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沈建光:产业数字化打造数字经济新高地

发表于 2020-11-19    来源于:沈建光

后疫情时代,产业数字化将从自发变为自觉,从启动变为加速,迎来加速推进的黄金时代。


---------


当前,以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的数字经济形态,正在成为全球增长与科技进步的新引擎,催生了继蒸汽机革命、电气革命和计算机通讯革命之后、最新一轮的产业数字化革命。疫情期间更是凸显了数字经济的韧性和优势,同时也反映出产业数字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今日,分享一篇沈建光博士撰写的《产业数字化打造数字经济新高地》一文,欢迎阅读。以下为全文:


作者沈建光为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数科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该文摘选自沈建光等在年初时撰写的《产业数字化》图书,该书即将出版面世,欢迎关注)。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严重冲击了中国经济,但数字经济却逆势而上,不仅保持了蓬勃发展的态势,而且对维护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秩序发挥了重要作用。疫情凸显出数字经济的韧性和优势,同时也反映出产业数字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从历史上看,大灾大疫往往会倒逼传统产业进行转型升级,从而催生新模式、新业态。2003年的非典疫情加速了消费互联网的发展,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则将倒逼我国产业数字化转型加速推进。未来,产业数字化将打造数字经济发展的新高地。


举国抗疫吹响传统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冲锋号


20201月,中国发布在武汉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疫情大流行给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重大不利影响,严重冲击物质生产、居民消费、国际贸易,给旅游服务、休闲娱乐、交通运输、教育培训等行业带来重大损失。在国内疫情形势最为严重的2020年第一季度,我国GDP同比下降6.8%,创近30年来最大季度降幅。


举国抗疫打破了经济社会运行的既有方式,以扩大社交距离和降低社交频率为目标的疫情防控举措,促使线下活动向线上转移。数字化生产、生活、工作、学习、就医、消费等活动,极大满足了“抗疫”需要,保障了社会的基本运转,成为重要的减震器。为此,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多项相关政策措施,积极鼓励数字科技投入抗疫大局,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政策鼓励数字科技深度应用于疫情追踪和监测,在政务、金融、教育等公共服务领域广泛推行“非接触式”服务,推行智能生产、远程办公、在线消费等数字化生产、工作和生活方式,吹响传统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冲锋号。


疫情期间,传统线下实体经济加速向线上转移,新业态、新模式借力实现快速腾跃,数字经济逆势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2020年上半年,在全国社会零售总额下滑的同时,网上实物商品零售额达到43 481亿元,同比增长14.3%;与互联网经济密切相关的快递行业保持强劲增势,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338.8亿件,同比增长22.05%,超过2016年全年。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激励更多线下经济主体大力提升线上化、数字化、智能化服务能力,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并深刻改变存量经济业态。


传统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体现在生产、管理、营销、服务等各个方面,主要呈现四个突出特点。一是“无接触经济”陡然提速,在线零售、在线教育、在线医疗、在线办公等众多产业加速成长。同时,以往线下场景优势明显的医疗、教育、娱乐、影院、体育、会议、展览等行业,加大向线上迁移的力度,酒店、商超、旅游、博物馆等线下消费场景也加快数字化改造,线下服务线上化、数字化、智能化进程加速前进。二是直播电商等新型营销方式热度飙升,大量网红主播、传统行业老总、地方扶贫干部等加入电商直播大军,带动传统产业链优化升级。三是传统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大幅度提速,线上获客、数字营销、智能风控、智能客服等线上化、智能化服务需求喷发。四是智能城市建设的重要性和急迫性快速显现,智能交通、智能医疗、智能政务三位一体式的智能城市应急指挥调度系统,极大提升了城市的公共服务和组织能力,为大规模疫情防控打造数字利器。


疫情条件下,很多传统产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不高的问题日益凸显。特别是大批中小企业数字化程度低、上云未成规模、抗风险能力不足,面对突发疫情,日常生产和供应链、价值链出现严重危机,被迫停工停产。这一现象给传统产业敲响了警钟,促使传统产业进一步加快数字化转型,以更好地增强危机应对能力,保证企业在极端条件下的生存和发展。


