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汪涛: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对中国有何影响?

发表于 2020-11-10    来源于:汪涛

新一届美国政府的政策选择或有所改变


117日,主要美国媒体都预测拜登在本次总统选举中胜出,不过现任总统特朗普并未承认败选。如瑞银美国宏观经济团队此前指出,美国大选结果对美国下阶段财政刺激力度和贸易政策取向有较大影响。我们认为如果拜登当选总统、同时国会仍由两党分别掌控,这将意味着:1)美国的财政刺激力度可能偏弱,但贸易摩擦升级的风险应有所缓和;2)短期内美国可能不会调降或取消目前对华加征的关税,但贸易政策的可预见性会有所提高,且美国可能会推行更多边的贸易政策;3)美国对中美关系可能采取更全局性的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战略。我们预计明年中美之间将进行更为积极的沟通交流,但可能不会很快达成新的贸易协议。在未来两个月新一届美国政府上任前,有现任美国政府再出台一些针对中国的措施的风险,而某些措施可能在新一届政府就职后也难以逆转。这种情景一旦发生,可能在短期内扰动市场,并给人民币带来短期贬值压力。


117日,主要美国媒体都预测拜登将在本次总统选举中胜出,不过现任总统特朗普并未承认败选。此外,参议院选举结果要等到明年1月初乔治亚州两个席位的决选结束后才会最终确定。拜登政府的国内经济和对华政策会有何不同,对明年中国的经济又有何影响?未来几个月会有哪些风险?


瑞银美国宏观经济团队在此前的报告中指出,在国会选举和总统选举结果不同组合情景下,美国的财政刺激规模将有很大差别。此外,美国总统对外交政策和贸易政策有较大控制力,这会影响未来中美双边关系和贸易摩擦如何演变(图表1)。相比特朗普连任、国会仍由两党分别掌控这一情形,我们认为拜登当选、国会仍由两党分别掌控将会带来一系列改变,对明年中国经济的影响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美国的财政刺激力度可能偏弱,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风险应有所缓和。拜登在其过渡方案中表明,他上任后的首要任务是控制疫情和重振美国经济。不过,瑞银美国宏观经济团队预计,如果参议院仍由共和党掌控,那么最终美国财政刺激的规模可能相对较小,因此明年美国GDP增速可能略低、仅为2.9%。但另一方面,明年美国进一步对中国或其他国家/地区产品加征关税的可能性大幅降低,这应能有助于减少企业所面临的不确定性,有利于全球贸易。

 

短期内美国可能不会调降或取消目前已对华加征的额外关税,但政策的可预见性可能会有所提高,并可能推行更多边的贸易政策。鉴于美国两党的对华政策立场都偏强硬,且拜登上台后可能会首先关注美国国内政务,我们预计新一届美国政府在短期内不会很快取消或调降目前对华加征的关税(图表2)。目前美国大部分的对华政策短期内可能也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不过,根据拜登的几名重要高级顾问的近期观点,我们认为新一届政府在处理贸易争端问题时可能会更为慎重、并采取更为多边的举措。这意味着美国的贸易政策可能会更加遵循国际规则、可预见性会有所提高,这应有助于降低市场的风险溢价。

 

对中美关系可能采取一种全局性的竞争与合作战略。目前美国政界似乎普遍将中国视为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根据拜登主要政策顾问近期的表态,新一届政府可能会全面地和战略性地处理中美关系。因此,我们认为拜登政府可能会维持偏强硬的对华政策立场,继续限制中国从美国获取先进技术,并致力于促进更多就业流回美国本土。与此同时,在疫情防控、气候变化、防止核扩散等全球性议题上,美国可能更倾向于与中国开展合作。我们预计一段时间之后(在美国修复与盟友关系的同时或之后一段时间),拜登政府会试图重新建立中美间某种正式交流对话机制。


对贸易协议和贸易谈判有何影响?尽管今年存在疫情影响、且贸易之外的中美关系有所恶化,但中国依然在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考虑到中国恐怕难以实现协议中确定的自美进口金额目标,我们认为中国可能会倾向于与美国重新开展贸易谈判。同时,美国可能也希望就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和创造公平竞争环境等结构性问题重启与中国的谈判。因此,我们预计明年中美之间将更为积极地进行沟通交流,但在明年底或者后年之前可能不会达成新的贸易协议。在那之前,我们预计美国不会调降或者取消目前对华加征的关税。

 

我们预计明年中国GDP增速可能反弹至7.5%如我们此前报告所述(图表3),在拜登当选、两党分别掌控参众两院的情况下,美国经济反弹可能稍弱、而全球贸易环境可能小幅改善,两相抵消,对明年中国GDP增速的影响有限。随着中国经济活动的进一步回暖,再加上全球经济复苏支撑出口,我们预计明年国内消费有望大幅反弹。今年大部分减税降费政策可能会在年底到期,明年基建投资可能小幅放缓。央行可能不会调整政策利率,但会更加注重防控金融风险,整体信贷增速可能放缓。


短期内中美关系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在明年120日新一届美国政府正式就职之前,特朗普和现任政府仍然可以、且有可能出台进一步针对中国的措施。这些措施非常难以预测,并很可能对市场造成较大冲击。我们认为可能的措施包括:迫使某只或几只中概股在美国退市,将更多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或对更多产品实施出口管制,在地缘政治方面挑起事端,收紧签证政策、阻碍人员往来和双边交流等。某些措施可能让新一届政府从国内政治考虑难以逆转,因此可能给中美双边关系带来长期的影响。


进而导致短期内人民币汇率贬值。如果现任美国政府在未来两个月内出台进一步针对中国的制裁措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短期内可能走弱。不过,我们认为待新一届政府就职、外部不确定性降低,2021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望再次升值,这部分也来自美元可能走弱。虽然我们预计明年中国经常性账户顺差可能会收窄,但境内外利差可能依然可观,加上中国进一步扩大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这都应有助于吸引境外证券投资流入。鉴于央行对人民币升值容忍度有所提升,我们预计明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6.5左右,汇率的波动范围可能更大,突破6.5可能会时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