功能。如果说,前10年的发展主要是体现在重大的直接贡献的话,那麽今后可以期望其间接的引领带动功能,特别是带动功能将日益突出,成为国民经济中高速增长的重要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