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王涵: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释放新一轮改革红利

发表于 2020-04-17    来源于:王涵

近日,《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文件发布,这是中央出台的第一份要素市场化配置文件,其中明确了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和数据五大要素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与任务,标志着市场化改革开始提速。


对于普通人而言,如何理解新一轮要素市场化改革?文件中有哪些亮点?利好哪些行业?带着这些问题,《陆家嘴》独家专访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王涵,为大家解读要素市场化改革的要点。

 作者 | 俞赵杰


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对于提升全社会要素使用效率至关重要


《陆家嘴》:最近有不少《意见》的解读,作为券商的分析师,你认为这份文件最大的看点在哪里?


兴业证券 王涵:中国四十多年改革开放的经验中,要素市场化改革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无论是早年农村的土地要素市场化改革,还是加入WTO后劳动力要素使用效率的提高,都为中国经济过去四十多年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红利。


要素市场化改革的核心,在于提升要素的使用效率,使得同样的要素禀赋在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而本次发布的《意见》,涵盖土地、劳动力、资本、数据、技术等各个要素市场,对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进行了总体部署。


从这个五个方面来看,土地、劳动力要素市场化改革的核心在于提升使用效率。


数据要素改革的核心在于培育相关的市场,让数据资源有清晰合理的市场化定价。


技术要素改革的核心在于激发供给活力,推升全社会创新能力和技术产业化效率。


所有要素使用效率的提升,都离不开对要素合理的市场化定价、金融资源有效率的与生产要素相对接,因此《意见》中对应资本要素改革部分的要求,是“着力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制度”。


换句话说,由于资本市场处于全社会要素配置过程中的“枢纽”环节,因此资本市场改革的推进,对于提升全社会要素使用效率至关重要。


作为资本市场人士来说,《意见》对相关方面改革的要求和部署,有助于进一步提升投资者对于资本市场的信心。


更注重中长期经济增长


《陆家嘴》:应对疫情,欧美国家这一轮财政刺激规模都在GDP10%以上,但国内并没有实施像2009年那样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而是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是否意味着未来不会走大水漫灌的老路,而是以改革促发展?


兴业证券 王涵:很多发达国家政都是小政府,它们的金融、非金融企业服务社会的优先级也在服务股东利益之后,这使得在突发公共事件发生的时候,整个社会无法像中国社会一样拧成一股绳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最终的结果,是不少国家和经济体抗疫初期犹豫不决,错过了抗疫的“黄金时间”,间接上放大了疫情对其经济的冲击。


中国在抗疫初期就从货币、财政、社会保障等多个环节综合发力,一方面很快控制住了疫情,另一方面也间接降低了疫情带来的“次生灾害”。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没有像发达国家那样“无限量”的进行宽松政策,是有一定道理的。


此次疫情对全球经济、产业链都会在供给与需求端产生深远的影响,在外部环境不确定性上升的情况下,中国“向改革要红利”的举措,显示政策重心除了关注短期问题之外,也注重中长期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问题。


五大生产要素市场化释放巨大红利


《陆家嘴》:在资本改革方面,文件的指导意见涉及到股债汇改革同步推进、推进存贷款利率市场化、扩大金融开放,对于金融市场有哪些启示?


兴业证券 王涵:金融行业作为一个服务性行业,其核心在于为全社会各种资源进行合理的定价,从而使得市场能够更好、更有效的配置全社会资源。


《意见》中对于相关的改革部署涉及股债汇等多个方面,是一个全面性的改革方案,汇率、利率、股票,这些金融资产价格的定价进一步的市场化,有助于全社会金融要素定价更加趋于合理,也有助于将金融资源更有效的引导至经济中更加有效率的部门中去,这对于中长期的经济发展,是有很大正面意义的。


《陆家嘴》:土地和户籍制度改革一直是我国近年来改革的重点领域,文件中提到改变城乡二元土地体系、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如何看待未来的城市与农村发展以及房地产市场?


兴业证券 王涵:70年代末开始的改革开放,初期在土地市场化改革上的核心在于解决有没有市场的问题,从农村的土地、到城市的土地,这几十年来土地改革完成了相关市场和土地市场价值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中间释放了巨大的改革红利。


《意见》对于土地改革的核心,是“增强土地管理灵活性”,换句话说,未来需要在土地使用和管理上更加有效率,这有助于解决由于地理条件、土地规划等因素导致的土地使用效率偏低的问题。


从未来来看,这一改革部署将有助于进一步在土地供给端提升效率,降低此前一些地区、一些类型的土地因其稀缺性而对经济产生的“瓶颈效应”,有助于达到“居者有其屋”的效果,有助于“房住不炒”等政策的落地。


《陆家嘴》:除了传统的人口、土地、技术和资本,《意见》还提到了数据要素,这将对数字经济带来哪些变化?


兴业证券 王涵:对数据要素,《意见》强调的是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未来我们正在进入人工智能、大数据时代,那么数据实际上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战略资源。


中国作为一个拥有14亿人的统一市场,数据资源丰富的程度,是其他大多数经济体难以比拟的。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数据是中国资产负债表资产端的一部分,相关要素市场的建设,将为数据的合理市场化定价创造条件。


同时,《意见》中也强调要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这对于居民和企业部门来说,也意味着数据资源供给的进一步丰富。数据供给端搞活、市场化定价合理,为数字经济发展创造了基础。


要素市场化改革的机遇


《陆家嘴》:要素市场化配置的短期和长期意义有哪些?


兴业证券 王涵:要素市场化改革,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成功经验中重要的一环。在当前这个时间点上,《意见》的推出,有助于从供给端——也就是从潜在增长率的方面——系统性地打开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空间,从这个角度来说,意义是重大的。


从短期来说,前期在全球抗疫形势较为严峻的情况下,金融市场有较强的担忧情绪,而《意见》的出台,短期内也能够起到提升市场信心的效果。


《陆家嘴》:对于微观个体而言,要素市场化改革中有哪些机遇?


兴业证券 王涵:资本要素市场的改革,也意味着需要有与之相适应的金融机构。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意味着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也将是集资本实力、综合业务能力、风险控制能力等全方位的竞争。


具体从证券行业来说,此前中国的证券公司规模相对较小,而随着业务多元化的发展、资本市场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小马拉大车”式的格局也亟待改变。


展望未来,随着中国资本要素市场改革的进一步深化,未来也将有望出现世界级的证券金融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