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欧盟发债开新局--美国解禁舒旧困

发表于 2020-05-31    来源于:陶冬

特朗普在推特上放了一个大广告,号称要对中国实施重大制裁,市场在颤栗中等待消息。星期五终于等到了特朗普的记者会,大嘴巴推出的基本上都是象征意义的措施,美股掉头上涨。上周除了中美关系,还有不少其它影响市场的消息。中国总理宣布了3.6%的财政赤字预算,刺激力度逊于市场预期;全国人大授权常委会就香港国家安全法立法,美英等国反应强烈,美国国务卿称香港不再享有“自治权”。欧盟决定发行7500亿疫情基金,对舒缓财政赤字国压力有好处,意大利国债受到追捧;据报德国支持欧盟5000-10000亿欧元刺激方案,欧元转强,美元指数回落。美国各州先后重新开放人流管制,交通流量明显回升,原油价格继续攀上。大宗商品则受制于中国刺激措施偏弱的影响。黄金曾一度刺破1690关口,不过一周下来变化不大。


欧盟计划推出史无前例的7500亿欧元复苏基金,用来抗衡因为疫情而遭受重大打击的经济,这笔资金会以欧盟发债的形式募集,并成为预算的一部分。此事的意义不仅在于刺激经济,更在于第一次用欧盟作为发债主体,在欧洲拥有共同财政问题上迈出了重大的一步。自从1999年欧元诞生,欧洲拥有了共同的货币,但是财政政策却是独立的。各国财政纪律的不同步,酿出2012年欧债危机,几乎令人类历史上最大胆尝试的跨国货币崩溃。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导致经济大停顿,税收不见了,开支却大增,财政疲弱国家面临巨大的举债压力。但是他们各自举债不仅成本高,而且市场质疑偿债能力。欧洲财政健全国家一直抗拒为欧债国买单,但是这场疫情让成员国站到了一起。7500亿欧盟债不算小数目,也并非极大的数目,欧盟债可能为欧洲央行的购债计划提供新的标的。欧盟发债肯定不是对所有成员国都有均等的好处,但是此举的确锚定了欧洲的借债成本和能力,乃欧盟历史上一个里程碑事件。


美国几乎所有的州都进入了解禁人流管制、重启经济活动的程序。尽管疫情仍然较严重,经济已经吃不消了,美国不得不冒险解禁舒缓经济困局。人们的生活开始重上正轨,恐慌性购买厕纸、消毒液消失了,意粉、比萨在超市的销量已经回到疫情前水平。尽管电影院、舞厅尚未开放,公路上的汽车流量比疫情前仅低约5-10%。连街头打斗、毒品交易也重现了。这些刺激市场对经济V型反弹的憧憬。笔者认为那种可能性比较小。人流管制解禁后,人们的经济活动肯定会有恢复,不过那是从极低水平的反弹,距离正常水平恐怕有很长的路要走。从中国经验看,人群厌恶心理可能长期存在,总有一批人宁可在空旷地方散步,也不愿去人多的地方掺合。更重要的是,预计已经失业了的人中有三至四成会失去过去的那份工作,找新工作难,新工作的工资也可能偏低。收入预期改变了消费行为也跟着变,甚至企业投资也需要随之调整。美国房贷、车贷违约率飙升,便是未来消费者现金流出问题的前兆性反映。哪怕疫情不卷土重来,笔者认为就业市场的恢复也需要若干年的时间。不仅美国,全球经济均面临U型衰退的威胁。


本周聚焦,仍是中美关系。美国非农就业五月份预计减少1000万人,不过由于人流管制已经开放,这组数字反映的是过去,对市场和政策制定者的影响不大。美国的ISM、欧洲和中国的PMI会广受关注。欧洲央行4日开会,预计政策不作调整,不过ECB可能夏季将PEPP额度上调5000亿至1.25万亿欧元,或有暗示出来。联储进入六月中会议前的静默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