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中美走不同的抗疫保经济之路

发表于 2020-06-19    来源于:陶冬

中美走不同的抗疫保经济之路


魔幻般的2020年。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席卷世界,带来了这一代人未曾见识过的经济坍塌。有些是人们无从控制的,如疫情。有些是人们可能控制的,不过效果不佳的,如就业市场和经济衰退。


有些是人们有选择权利的,而且作出选择的,如采取什么样的救援措施在舒缓困境、拯救经济。在这个问题上,美中两大经济体正在走向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美国选择了暴力救市,政府正在准备第四轮紧急救援计划,最终财政赤字可能达到经济总规模的四分之一。为了支持白宫对经济的巨额援助,联邦储备局也开启了新一轮QE,通过印钞票来帮助政府开支,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在三个月内膨胀了3.7万亿美元,上次则花了四年多的时间才印出那么多钞票。雷曼危机后,虽然联储有印钱救经济,政府的财政政策是收缩的,民间的信用环境是收缩的,所以联储的货币政策伯南克一人可以说了算,五年之后联储的确开始收缩银根。


这次不同,白宫狂洒金钱救经济、稳就业,财政政策极度宽松,而联储又积极配合财政政策,于是财政与货币同登直升机撒钱,在现代历史中书写出罕见的一章。美国政府一改过去的小政府和市场主导思维,成为了全美国最大的工资发布者。联储一改过往信用的最后提供者身份,冲在前面,正在成为信用的最先提供者,承担着实体经济的信用风险。


应该说这次财政货币携手救市,开创了史无前例的政府干预,规模之大、速度之快、决心之坚定极其罕见。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最近的记者会上强调,目前的极度宽松货币政策起码要持续到2022年。其实2022年承诺仅是言论安慰,以目前的就业市场看,美国经济复苏可能需要若干年的时间,这意味着QE常态化,联储的零利率、松信用政策或许要持续很多年;财政赤字货币化或许要持续很多年。


和美国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只字不提财政赤字货币化,仅仅准备了财政赤字GDP比率3.6%的预算案。美国财政赤字预计占GDP25%,而中国只有3.6%。本次中国的预算案表明,北京拒绝乱印钞票,反对财政赤字货币化,抗疫有关的两万亿支出全部发往县级基本行政单位,不重复当年的四万亿财政刺激。


这次中国的经济政策上注重民生,注重以消费为核心的内需大循环。十几年前的“四万亿”基础设施建设的暴力救市不见了,政府更关注就业、民生和企业,试图通过打通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各个环节来提高经济效率,催生内需大循环。这种做法短期对经济的周期性刺激效果有限,今年GDP增长估计弱过预期,中国人民银行的放水规模也应该小过预期。印钱少了,人民币资产的升值空间,估计也小过美元资产。长远来讲,如果经济尤其就业可以熬过此关,未来的增长动力可以更大,经济转型也可以借机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