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股市和国际政治风险不确定性增大 债市短期下行

发表于 2020-07-29    来源于:李湛

来源:财新网

李湛: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方鹏飞:中山证券研究员

尧艳珍:中山证券研究员


一、海外经济及市场形势

(一)美国和欧洲经济复苏仍具不确定性


美国制造业PMI与非制造业PMI均重返荣枯线上方,但反弹可持续性存疑。美国6ISM制造业指数为52.6%,好于预期的49.7%,较上月回升9.5个百分点,时隔4个月重新站上荣枯线。6ISM非制造业指数从上月的45.4%大幅上升至57.1%,远超预期50.1%,重返荣枯分界线上方。其中,制造业新订单指数创纪录的上升,加上库存水平较低,预示着7月生产势头将进一步改善,企业对未来一年的信心出现创纪录的好转,暗示企业支出和就业逐渐复苏。但是,PMI的反弹是由疫情形势好转和美国经济复产复工所推动,在近期新冠疫情确诊人数剧增和美国骚乱持续的情形下,PMI的反弹能否持续存疑,对美国商业环境和经济前景需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一定程度上,美国潜在的第二波疫情爆发是当前全球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所面临的最大下行风险。


欧元区经济复苏可持续较高,财政刺激方案通过缓解欧盟解体担忧。欧元区6月制造业PMI47.4%,高于前值39.4%和预期值46.9%。欧元区6月服务业PMI48.3%,大幅高于前值30.5%6月欧元区制造业PMI及各国制造业PMI均好于预期,欧元区国家放松抗疫封锁措施是主要原因。随着工厂关闭措施放松,欧元区工厂的低迷状态在6月份有所缓解。虽然近期欧洲也出现了局部的疫情反弹,但欧洲的疫情防控形势仍远好于美国,欧元区经济复苏的可持续也较高。同时,近期欧盟经过漫长的谈判之后终于就抗击新冠疫情影响、复苏欧洲经济的财政刺激方案达成一致,将为受疫情影响的国家提供7500亿欧元的抗疫援助资金,这对欧元区经济复苏提供了重要利好。一方面,财政刺激方案落地将加大欧盟刺激经济的力度,加快欧元区经济从疫情打击中恢复。另一方面,财政刺激方案的通过也表明欧盟国家跨出了统一、协调各国财政政策的关键一步,有助于缓和欧盟统一的货币政策与各自为政的财政政策之间的矛盾,缓解市场对于欧盟解体的担忧。


(二)美欧央行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缓和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冲击


欧洲央行公布7月利率决议,如期维持三大关键利率不变,即主要再融资利率0%,隔夜借贷利率0.25%和隔夜存款利率-0.5%。欧洲央行利率决议显示,资产购买计划下的净购买额将为每月200亿欧元,且在年底前进行规模1200亿欧元的临时购买。将紧急抗疫购债计划购维持在1.35万亿欧元。各项措施使得欧洲央行能够有效规避风险,实现货币政策的平稳传导。同时,欧洲央行表示,PEPP(紧急抗疫购债计划)下的净资产购买期将至少持续至20216月底;PEPP下到期证券本金再投资至少持续至2022年底前,并且PEPP计划在时间、资产类别和国家方面具有灵活性。量化宽松将持续至首次加息之前,并继续通过再融资操作为市场提供充足的流动性。欧洲央行表示将继续准备适当调整其所有工具,以确保通胀以一种持续的方式向其目标靠拢。美国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对经济的冲击仍是美联储议息会议的主要关注点,美联储官员们认为经济面临“极端不确定性”和“显著风险”,并将利率维持在0%-0.25%的区间。这是美联储在3月中旬试图为受新冠病毒影响的经济提供支持时采取的利率。728-29日,美联储即将进行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鉴于美国目前的疫情形势和经济形势,外界普遍预期美联储料将继续按兵不动,继续通过购债、回购等方式为金融市场提供流动性。


受欧美6月初重启经济,6月下旬以来美国疫情反弹等综合影响,6月欧美股市集体收涨,债市集体收跌。纳斯达克指数单月上涨5.99%,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1.69%,德国DAX指数上涨6.25%10年期美债收益率小幅上涨1BP0.66%10年期德债收益率下行9BP-0.50%


二、中国经济及市场形势


(一)二季度经济数据好于预期,但经济复苏并不平衡


中国二季度经济数据好于预期,工业生产基本恢复至正常水平。中国二季度GDP同比增3.2%,预期增2.9%,前值下降6.8%6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7%,比5月份下降0.2个百分点,较2月的顶峰下降0.5个百分点。城镇就业人员中在职未上班比重从2月份的近50%降至1%以下,已逐步恢复到正常水平,多数行业就业情况达到疫情前水平。6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4.8%,增速较5月份加快0.4个百分点,工业生产已基本恢复至正常水平。价格数据方面,6CPI同比涨2.5%,终结连续4个月涨幅收窄态势,预期涨2.6%,前值涨2.4%。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1.1%,非食品价格上涨0.3%,食品价格上涨仍是CPI走势的主导因素。6月末,全国生猪存栏33996万头,比一季度末增加1875万头,环比增长5.8%,随着猪周期对物价形势的影响缓解,CPI涨幅有进一步回落的空间。6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3.0%,环比上涨0.4%,这是近5个月来PPI环比数据首度转正,也是近5个月来PPI同比降幅首度收窄,表明生产投资、制造业的形势在进一步好转。整体来看,由于疫情形势好转、疫情防控对经济秩序干扰减弱,工业生产已经基本恢复至去年水平和正常水平,驱动失业率持续下行,二季度经济数据好于市场预期。


