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疫苗竞赛与经济复苏

发表于 2020-08-13    来源于:陶冬

一场百年一遇的疫情,激发起一场史无前例的疫苗研发竞赛。科学家们争分夺秒地进行着科研和试验,那是捍卫人民生命之战。国与国之间的疫苗竞赛,则已经上升到国力之争。


目前推进的新冠疫苗大致分成五大技术流派: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mRNA疫苗、DNA疫苗和重组蛋白疫苗。最有希望率先推出的有:1.灭活疫苗,中国药厂领先;2.mRNA疫苗,美国和德国药厂领先; 3. 腺病毒疫苗,中国、英国和美国药厂领先。


灭活疫苗的领先者是两家中国企业,两款灭活疫苗同时进入了三期临床试验,最快10月底可以完成试验,向政府报批。这类疫苗安全、有效,不过目前公布的数据不完整,对它的有效治愈度还需要观察。由于是活病毒,此类疫苗的生产环境要求高,周期较长,目前可知中国年产能约3亿支,每人注射两只,也就是可能1.5亿人口可以在未来一年接受疫苗注射。


mRNA是一项全新的技术,迄今没有成品疫苗。这种疫苗的特点是针对新冠病毒中的刺突蛋白,打入人体后在细胞内直接生产抗原,激发人体的免疫反应,制造抗体。美国和德国公司几乎同时宣布进入三期试验,如果一切顺利10月底或11月初向监管当局申请批准药物上市。产能上美国和欧洲的企业加在一起一年产量24亿支,每人接种两支计算,明年底预计可以有12亿人口接种。


第三种流派使用腺病毒作载体,将COVID19S蛋白基因整合到腺病毒上,携带入人体。此流派的代表是中国军科院和牛津大学及他们的合作伙伴。这两组团队最快年底可以推出自己的疫苗。最近一家美国公司也推出腺病毒载体疫苗,采用优化后的S蛋白序列,预计将在9月开始三期临床试验,明年1季度可能获得批准上市。


病毒变异,是一个非常挑战的科学问题。生物变异其实是进化,此情景实际上每天都在发生,而这个趋势可能影响疫苗的有效性、持续性。相对来讲,mRNA有它的优势,这种疫苗设计的是刺突蛋白,这个部位的变异度并不高。由于疫苗设计本身针对生物体的保守区域,因此科学家对病毒的防御性有信心。mRNA疫苗同时激发B细胞和T细胞免疫,疫苗的持续性相对可以得到保证。


笔者看来,疫苗的研发和推广出现了两个重要的时间点。第一个是今年10-11月,疫苗研制成功并得到有关部门批准;第二个大约在明年春夏之交,几个大国有足够的人已经产生抗体,政府在开放经济活动上可以更积极主动,全球经济复苏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在此之前,疫情还可能不断反复,经济活动和市场信心也不断受到冲击,全球范围内不确定性依然非常高。


明年中之前疫情发展扑朔迷离,人流限制措施、经济活动、对应的财政货币政策都具有重大的不确定性,而且这种不确定性不仅不可控,甚至无法量化风险。明年年中后,不确定性依然存在,但是随着社区中群体免疫人数不断上升,病毒的传染效率逐渐下降,疫情再次大规模爆发(甚至不受控爆发)的可能性开始明显降低,人们的消费欲望、企业的投资信心估计会更高。


经济活动会迅速恢复,但是最终反弹到疫情前七八成水平之后就会明显放缓,毕竟有一大批就业机会会永久性消失,失去工作的人重新找到工作的时间可能要用年来衡量,新工作的工资也会较低。不过经济复苏过程,起码是可以预测、追踪和政策干预的,整个事情变得可量化了。


笔者同时认为世界范围内QE在两年内不会结束。疫情当头,央行需要不断制造流动性来维持经济的起码活力,支持政府的特别财政支出,保持市场的信心和相对稳定。我们正在见证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印钱运动,QE规模之大令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QE小巫见大巫。


笔者认为疫情是unknown unknown(不可控的不确定性),是不可预判、无法量化的风险;经济衰退是known unknown(可控的不确定性),是可管理、可量化的风险。疫苗铺开后,经济不景仍然存在,但是疫情所带来的不可控的不确定性逐渐消失,央行就有时间和空间作一些战术性调整。明年QE仍会进行,但是印钱速度估计会逐渐放缓,货币当局可能开始针对资产价格过度活跃提出警告。同时货币政策工具也会得到一些调整,除了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外,更多的另类政策干预(如影响收益曲线、动态设定通胀目标等)可能陆续出台。


在此背景下,笔者相信风险资产价格还得涨。过去数月股市的上涨,令许多投资者吃惊,投资经验越丰富的,越看不明白美股的上涨原因。经济基本面和资产价格呈明显的背驰,但是解开这个谜又不困难,简单来讲就是太多的流动性追逐有限的资产。经济状况很差,就业状况很差,但是QE却令资金源源不断地涌入股市。当疫情的不确定性消解了,资金会更risk on,更愿意上杠杆。不过在可预见的未来,多数企业的盈利都有问题,无法跟上资产价格的上涨,于是一有风吹草动,市场便会大幅震荡;不过有趣的是一俟市场情绪稳定,资金还会回到股市,因为太多的钱找不到出路。


明年春夏之交,可能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时间点。随着疫苗的推开,群体免疫逐步实现,世界由unknown unknownknown unknown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