产业数字化将打响数字经济当头炮


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是实现数字经济的主要模式。与数字产业化相比,产业数字化涉及产业领域更多、市场规模更大,是未来数字经济发展的主攻方向。截至2018年底,我国中小企业数量已经超过3 000万家,如果全部进行数字化改造,可以带动巨大的投资需求,并大幅度提高企业经营效益。产业数字化如果能扩展到整个传统产业,将打响数字经济当头炮,彻底改变中国数字经济面貌。


产业数字化是指,在新一代数字科技的支撑和引领下,以数据为关键要素,以价值释放为核心,以数据赋能为主线,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全要素进行数字化升级、转型和再造的过程,是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主要手段。欧美发达国家已推出多项重大战略推动产业数字化。美国占据工业和信息产业的全面优势,拥有物理信息系统、大数据分析、信息安全等工业互联网关键技术,可以为传统产业发展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持,产业数字化水平总体领先全球。德国在机械、电子、自动控制和工业管理软件等方面拥有较大优势。截至2018年,德国已经有超过200亿件机器设备通过网络连接起来,预计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5 000亿。相对而言,我国传统产业数字技术基础薄弱,专业化人才供给不足,再加上部分企业认识不到位、内在动力不足等原因,产业数字化水平还处于起步阶段。


全面推动社会生活、生产方式向数字化转型,不仅关乎中国经济内生性动力的培育,更关系到长期视角下中国经济稳定发展和国际竞争力的持续增强。利用互联网新技术、新应用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改造,将有效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释放数字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数据已被国家政策明确为与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并列的第七大生产要素,这将大幅提升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突出地位,为产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政策和理论支撑。


在国家政策推动、数据要素驱动、龙头企业带动、科技平台拉动、产业发展联动等多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国产业数字化转型的效果初步显现。两化融合发展指数是衡量产业数字化水平的一项重要指标。根据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两化融合发展数据地图(2019年)》,2019年两化融合发展指数达到86.7,已经提前完成《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发展规划(2016—2020年)》设定2020年指数达到85的既定目标,为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奠定良好基础。此外,消费互联网创新发展连下多城,农业、商业和服务业等领域的产业数字化提速前进,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企业以及重点行业中的骨干企业,通过科技平台赋能中小企业,推动上下游相关主体的数字化实践,实现从企业内部数字化到科技平台赋能的产业链协作。


三大趋势开辟产业数字化的新征程


后疫情时代,产业数字化将从自发变为自觉,从启动变为加速,迎来加速推进的黄金时代。未来,三大趋势将开辟中国产业数字化的新征程。


一是数据要素重塑全新商业模式。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已经被写入党的第十九届四中全会文件。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提升社会数据资源价值、加强数据资源整合和安全保护,已成为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改革的重要内容。数据资源持续催生个性化定制、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服务型制造等新模式、新业态,推动形成数字与实体深度交融、物质与信息耦合驱动的新型发展模式,不断激发商业模式创新,已成为互联网等新兴领域促进业务创新增值、提升企业核心价值的重要驱动力。


二是科技平台与传统企业融合共生。在商业服务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腾讯、京东等大型互联网平台,有效打通供应链、创新链、服务链、物流链、金融链,为众多传统企业和开发者提供数字基础设施和科技支撑,带动了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未来,在制造、医疗、交通等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拥有数字科技优势的互联网平台,同样将高效推动产业链上下游高度协同,促进生产、流通和消费的一体化,驱动生产和管理效率提升、产品供给创新和商业模式变革,实现科技平台与传统企业的融合共生。


三是政企协同推动产业数字化转型。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数字政府建设,目前中国31个省(区、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40多个国务院部门已全部开通网上政务服务平台。部分城市与科技企业合作建设智能城市,智能交通、智能医疗、智能政务三位一体同步推进,政务数据与商业数据融合开发,政企共同打造城市数字化基础设施。未来,政府引导+平台支撑将成为推动产业数字化转型的主要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