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王涵丨美国大选:选举夜能出结果吗?——美国大选系列报告之三•详解邮寄投票

发表于 2020-10-25    来源于:王涵

内容摘要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年美国大选邮寄投票的比例将远超往年。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对邮寄投票频频发难,指责其会导致选举舞弊。邮寄投票如何进行,会产生什么潜在影响?我们将在本文中一一解读。


邮寄投票:新冠肺炎影响下,较往年政策更宽松,更受选民青睐。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大部分州的邮寄投票政策更加宽松,相当部分此前采取邮寄投票比例较低的州,放开了对申请邮寄投票条件的限制。在此背景下,当前已有40%的选民申请了邮寄投票,远高于2016年同期的15%


邮寄投票比例上升,可能使得大选结果晚于113日出炉。不同于往年的是,今年部分州允许邮寄投票迟到,并且要到选举日之后才能处理投票,其中包括宾夕法尼亚州等关键摇摆州。这意味着,如果在大选日,佛罗里达州等关键摇摆州的计票结果显示两人战局胶着,则必须要等待宾夕法尼亚州的计票结果,统计市场预计可能等待一周或以上。当然,大选结果不会无限期延长,按照美国法律规定,128日为确定各州选举结果的最后期限。


FoleyStewart2015)与Thompson等(2020)的研究表明,邮寄选票不会利好某一政党。尽管特朗普频频声称邮寄选票将导致选举舞弊,实际上根据布伦南司法中心2017年的研究,美国大选投票舞弊率极低。且FoleyStewart2015)与Thompson等(2020)的研究表明,邮寄投票并不会有利于某一政党。一方面,Bonica等(2020)的研究表明邮寄投票能相对更多地提升年轻人、少数族裔与低学历人群的投票率。但另一方面,Heidemanns2020)的研究表明,少数族裔的投票因为填写规范等原因,更容易被拒绝。


邮寄投票激增,美国大选不确定性很可能延续至大选日之后。邮寄投票比例激增,大选结果可能需要等到邮寄投票计票完成才能确定。从欧元兑美元汇率的期权隐含波动率来看,不同于往年,今年大选日后的期权隐含波动率仍显著高于长期期权的隐含波动率,意味着市场预期大选不确定性将延续至113日之后。


如果大选进入双方争议阶段,市场风险偏好将承压。此前特朗普宣称可能拒绝和平移交权力并提起上诉,这或是另一不确定性来源。如果大选进入双方争议阶段,参考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的大选争议情况,美国最高法院历时一个月才作出宣判结束争议,在此期间,美股下行,震荡加剧,美债、黄金走强。


风险提示:美国大选局势变化超预期。


正文


2020年以来,特朗普多次批评邮寄投票,表示邮寄投票将引发选举舞弊。在特朗普竞选压力节节攀升的背景下,其对邮寄投票的抨击似乎是在为大选失利后的“耍赖”埋下伏笔。关于美国大选邮寄投票及其潜在影响,我们将在下文中以Q&A的形式一一进行解答:


Q1:邮寄投票是什么?


A1:邮寄投票(Mail-in Voting是美国大选选民参加选举方式的一种,具体分为“全面邮寄投票”(Universal Mail-in Voting)和“缺席投票”(Absentee Voting)。


  • “全面邮寄投票”是自动将选票邮寄给所有注册选民,让选民自行选择采用何种方式投票(可以邮寄也可以亲自去现场投票)。
  • “缺席投票”是为无法在大选日前往投票站的选民准备的参与选举的方式,需要选民向选举机构提前申请。具体分为两种:



  1. 需要选民提供充足的缺席理由才可申请(Excuse required absentee voting);
  2. 无需提供任何理由,即申即得(No-excuse required absentee voting)。



从历史数据来看,在2020年之前,邮寄投票的方式已经越来越受选民青睐:2016年已有近21%的选民采用邮寄投票参与选举。


Q2:新冠肺炎对邮寄投票产生了什么影响?


A2:大部分州采用了更加宽松的邮寄投票政策。实际上,美国每个州都拥有自主决定组织选举方式的权利,因此美国各个州在邮寄投票规则方面也存在差异。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大部分州的邮寄投票政策都更加开放。除了往年即采用“全面邮寄投票(Universal Mail-in Voting)”的5个州(科罗拉多、犹他、夏威夷、俄勒冈、华盛顿),2020年额外4个州(加州、内华达、佛蒙特、新泽西和哥伦比亚特区)也宣布采用“全面邮寄投票”;余下的州中,仅有5个州仍需要选民提供正当理由才能申请邮寄投票(Excuse required absentee voting),其余的州均允许选民无需理由(或允许以担心感染新冠肺炎为正当理由)即可申请邮寄投票(No-excuse required absentee voting)。


在此背景下,2020年采取邮寄投票的选民显著增加。截至20201021日,已有40%的选民申请了邮寄投票,而2016年同期仅有15%的选民申请邮寄投票(邮寄投票申请数/有资格投票的人数)。




Q3:邮寄投票激增,会影响对大选结果产生时间吗?


