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疫情与经济形势仍有悬念

发表于 2020-04-08    来源于:廖群

廖群博士为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3月下旬以来Covid-19疫情进而经济前景急转直下,市场悲观情绪迅速蔓延。之前市场预期疫情与经济形势从4月份开始好转,但目前的预测悲观得多。就疫情发展而言,现在广泛认为将延续至下半年,并在今后几年不断复发。就经济前景而言,主流预测为今年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衰退程度-1% - 3%;发达经济体大幅衰退,如有外资行预计美国、欧元区及日本经济分别衰退2.6%3.4%3.1% ;新兴经济体步入衰退的边缘, 如很多机构预测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的增长都在1 – 2% 之间。同时不少机构预言中期将出现全球大萧条。


随着近几周疫情的超预期恶性发展,在全球各地爆发且爆发程度更甚于我国2月高峰期,上述的悲观预测可以理解,并可能兑现,所以从谨慎或避险的角度出发值得认真参考并对待。但是,对于严肃的投资者和身负实际责任的业务发展决策者来说,是否现在就应该将此等悲观预测作为基准情境来进行投资和业务发展的决策及规划,还有待于商榷,可能还是应该三思而后行,等到形势更加明朗后再作决定。


这是因为,从过去几个月的形势发展,无论是疫情还是经济形势的发展,与市场对于形势预测的表现来看,形势的变化之快与难测,从而预测的有效性之低下且短命,值得深思与反省。就疫情预测而言,应该说,以钟南山先生为首的国家抗疫专家团以对于国内疫情发展的预测还是比较准确的。他们211日就预计疫情2月中下旬达到高峰,3月初又预言于4月底基本结束;果然,疫情于2月上旬达至顶点后持续向下,于3月中就本地感染而言已基本平息,如境外输入能够得到控制,4月底基本结束可以指望。但是,直至3月下旬,很少人预测到疫情会如此地在全球大流行,尤其是如此地在美国和欧洲大爆发。相应地,对经济的预测,一个月前市场广泛认为我国经济1季度受重创但仍为正增长,全年增长则仍能达5%以上,而全球经济受的影响更加温和,仍能够保持去年底所做的预测,即全年增长与去年相若而在3%左右。这些预测现在来看已不现实。这其实给了我们一个教训和启示,即鉴于这次Covid-19疫情的史无前例性,在目前医学界对其仍未有充分认识并开发出疫苗与治药的情况下,要对它的进一步发展及其对经济的影响作出可信的预测是十分困难的。1个月前的较乐观预测已被证错,现在的异常悲观预测1个月后回过头来看也可能同样被证错。


实际上,要知道,在目前普遍悲观的市场气氛之中,也有不那么悲观的信息与说法,只是未被市场重视。比如,钟南山先生4月初预言全球疫情4月底将出现拐点;如果他的这一预测能够像他23 月对国内疫情预测的那样比较准确,那目前的异常悲观预测就不可太可信了。再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46日说美国疫情会在未来几天达到高峰但即将好转,看到隧道尽头的曙光。虽然他的话,包括他此前对于疫情的判断很多已被证明是信口开河,但笔者相信时至46日他对美国疫情的说法应该是咨询了美国医学专家的意见而非顺口而出。如果是这样,则他的这一说法也有一定可信度,进而美国疫情在年中之前就可能受控,而鉴于美国已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全球疫情也将是如此。最近欧洲疫情整体已开始回落表明此种期望并非妄想。


以上并非是说钟南山先生或特朗普总统的预言是正确的,或否定悲观预测而抬举乐观预测,而只是想说明在目前的时刻要判断哪个预测正确,无论是悲观的还是乐观的,都是非常困难的,硬要作出判断是容易被误导的。勿宁是,现在将异常悲观和较为乐观的两种预测平衡地看待,然后根据疫情的演变及经济信息的披露不断地评估哪种预测更为靠谱。

哪种预测更为靠谱,目前来看仍是不清楚的,可称之为悬念,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关于疫情发展的前景,即疫情在全球到底甚么时候能够基本平息。疫情平息的速度和基本平息的时间,决定抗疫措施撤除的速度和基本撤除的时间。鉴于抗疫措施的存在是窒息经济活动的关键,这也就决定经济复苏的步伐和全面复苏的时间。可以认为,钟南山先生4月底全球疫情出现拐点与特朗普总统隧道尽头曙光的预言代表疫情发展的较为乐观的情境,而全球疫情将肆虐于今年全年并今后几年不断复发的预言代表着悲观的情境。目前市场悲观情境的预言占主导,乐观情境预言的市场认可度不高。但到底那种情境将会兑现是一大悬念,且鉴于疫情的持续时间是经济受打击程度的决定性因素,是第一大悬念,将引发以下第二至第五个关于经济一市场前景的悬念。


第二悬念是,今年全球经济是否会陷入衰退,即2020年全球经济将是负增长还是正增长。疫情的乐观情境下应该是经济大幅放缓但仍为正增长,而悲观情境下很大可能是经济衰退,即负增长。


第三悬念为,今年我国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到什么程度,疫情的乐观情境下应该在3 - 4%之间,悲观情境下为1 -2 %之间。


第四悬念则是,中期而言全球经济是否进入大萧条,即经济增长在今后若干年是否陷入类似于1930年代大萧条时期那样的深度衰退。在乐观情境下这不大可能,但在悲观情境下可能性很大。


第五悬念,是否会产生新一轮的全球金融危机。乐观情境下,鉴于美国及各国都在采取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危机在中短期内可以避免(当然长期而言将埋下更大的危机隐患),但悲观情境下无论如何今年都在所难免。


当然,上述的悲观情境与乐观情境可能是两个极端,疫情与经济的实际发展前景可能会落于两者之间。但看清了极端情境,中间情境就更容易分析。到底如何,只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