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鲁政委:人民币资产的避险潜力凸显

发表于 2020-03-25    来源于:鲁政委

3月份以来,我国发用电量明显回升。317日,日发电量实现今年春节以来首次正增长。新华社发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加剧,全球掀起了降息潮。美国除了降息还重启QE大招,但都无法阻拦股市的连续熔断;原油价格创下2008年来的单周最大跌幅;大宗商品拖累黄金大跌,传统避险功能看似突然失效。


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引发了公众对于金融危机的担忧。322日召开的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中国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目前判定金融危机为时尚早。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还要持续多久?当前应该注意哪些危险信号?企业该如何应对渡过难关?南方日报采访了兴业银行、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南方日报记者 张艳


美股熔断早有征兆  预计震荡还将持续


南方日报: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尤其是资本市场,多个国家跌入技术性熊市,美股更是多次熔断,您觉得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吗?


鲁政委:美股的连续熔断早在2008年就埋下隐患,为了刺激经济,包括美国在内的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就走上了量化宽松之路,一直维持着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水平。投资人只能通过信用下沉,即购买更多公司债、加大股票市场的权益资产配置等来提高收益,美国上市公司则通过低利率的发债来支撑股价,这是美股牛市11年的重要逻辑。


因此,从2008年起,同时配置高风险股票、原油和低风险的国债、黄金等避险资产的新型基金——Risk Parity Funds(风险平价组合基金)在美国的规模就越滚越大。它通过投资组合和程序化交易来减少波动和降低风险,实现较稳定的收益。


然而,疫情发生后,一些风险不相关的资产出现剧烈波动,风险平价组合基金盯着波动率削减头寸,首当其冲的就是原油和美股的股指,从而导致美股被恐慌性抛售,进而引发多次熔断。


我判断目前美股这种急跌狂泄已经近尾声了。因为经过这轮抛售后,美国非银机构持有债券的比例已达到历史新高,而持有股票的比例已下降到欧债危机时期的水平。再加上,美国当局提供的流动性更为充裕,因此像前两周一样的急跌已接近尾声,但并不意味着金融市场调整就此结束,预计震荡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南方日报:那国际金融市场的震荡何时出现拐点呢?


鲁政委:虽然美国急跌狂泻接近尾声,但预计市场的震荡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主要原因有三点,也是未来扭转形势需要直面解决的三个问题:


第一,疫情对经济金融的冲击程度,市场各方仍然在持续的评估中,且形势较过去更加严峻了。


第二,导致本次急跌狂泻的程序化交易的风险如何处理?换句话说,美国未来如何妥善地处理程序化交易和金融市场稳定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人建议美联储像日本央行一样下场购买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了。


第三,如果全球抗疫策略都倾向于隔离,那场景式产业比如航空、油气、酒店、旅游等企业都会受到影响。


高度关注美国企业  债务的潜在风险

 

南方日报:美国的股灾会诱发美国债务危机重演吗?


鲁政委:随着疫情在全球的扩散,金融市场恐慌情绪蔓延,由此引发了市场对美国再度陷入债务危机的担忧。与2008年相比,虽然2019年第三季度美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已经显著回落,但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已经攀升至75.3%的历史高位。


应该高度关注美国企业债务的潜在风险。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长期处于低利率的环境之中。较低的融资成本和充裕的流动性诱发非金融企业加杠杆。这体现在:第一,上市公司利用低成本融资来回购股票,增厚每股收益,刺激股价上涨;第二,杠杆贷款与高收益债市场迅速增长。2018年,银行贷款基金大约74%的资产投资于杠杆贷款;高收益债基金投资的固定收益投资中,71%的评级在B或以下。二者允许日度赎回,这种期限错配使得此类基金面临着较高的流动性风险;第三,投资级债券的评级构成恶化。目前存量中大约50%的评级为最低等级,即BBB级,比例接近历史最高水平,一旦经济增长放缓,大量投资级债券将面临被降级进而导致被抛售的风险。


南方日报:美元指数暴涨,新兴经济体的外币被动大幅贬值,是否会引发新的汇市危机?


鲁政委:不一定会。首先要了解美元指数暴涨的逻辑,这次美元汇率的急剧反弹,主要是由于其他资产的波动率上升,只有现金是安全的,进而增持美元,诱发了新兴市场货币的显著调整。


但这并不一定会引发汇率危机,汇率危机多发于上世纪90年代末和2000年初期,经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全世界对汇率风险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防控措施,包括新兴国家;其次,不能认为一个国家汇率贬值对该国来说就是坏事,同样,美元升值对美国来说也不一定就是好事,汇率其实是一个缓冲外部经济冲击的弹簧,对企业而言,只要避免出现严重的货币错配,在总量上和结构上管控住外地的负债规模和外币币种的期限结构,就不会有大问题。


汇率的波动不是危机,汇率更灵活波动恰恰是经济有更好的吸收冲击能力的表现。反之,一味硬扛、单纯追求对美元双边汇率稳定的新兴经济体,很可能会求稳不得,反受其咎,不排除会出现货币危机。

 

这一轮全球降息  都是沿疫调整


南方日报:全球降息潮,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还有进一步降息的可能吗?

 

鲁政委:这一轮全球降息潮都是沿疫调整。即沿着疫情做调整,后续,我国央行将更加注重以改革的办法来推动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最典型的手段是推进存量贷款向LPR的贷款机制转化。


我们还需要注意到,利率并不是越低越好,这一次美国和欧洲的金融问题,在一定意义上说就是低利率所积累的问题:利率低导致僵尸企业无法优胜劣汰;金融机构抗风险能力大幅减弱,为了获得高收益而加杠杆,埋下金融动荡的危机。因此,我国还需要努力维持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


南方日报:在这轮席卷全球的疫情危机中,中国企业该如何应对?


鲁政委:对于这一轮疫情和全球金融的冲击,对于我们国家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机会。


第一,帮助全球抗击疫情。疫情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只要疫情存在一日,就没有一个国家是安全的。我们应该通过多种渠道,向全球受疫情困扰的经济体分享研究成果与临床经验,在目前我们复产条件比较好的情况下,尽我所能,向海外经济体提供医疗物资,展示我们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以实际行动传递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


第二,人民币资产有可能成为这一轮全球的避险资产。从中国利差、A股估值和经济的基本面来看,人民币资产的优势比较明显,未来需要进一步完善开放政策,以简单、统一、透明、接轨国际的规则,降低海外资金投资我国资本市场的交易成本。


第三,本土企业积极出去并购。我们现金流充沛的企业,可以外出并购,实现优势互补,增强自己的产业升级能力。


最后,中国全产业链布局机会。目前,海外疫情尚不确定,我国复产条件最好,可进一步加强吸引外资的工作,外资企业在我国加大投资和积极复工,也有利于稳定国际金融市场投资人对其股票和债券的预期。

 

对于企业来说,则首先要保护流动性。积极和银行协商展期,获得更多的融资支持。同时,也可以考虑与员工、外部投资机构分享股权,以缓解资金压力,完善公司治理,稳定员工并增强激励,奠定企业长久发展的基础;其次,要努力实现从线下转到线上,两条腿走路;再次,要把握有利的政策支持环境,采取合适的方式实现复工复产。


广东是外贸大省,我认为,外贸行业经过此次疫情,要充分高度重视服务贸易的发展,特别是中间的专利授权以及通过互联网的远程服务提高,这是未来国际贸易新的爆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