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连平:加大货币政策支持消费的力度

发表于 2020-06-25    来源于:连平


2020619

作者简介:

连平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

     中国银行业协会行业发展研究委员会主任


2020年,受疫情冲击的影响,全球经济衰退已成定局,主要经济体开启了新一轮似乎是难见底线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为有效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中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更加重视经济增长和就业等宏观经济目标,强化了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以更大的力度对冲疫情的影响。货币政策操作形成“宽货币+重结构+降价格”的组合,通过把握好政策力度、重点和节奏,更加有力地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微企业。


2019年至20205月,人民银行共实施了8次总量和结构性降准,共释放长期可用资金4.45万亿,三次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尤其是3月底增加1万亿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其规模前所未有。受此和其他货币政策工具的影响,年初以来,社融、信贷、货币总量和货币乘数都加快了增长步伐。社融由20203月的11.5%上升至5月的12.5%,信贷余额同比增长13.3%,较2月份提高1.1个百分点,同比四个月连续上升;广义货币M2增速连续三个月站上两位数,结束了之前长达35个月的个位数增长;狭义货币M1由年初的不到1%升至5月的6.8%,表明企业的经营活动趋向活跃;货币乘数由201912月的6.1%上升为20205月的6.8%,创四年来的新高。截至目前的各项金融数据变化表明,相关货币政策工具的逆周期调节使得流动性状况有了明显改善,金融正在逐步满足实体经济的紧迫需求。


在货币政策基调的引导下,2020年以来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利率持续下降。尽管近期有所回升,年初以来不同期限的国债和地方政府债的收益率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MLF利率下调两次,降幅为30BP,牵动LPR同步下降,下调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25BP,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37BP。这些举措有效地推动和引导了实体经济融资利率的下行。3月底人民币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比去年高点下降了0.6个百分点,降幅超过了中期借贷便利中标利率和LPR的降幅,预计6月底会进一步下降。


通过总量、结构和价格三管齐下,货币政策逆周期操作初步达成了阶段性的政策目标,为宏观经济走向复苏提供了良好的金融环境,主要从供给侧增强了经济复苏的动力。从1-5月份各项宏观数据来看,尽管投资、工业、房地产、消费仍运行在负值区间,但负值幅度已持续大幅收窄,有的数据5月份已为正值,内需复苏持续推进。按照目前的运行走势,6月底GDP增速可能在零上下水平,不排除增长为正的可能性。


在复苏走势持续的同时,内部有效需求不足问题应当引起关注。目前,各类高频数据回升较快,但总量水平并不完全同步,即后者落后于前者。数据表明,近期供需缺口在经济持续复苏过程中反而扩大了。年初以来核心CPI持续走低,而PPI则保持负增长状态。当下情形似乎预示着6月经济尽管会延续复苏之势,但回升的力度可能会因为需求不足而有所减弱。


二季度以来,尽管出口数据表现超出市场预期,但世界经济衰退的负面影响似乎并没有真正的显现出来。有权威机构的预测,欧盟经济和主要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二季度经济增长都将出现不同程度的负增长,尤其是美国有可能出现罕见的超过40%的负增长。美国市场仍是我国出口的最大市场之一,美国经济剧烈衰退必将给我国出口带来很大压力。其他重要经济体的衰退也将减少从中国进口的需求。据预测,2020年世界经济可能负增长3%,从而进一步导致国际贸易萎缩。据世界银行预测,2020年全球贸易实际增长率将为-13.4%。尽管在疫情全球蔓延之下,各国对我国口罩等医疗防护用品的需求会持续较大,但毕竟其货品种类有限,货值不高,是不能与大宗商品和耐用消费品等相比对的,不可能对整个出口带来根本性影响。因此,未来一个阶段,世界经济衰退对我国出口的负面影响不可掉以轻心。


鉴于内外需可能出现的变化,货币政策应增强其应对的前瞻性和针对性。2020年内货币政策应继续保持逆周期调节方向,维护好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局面,推动市场融资利率继续有序下降,加快各类面向中小微企业政策落地的步伐。考虑到货币政策工具实施效应有二至三个季度的滞后,去年底以来的降准降息和再贷款再贴现等政策目前正在释放其效应的途中,社融、信贷、广义货币和狭义货币增速都仍有继续加快的趋势,当前进一步出台逆向调节措施需要考量已经实施的政策举措效应的释放因素。如果下一阶段外需继续恶化,而内需动力明显不足,则可以进一步推进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考虑到我国未来面临的国际环境十分复杂而且可能多变,留有一定的政策空间是十分有必要的。


当前面临的内需不足主要体现在消费领域。消费累计同比仅从2月份的-20.5%升至5月份的-13.5%,复苏力度相对较弱。由于境内疫情并没有绝迹且存在反复和输入的可能性,常态化防控举措将持续存在。时至今日,消费领域中仍有不少限制政策,包括观影、聚餐、旅行、大型集会等等,从而必将影响消费复苏步伐。此时,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的重心可以从注重供给侧的救助行为适度转向注重需求侧的刺激行为。


建议运用结构性降准和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鼓励和支持金融机构加大对首次置业、购车、住房装修、购买大件商品的金融支持力度;鼓励和支持金融机构创新产品和服务,降低成本、促进消费潜力释放,发展新型消费和促进消费升级;尤其是推动金融机构加强绿色消费信贷支持,对居民购买新能源汽车、绿色智能家电、智能家居、节水器具等绿色智能产品提供分期付款和利率优惠;鼓励和支持金融机构以公司信贷支持企业生产绿色消费品,并在LPR利率定价方面给予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