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拜登经济学

发表于 2020-10-11    来源于:陶冬

距离美国总统选举十个月之前,经济、收入、就业、消费形势一片大好,多数人认为特朗普连任的机会甚高;距离选举一个月之前,经济、收入、就业、消费同告萧条,疫情肆虐、社会撕裂,无论民意调查还是媒体预测,看好拜登的人越来越多。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居然出现Bidenomics(拜登经济学)字眼,俨然美国下一任总统大局底定。


特朗普突然患上新冠肺炎,他争取连任的剧情堪比好莱坞式的起伏跌宕。反应最快的全球赌盘盘口显示,拜登获胜的可能性由55%上升到63%,特朗普则维持43%(根据赔率计算的两组数字不必合计100%)。有美资银行不仅预测拜登当选,而且预测民主党夺得参众两院多数席位。投行研究报告提出blue wave recovery(蓝波复苏),民主党的传统颜色是蓝色。


到美国选举尘埃落定,恐怕还有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笔者无意预测选举的结果,但是拜登当选已经不是天方夜谭。如果拜登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他的经济政策对美国乃至全球经济意味着什么?


首先,拜登属于民主党温和派,尽管民主党本身变得越来越左倾激进,他并不主张不惜代价地扩大政府开支。他竞选中所提出的,不过是增加大约3个点的财政赤字GDP比率,其中一半通过对大企业和富人加税解决,比起民主党极左获选人桑德斯、沃伦的巨额赤字,算是十分克制的。拜登看重如何分配财政支出,他主张聚焦在基础设施和环保设施建设上。笔者对此十分认同,美国的公路桥梁多是肯尼迪时代建造的,扩建、升级十分必要。


其次,拜登主张抑制生化能源使用,对石油业实施限制乃至增税。拜登提倡企业间竞争和提高社会流动性,但是在政策细节上并不明确,甚至有故意模糊之嫌。他提出的可承受房屋和免费大学教育都是不错的方向,只是同样缺乏细节。


拜登在国会生涯中,花费了许多精力在外交政策上,那是他的强项,也是短期可能出现变化的地方。预计他会摒弃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思维,支持多边国际机构,与传统盟友搞好关系。拜登主导的对华政策,会少一点特朗普式的极端施压,多一点对话,但是中美之间相互竞争、制约的大格局应该不会改变。已经增加了的关税一时估计不会下调,民主党鼓吹的普世价值或许进入谈判议程。


拜登经济学的特点是什么都做,这从讨好选民的角度看也许是必须的,但是风险在于什么都做不好。如果民主党真的能够一举拿下白宫和参众两院,应该可以很快推出一个大的第二轮灾情救援计划,但是笔者暂时看不出他有全方位刺激美国经济复苏的计划。疫情的反复和第二轮救援计划被耽搁,对美国经济打击很大,并在未来数月浮现出来。新总统将面临五百万以上结构性失业人口和数十万倒闭企业,将面临战争时期之外最大的财政赤字和一蹶不振的企业投资,将面临货币政策几乎弹尽粮绝的窘境,但是暂时未见他会如何处置。不仅不会有四年前特朗普的减税大计,中期恐怕还要加税。


比起日本当年的安倍经济学和最近中国的内循环战略,拜登经济学缺乏方向明确、色彩鲜明的经济纲要。如同他的演讲,人们对他的期望是“少犯错误便是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