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6.18号刘煜辉教授在最新内部交流的讲话

发表于 2020-06-21    来源于:刘煜辉

时下中国宏观判断也木有什么好讲的

就是一通货膨胀的局

看看债券的筒子们这回吃的这记闷棍就再清楚不过了

有人怪央妈转向太急

那是拉屎不出怪土地


今年债券的筒子们吃的就是通货膨胀的“闷棍”,

唉,还死活要咬着牙维护着“宏观无通胀”的政治正确

真是打碎了牙和着血往肚里吞啊

多简单的一巴萨模型的事

名义汇率和真实汇率那么大个缺口,软妺币名义汇率木法贬值,灌水不就只能产生内涝丫

活该吃闷棍


吃闷棍在于认知的知识结构的缺陷

“经济越差,债券收益率越低”疫情还没彻底结束,经济还没彻底恢复,国债收益率也没理由回去。


错也木错

凯恩斯的经济世界确实如此

叫菲利普斯曲线

经济下行和通胀是不共戴天的

失业与通胀是世不两立的

但今天咱家的经济运行在这个状态空间吗?

经济下行趋势中常伴随着愈加顽固的通货膨胀预期

就是软妹子的购买力发毛

这里不要给我提CPI,CpI又属于经济学教科书原版木有读好,书读得狗肚子里去了,食而不化

附我的一段读书笔记,供瞻仰

通货膨胀的经济学意义是和经济效用挂钩的。不是一个统计意义的价格指标。我后来的体会,就是满足感,观念形态的福利。

中国的CPI之所以于中国的经济分析几无价值,在于它与经济效用完全脱节。

说个具体场景就明白了。

比方说 家里那块大屏幕,技术是日新月益,价格是越来越低,但它在我生活中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少,几乎不看电视。也就是说这样一价格不断走低的东西,所以于我的效用是零。

如果全社会像我这样子的感受的人越来越多的话,意味着电视机这种商品在生活中权重的下降。

生活内容是时变的。生活内容是动态变化的。我们现在的生活要求肯定不同于五年十年前。人的满足感是动态的

不能满足的经济学意义就是通货膨胀。

任何一种技术手段去追踪它都不可能完美。

但是完全不能追踪效用变化的统计指标,就会和经济的真实没有任何联系。

直接一点讲,它就是个垃圾桷。

钱永远是追逐经济效用上升的商品和服务。经济学中其实没有什么物价通胀和资产通胀的概念 通货膨胀就是货币所购买到的经济效用下降。

这回Virus等于给中国经济状态的判断做了最好的一次实证研究。

 中国经济为此休克了一个多月,居然经济中一丝一毫的通货紧缩都木有发生。就这个事,不值得今天我们理论研 究界和债务实务界的筒子们好好想一想吗,你的潜在增长到底怎么了,这是最好的一次实证。

复工回来了发现复不了产,订单断崖式下降。企业倒闭,失业狂潮(有报告讲7000万新增失业,20% 的真实失业率?传去喝了咖啡,不知道有木有这事)

钞票发毛的预期浓烈:深圳、杭州、嘉兴等楼市火爆,各地地王频现 失业和通货膨胀别扭的共生状态,说明这还是诸位熟悉的凯恩斯经济世界?菲利浦斯曲线?

各种争论源自逻辑源头的分歧: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还稳态吗?我的结论是:中国 的潜在增长目前甚至更早已经进入非稳态的状态,因为我们观察得到一些要素供给 和要素质量带着加速度变化

在疫情冲击下,我们肉眼能够看到的是总需求“脸着地”,我们肉眼看不到的,潜 在增长是不是也有可能进入“脸着地”的状态。


这个思考的逻辑是这么来的。我这些年对这种状态给过一种解释。经济下行周期的通胀,菲利普斯曲线(凯恩斯的经济世界)失灵,问题在于供给侧,是因为供给侧受到某些负向力量的不断打击而下坠(长期增长动能受损),而需求被既得利益的分利结构所顶住,从而两者向下撕裂出越来越大的缺口,这个缺口就是难以遏制的顽固通胀预期。它是一种运行机制,不是一个具体时间点通胀的高低,内在于系统。


