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如何看待推迟和取消发行信用债规模上升?

发表于 2020-06-25    来源于:李湛

来源证券时报网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我国采取了宽松的货币和信贷政策以支持企业融资,3月和4月信用债发行规模相继刷新历史最高纪录。而随着信用债发行规模的走高,今年3月以来,我国信用债市场取消和推迟发行的信用债规模明显上升。20203-6月(截至621日)共有260只债券合计金额1978.60亿元取消发行,取消发行债券只数占发行成功债券只数的比重为5.48%,而去年全年这一比重为4.80%


对此,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表示,取消发行的债券集中在中高评级主体。20203-6月取消发行的260只信用债中,主体评级为AAAAA+的合计有190只,占比达到了73%。城投债在取消发行的债券中占比较高。20203-6月,取消发行的信用债中城投债有105只,产业债155只,城投债占比在40%,取消发行规模较高。


李湛认为,发行利率的持续走低和资金面的波动是导致信用债取消发行走高的主因,而不同的阶段主导因素有所不同。3-4月信用债取消发行增多主要是受发行利率持续走低的影响。20203-4月受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和全球疫情爆发下投资者对后市预期向好、配置需求增强的影响,债市利率快速走低。在此阶段,发行人想利用低利率时间窗口进一步降低发行利率,导致利率一但超过预期就取消发行,而低收益率下投资者配置性价比不足导致观望情绪浓厚,共同推高了信用债取消发行的规模。5月以来信用债取消发行增多主要是受资金面波动加大,资金利率中枢上移。债市震荡加剧的影响。进入5月以来货币政策由大额流动性投放转向直接作用于信用扩张、抑制资金空转。


一是通过创设普惠金融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和信用贷款支持计划等两项货币政策工具直接作用于信用扩张,以扶持中小微企业;二是MLF缩量续作、利率不变。615日,央行开展为期1年的2000亿元MLF操作,中标利率为 2.95%,与上次持平,6LPR降息也随之落空;三是北京市银保监局及其余多地均要求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切实杜绝“假结构”和企业利用低成本资金空转套利的问题。受资金利率中枢上移和经济企稳预期增强的影响,债市利率快速上移且震荡加剧,发行利率的大幅波动和配置观望情绪浓厚导致信用债取消发行增多。


此外,中山证券研究所债券分析师王静瑶认为,江苏省的城投债取消发行的规模较大。江苏省取消发行城投债规模较大一方面与其是我国城投债发行大省,整体发债规模较高有关。另一方面,江苏省内多地政府发文,要求平台公司降低融资成本,并为新增债务设置利率红线,同时要求有序清退高成本债务,造成城投公司对发行利率敏感度上升,在询价利率不佳时,可能选择取消或延期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