经济仍在恢复性上行。6月官方制造业PMI50.9%,预期50.4%,前值50.6%。从企业规模看,大、中型企业PMI分别为52.1%50.2%,比上月上升0.51.4个百分点;小型企业PMI48.9%,比上月下降1.9个百分点,小企业仍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6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录得51.2%,为今年以来最高;6月财新中国服务业PMI升至58.4%,逾十年以来最高。官方和财新PMI连续上行,疫情形势好转之下经济仍在恢复性上行。


6月消费、投资等数据降幅继续收窄,消费增速仍在下滑表明经济复苏存在较大不平衡性。6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3526亿元,同比下降1.8%,降幅比上月收窄1.0个百分点。1—6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72256亿元,同比下降11.4%6月消费增速仍是负增长,表明疫情对需求端的负面影响仍然较大,经济需求端仍未完全从疫情打击中恢复。餐饮等行业受疫情打击尤其严重。1—6月份,餐饮收入14609亿元,下降32.8%,降幅远大于社消零整体降幅。投资方面,1—6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281603亿元,同比下降3.1%,降幅比1—5月份收窄3.2个百分点。其中,民间固定资产投资157867亿元,下降7.3%,降幅大于固定资产投资整体降幅。投资增速为负,上半年投资对GDP的整体拉动仍是负值。


(二)6月金融数据扩张幅度和前期持平,预计下半年增速仍将继续维持在当前水平


中国6M2同比增长11.1%,连续3个月增速持平,预期增11.2%;新增人民币贷款1.81万亿元,预期1.76万亿元,前值1.48万亿元。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的存量是271.8万亿元,同比增长12.8%,增速比前值高0.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1.6个百分点。自4月份以来,金融数据增速一直保持在11%-12%左右的水平。央行官员在半年度金融数据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下半年金融系统将继续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加大对稳企业、保就业的金融支持,预计M2和社会融资规模将保持平稳增长。结合央行表态来看,除非出现额外负面冲击导致央行需要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正常情形下,预计下半年金融数据增速仍将保持在当前水平,为经济复苏提供支撑。


(三)下半年财政支出速度将显著加快


在半年度财政收支新闻发布会上,财政部官员透露“截至714日,全国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2.24万亿元,占提前下达额度的98%”,有市场观点据此认为下半年地方政府债发行规模有限,财政支出力度增加幅度也有限。但从更直接的财政收支数据来看,这一分析并不成立,下半年财政支出速度将显著加快、财政支出拉动作用将更强。财政部数据显示,2020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16411亿元,同比下降5.8%。根据2020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2020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47850亿元,即2020年下半年财政支出将在13.14万亿元左右,财政支出增速将在14%左右。相比之下,2019年全年财政支出增速为8.1%2020年预算的全年财政支出增速为3.8%


(四)6月货币市场利率显著抬升,债券市场大幅下跌


受国内疫情形势趋于好转,以及5月下旬召开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防止资金空转套利等因素影响,央行货币政策逐渐从危机应对模式退出,货币市场利率从非常低的水准回升。6月,DR007全月均值为1.98%,较5月上行44BP;反映非银机构资金成本的GC007全月均值为2.32%,较5月上行69BP。受货币市场资金上行,以及6月下旬以来股市大幅上行、股指连续突破关键整数位置等因素影响,债券市场利率继5月大幅上行之后,6月再次大幅上行,收益率曲线平坦化。至6月末,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收于2.82%,较5月末上行11BP


三、债券市场后续走势分析


不确定性增大,债市短期下行。自4月末以来,由于疫情形势好转、经济触底回升,债市利率连续两月上行,利率债收益率回升至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信用债收益率更是回升至近一年来的高位。高企的利率已经对债券市场融资形成了较为明显的负面影响,信用债融资规模连续多周处于低位。结合当前处于高位的利率水平,下半年有两方面的不确定性,将对债市形成利好。一是股市走势的不确定性。经济触底回升确实将导致股市走强,但经过近期的快速上行,主要股指年内已录得较大涨幅,如创业板指半年涨幅在45%左右,沪深300半年涨幅在10%左右。如此巨大的涨幅已经透支了股市未来一段时期的涨势,股市后市能否继续上行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二是中美国际政治关系不确定性。为扭转不利的选情形势,特朗普有可能挑动中美局部性国际政治冲突来转移矛盾和媒体关注点。虽然中美国际冲突对经济本身可能不会造成实质性影响,但会导致市场风险偏好的变化,进而对债券市场造成影响。这两方面不确定性短期内将是影响市场走势的主要因素,在其影响下债市利率将有下行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