感觉当然不一样。因为是在蛋糕增长变慢,甚至不再增长的时候,钞票变毛。


理论界和债券界的筒子们检视一下自己的认知结构,是不是认知框架始终还停留在中级宏观经济学,即凯恩斯的经济世界中。

所以赔钱、吃闷棍是为认知缺陷交学费。

应该的。

昨天有篇债券圈的文章写得蛮好。十年国债能否越过3.1%

债券交易员的文章往往弄太技术

但有一句是点精了的:

财政政策也好,货币政策也罢,本质都是转移支付。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总有人要默默(或明明白白的)承受代价。


代价就是 向经济学学理回归  通货膨胀


要么降融资成本“让利”,要么看ybj又在发文窗口指导,让商业银行调低利润计划,给实体“让利”。都有种扯淡做姿态的感觉,完全是慷他人之慨,政治正确的表态。说到底,实体企业逐利,商业银行逐利,都是市场行为。不挣钱的业务,大家宁可不做,价格要不上的贷款,宁可不给。


破坏商业逻辑的代价,是扭曲风险溢价(政治正确的个体在目 前条件下多是收益率低下),最终反映的是通货膨胀的效果,所以讲无风险 利率的上升是符合经济学学理的。这是一种“政治成本”。


中国无风险利率进入三月后就已经跟宏观真实背离得越来越多,钞票毛 得厉害,只是靠央妈政治正确和银行间的加杠杆的蛮力压制在低位。如 同一被压瘪了按在地板上的弹簧。当政治正确需要调整,蛮力要被卸掉之时 ,弹簧会一跃弹起向真实恢复,很自然的生理反应。


技术上 央妈财爸可以绞尽脑子使劲弄

但经济毕竟最终是由ROEmpk (潜在增长率的精华)之类说了算

所以使劲弄

弄出来的不过是些 “浑水摸鱼”  少数精明的人是套了利的。

昨天圈子里看到一段子倒是写得韵味形象生动


转:

没有人肯做养鱼的事情,光想着把鸭子往水里强按:去,捉鱼!只激起水花一片!灵光的鸭子,不顾一切,往仅有的几个安全岛上狂奔,知道你不敢拿它怎么样。于是,其他的鸭子见状,也都蜂拥而至。于是,几万人抢几百套的故事,在各地开始轮番上演。


股票市场的交易同样地反映着通货膨胀的局,美林投资时钟一旦转向那个象限,投资策略一定转向确定性,抱团集中涌向几个确定性的方向,从而生成确定性溢价。

比方说吃药喝酒的特征,比方说硬核科技攻关的新型举国体制,这叫政治意志形成的确定性。

说实话,这种资金结构要想出现系统性解体,热点呈发散扩散,短时间内怕是很难。

除非生成昂扬向上带领经济走出这通货膨胀的因素。

虽然有些闷骚,但两个月前我提过后面可能有三个方向热点是有文章可以做的。


一是海南,海南有了新的政治使命,新使命叫离岸。这意义完全不同于两年前那个什么国际旅游岛规划,中央领导亲自擎划,慢慢体会龙头在哪些方向

二是国企改,注意咱家份量最重的两个事(国企改和科技改)的改革小组长,都是由老成谋国的那领导主持,有大文章可以做

三是中心城市群、都市圈、卫星城这样的提法,长三角和大湾区有了新的资本密度提升的空间。“新基建”强化着中国经济对冲疫情影响的韧性,智能供应链和智能物流将像水电煤一样,成为现代智慧城市不可或缺的部分,这张牌若打好了,想象力还是在的。


今天宏观大局之所以突破难,难就难在今天几乎所有政策的重心都集中在总需求上,比方说逆周期需求管理,而这些政策对日益下坠的供给侧(潜在增长)几无作用。

决定潜在增长的,不是什么模型的测度,而老百姓讲的两碗基本面,一个叫改革开放,一个叫全球化。

这是妈妈的那个味道。能找回来不?

再重复一下学术专业一点的描述。

如果政策的重心放在需求端,需求端迅速拉升,形成正向产出缺口,对应的只能是通货膨胀快速回升。

如果政策定位的重心放在供给侧(潜在经济增长),其实就是调节中国经济的“经纬线”,此次疫情就像 CT 检查时注射的一针显影剂,过去模糊状态的经纬线一下子都照出来。哪些经纬线呢?内化于世界的中国,当然最重要的是中美,内部是政府与市场、中央与地方、官家与民间、以及苍生与资本,简称叫治理。

这才是我们研究界应该思考的重点。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