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民主党政策惹关注--中美欧经济显差距

发表于 2020-10-12    来源于:陶冬

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好受一点了,美国股市也好受一点了。特朗普靠的是鸡尾酒疗法,美国股市靠的是经济刺激措施。国会民主共和两党对第二轮经济救援计划的规模和内容意见严重对立,民主党要求起码两万亿美元以上,而共和党坚持不超过一万亿,大家对对方的提案嗤之以鼻,特朗普一怒之下声称撤回救援计划,一天之后他的立场便有软化,转而支持一项1.8万亿美元的计划,而民主党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在谈判立场上有所缓和,市场大悦。美股走出七月以来最佳的单周行情,全球股市同乐,国庆长假期后的中国A股也有靓丽表现。其实上周的经济数据并不理想,英国八月GDP增长远远低过分析员的预期,印证了笔者的第一阶段数据反弹分水岭已见之预言。和乐观的股市相对应的是债市的抛售,美欧零风险资产价格均面临压力,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由0.7%跳升到0.78%,联储主席鲍威尔罕见地公开要求白宫与国会联手推出更多的刺激经济措施。石油和黄金携手向上,得益于美元指数重回贬值轨道。节后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则写下2005年汇率改革之后最大的单日升幅。


进入十月后,市场对拜登赢得总统大选的信心有明显增强,这种判断也在民意调查和海外赌盘上可以见到。有投行甚至以blue wave recovery(蓝波复苏)为题预测美国经济的未来走势,蓝色是民主党的主题色彩,蓝波寓意民主党不仅拿下白宫,还同时取得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从摇摆州的最新民调看,拜登的选举胜利机会的确在上升,但是113日前还可能有许多意外发生,甚至一个缺少明显选票优势的胜利可能引起宪法争议。笔者无意预言选举结果,不过在这里探索一下民主党的横扫胜利对经济意味着什么。首先,拖延已久的救援计划可能很快出炉,明年年初美国可能迅速通过两万亿以上的巨大财政红包,对经济产生立竿见影的刺激作用,为配合财政开支联储加大印钱力度,资产价格获利。其次,拜登与罗斯福相比较的新政初具形状,向环保、社会福利、教育、基建倾斜的政府开支,明显地与上一届政府不同。三者,扩大开支势必触发加税,拜登竞选承诺对40万美元年收入以下的家庭和中小企业不增税,矛头指向大企业和高收入美国家庭,许多特朗普减税措施可能被取消,长期来看不利于资本市场。哪怕拜登当选,他有能力推出什么力度的政策也取决于国会两院的控制权,不过总体而言他当选对美股短多长空,短多源于救援刺激方案可以出台,长空因为大政府和监管理念以及可能的加税。


在过去两个星期,中美欧各自出现了极端现象。中国的交通出现了极端堵塞,人们将十一当春节一样出行,个人消费井喷爆发;美国总统突患新冠肺炎,国会与联储努力试图推出非战争时期最大的刺激措施,未果;欧洲爆发第二轮疫情,政府却无力再推大规模的财政刺激,5%的劳动人口仍靠政府失业补贴过活,但是那份工作可能已经彻底消失了。全球三大经济体,正在走着三种不同的经济复苏路径,这肯定和疫情的不同演变有关,也和政府的政策取向有关。中国的救灾政策已经正常化,政策重点朝向中期重心内循环迈进。美国在刺激政策上使出了史无前例的力度,但是政策中心几乎全部放在救灾上,暂时无力将眼光放在未来,更不得不以牺牲未来的方式拯救眼前的经济。欧盟则受限于其与生俱来的政治结构制约,防灾措施疏松,救灾力度有限,期待早日达成群体免疫。这是三种不同的抗灾模式,疫情也可能在任何地方死灰复燃,不过不同区域明年的经济增长趋势似乎大致有眉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