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张明:对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的八点解读

发表于 2020-05-22    来源于:张明

来源:张明宏观金融研究


1受全球疫情冲击,世界经济严重衰退,产业链供应链循环受阻,国际贸易投资萎缩,大宗商品市场动荡。国内消费、投资、出口下滑,就业压力显著加大,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困难凸显,金融等领域风险有所积聚,基层财政收支矛盾加剧。政府工作存在不足,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仍较突出,少数干部不作为、不会为。一些领域腐败问题多发。在疫情防控中,公共卫生应急管理等方面暴露出不少薄弱环节,群众还有一些意见和建议应予重视。


注: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对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挑战的自我诊断。


2今年要优先稳就业保民生,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努力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任务;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6%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5.5%左右;居民消费价格涨幅3.5%左右;进出口促稳提质,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重大金融风险有效防控;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和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继续下降,努力完成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


注:这是今年的总体目标任务,有一些定量指标。例如新增就业人数要比去年低200万人,城镇调查失业率比去年高0.5个百分点,CPI涨幅也比去年高0.5个百分点。这说明党中央、国务院对今年宏观经济面临的挑战有着清晰的认识。


3我们没有提出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主要因为全球疫情和经贸形势不确定性很大,我国发展面临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这样做,有利于引导各方面集中精力抓好六稳六保六保是今年六稳工作的着力点。守住六保底线,就能稳住经济基本盘;以保促稳、稳中求进,就能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夯实基础。


注:这对为什么今年不设置经济增速目标进行了解释。今年淡化了对经济增速的要求,但强化了对六稳与六保的要求。事实上,六保已经成为今年政府经济政策的最大着力点,这凸显了党中央、国务院在非常时期的底线思维。兜底民生,主要靠四方面政策发力。一是以转移支付为主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尤其是中央新增的两万亿财政资金;二是要通过宏观政策与转移支付保护市场主体,尤其是中小微企业,这是中国解决居民就业的最重要渠道。只要市场主体能够稳定,那么就业就能稳定,只要就业能够稳定,那么民生就能兜底;三是货币政策要充分与财政政策、就业政策相互配合,保障融资成本稳中有降、提高货币政策向基层传导的效率;四是积极有为的就业促进政策,包括如何解决重点人群(尤其是应届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如何为失业人员提供救济以及再就业再培训服务等。


4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上述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强化公共财政属性,决不允许截留挪用。


注:赤字率按3.6%以上安排,意思是3.6%是底线,这给赤字率提供了一定的向上弹性。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人民币,略低于笔者之前的预期(1.5万亿元)。这两笔资金的用途特别指明全部给地方,且首先用于减税降费、降租降息、扩大消费,其次再用于扩大投资。转移支付的色彩非常鲜明。


5综合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引导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去年。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务必推动企业便利获得贷款,推动利率持续下行。


注:今年没有给M2增速设立年度目标,原因之一是M2增速通常是在年度经济增速基础上设定的。既然没有设定年度经济增速,设定M2增速就面临不确定性。M2增速4月份已经超过11%,而去年均值仅为8%上下。提高货币政策向实体企业传导的效率,是今年货币政策的首要任务。


6保障就业和民生,必须稳住上亿市场主体,尽力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渡过难关。


注:六保内部也是有逻辑关系的。保就业的前提之一,是保市场主体。如果市场主体受到冲击过大,就业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就是为什么今年财政货币政策的着力点都是保市场主体的深层次原因。


7今年继续执行下调增值税税率和企业养老保险费率等制度,新增减税降费约5000亿元。预计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5万亿元。


注:这是减税降费的具体目标。


8扩大有效投资.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比去年增加1.6万亿元,提高专项债券可用作项目资本金的比例,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6000亿元。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新型基础设施、新型城镇化、重大工程建设)。健全市场化投融资机制,支持民营企业平等参与。要优选项目,不留后遗症,让投资持续发挥效益。


注:中央财政增加2万亿、地方专项债增加1.6万亿,共新增财政资源3.6万亿,占到GDP3%左右。新增财政资源力度低于笔者之前的预期(GDP5%左右)。两新一重将成为今年基础设施投资的重点。这里提到要支持民营企业平等参与,这是试图避免20084万亿之后国进民退现象的重演。要优选项目、不留后遗症,这也是试图避免20084万亿之后出现的低水平重复建设现象。然而要做到这两点,还需要进一步的配套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