A3:部分州邮寄选票允许送达时间晚于往年,且选举日之后才能处理投票,因此大选夜很可能看不到选举结果,但依法大选结果将不晚于128日出炉。


往年来看,大部分州要求邮寄选票在选举前送达计票点,以确保大选日当天可以统计出结果。而近期,美国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加利福尼亚等多个州法院裁定,允许延长计票时间,以保证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均可被纳入最终总统选举结果。


2020年,美国的51个州中有多达25个州允许选票晚于大选日寄到,只需要邮戳在大选日或大选日前一天(113日或112日)之前即可,因此部分投票将于113日之后陆续寄达计票点,致使大选结果延迟公布。其中,关键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允许邮寄投票116日寄达,俄亥俄州允许邮寄投票1113日寄达。此外,有4个州要求邮寄投票必须在大选日之后才能进行处理,其中包括关键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宾夕法尼亚州在今年初选中花费了10天才统计完成3万张邮寄投票,而今年大选预计有7万张投票,可能会耗费更多时间才能完成统计。


从当前选情来看,佛罗里达州与宾夕法尼亚州在摇摆州中票数较高,且候选人民调差距较小。因此如果今年大选日后,特朗普与拜登在佛罗里达州得票不相上下,则可能必须等待宾夕法尼亚州的计票结果,这将导致大选结果确定至少延迟一周。


当然,大选结果不会无限期延长,按照美国法律规定,128日为确定各州选举结果的最后期限,即使各州出现选举争议,其也必须在128日作出裁决,提交该州选举结果。





Q4:邮寄选票会有偏向性吗?


A4FoleyStewart2015)等研究表明,邮寄选票并未有偏好性。特朗普曾频频抨击邮寄选票,声称其会引发选举舞弊,实际上根据布伦南司法中心2017年的研究,美国大选的投票舞弊率仅在0.0004‰至0.0009‰之间。此外,根据纽约时报的研究,其对2016年美国大选进行了复盘,如果2016年美国所有的投票均采用邮寄投票,结果仍是特朗普战胜希拉里,因为仅有少数会因为邮寄投票而使民主党支持率略有提升,但不足以覆盖两党间原有的差距。FoleyStewart2015)的研究表明,邮寄投票并未对任何一党有利。Thompson等(2020)的研究同样表明,邮寄投票的结果与普通投票相同,并不会有利于任何一方。


Bonica等(2020)的研究表明邮寄投票的放宽可能提升少数族裔、低学历、年轻人的投票率。Bonica等(2020)的研究表明,在科罗纳多2018年选举中,邮寄投票明显提高了投票率,尤其是少数族裔、低学历、年轻人的投票率。根据YouGov的民调数据,59%的拜登支持者计划邮寄投票,而仅有18%的特朗普支持者计划邮寄投票,此外,根据已公开邮寄投票情况的数据显示,大多数的邮寄投票选民中,民主党的支持率显著高于共和党。


Heidemanns2020)的研究表明,少数族裔邮寄投票被拒绝率更高。需要注意到的是,相比于现场投票,邮寄投票对签名、到达时间和身份认证的要求,使得相当部分邮寄选票最终无效。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初选中,有超过55万张投票因为迟到、邮戳错误或没有签名而被取消资格,占总投票比例约2%Heidemanns2020)的研究表明,少数族裔的投票因为填写规范等原因,更容易被拒绝,2016年美国大选中,非洲裔、西班牙裔的邮寄投票被拒绝率显著高于其它族裔,而考虑到这部分群体多为民主党支持者,这可能对共和党更加有利。因此综合来说,邮寄选票并未有偏好性。






Q5:邮寄投票对市场有什么潜在影响?


A5:邮寄选票对选举结果的推迟、以及特朗普对邮寄投票的公开质疑,可能使得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延续至113日之后。在受疫情影响邮寄投票的比例将大幅增加,大选结果难以仅通过现场投票结果推定,可能需要等到邮寄投票计票完成才能确定。从欧元兑美元汇率的期权隐含波动率来看,不同于往年,今年大选日后的期权隐含波动率仍显著高于长期期权的隐含波动率,意味着市场预期大选不确定性将延续至113日之后。


如果大选进入双方争议阶段,市场风险偏好将承压。此前特朗普多次声称对邮寄投票不满并宣称可能拒绝和平移交权力,这将是大选另一不确定性来源。如果大选进入双方争议阶段,最高法院将作出裁定,但128日前所有选举争议将结束裁定。参考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的大选争议情况,美国最高法院历时一个月才作出宣判结束争议,在此期间,美股下行,震荡加剧,美债、黄金走强。




参考文献:

1. Foley, E. B.,& Stewart III, C. (2015). Explaining the Blue Shift in Election Canvassing.

2. Thompson, D. M., Wu, J. A., Yoder, J.,& Hall, A. B. (2020). Universal vote-by-mail has no impact on partisanturnout or vote shar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3. Bonica, A., Grumbach, J. M., Hill, C.,& Jefferson, H. (2020). All-Mail Voting in Colorado Increases Turnout andReduces Turnout Inequality (pp. 902-15). Working Paper, April 2020.

4. Heidemanns, M., Gelman, A., & Morris, G. E.(2020). An Updated Dynamic Bayesian Forecasting Model for the 2020 E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