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刘煜辉:见证国祚绵长

发表于 2020-11-28    来源于:刘煜辉

本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刘煜辉于1127日出席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20第九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上作题为《见证国祚绵长》的主旨发言,以下为速记全文。


我们深切地感受到,我们身处国祚绵长的时代。总书记讲,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新时代是奋斗出来的。我们今天所见证的国运也是经过过去40年伟大的改革开放,全体中国人民奋斗出来的。在过去的40年中,我们实现了伟大的经济崛起,创造了巨大的财富繁荣,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的格局。


2001年入世的时候,中国的经济体量排名全球第六,七年后的2008年我们就超过了日本,到今年年底你发现,中国的经济体量现在已经达到了美国的75%。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格局?这个G2两个巨人间历史性的对决。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中国成为全球唯一一个经济正增长的经济体,预计全年GDP增长2%,而美国则下降了4%,同时人民币兑美元升值7%,所以今年年底核算中国的经济体量或将达到美国的75%,非常惊人。


上周我做了一个演讲,现在都是自媒体的时代,他们并未与我确认发布了我的一个什么发言,其中内容有很多偏差。我讲未来30年中国有两个确定性,第一个15年就是十九届五中全会制定的远景目标: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大经济体,超过美国;后面还有一个15年,这15年我们很可能见证的一个事实是美国的经济体量只有中国的75%,结果传来传去就把中间的15年省掉了,造成了很多的误读,今天借这个机会澄清一下。


今天我们站在历史的时点,百年未有之变局,中国人民有无比豪迈的自信去面对历史性的时刻,就是我刚才讲的这两个确定性。


接下来拜登上台,将怎样改变美国政策?不同于前面那位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特朗普先生,特朗普就像一头闯进瓷器店横冲直撞的大象,他干了四年,现在落选了。


拜登先生上来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政策实践,从最近各方面的信息来看,我个人深切的感觉到,美国是不是有可能推出“罗斯福新政”?因为我们看到拜登一系列的安排,显然在下一个四年,美国的宏观政策肯定要进入前所未有的财政扩张,美国要干基建了,要大投资了。这对我们来讲是已经非常久远的事情,在我印象中,好像在罗斯福之后美国开始干基建,今天美国很多基础设施都是肯尼迪时代遗留下来的,已经有半个世纪没有进行大规模翻新(包括代表未来产业趋势的持续着力投资方向),这确实对我们很陌生。


最近耶伦被提名为美国新一任财政部长,耶伦是美国过去10年量化宽松具体操作的执行者,美联储主席。把她放在这个位置上,可能是最好的能够深刻理解MMT、和美联储沟通、实行财政赤字货币化的安排。


我们看得很真切,美国借着这次新冠疫情把理论界已经讨论了十多年的MMT(财政赤字货币化)直接变成政治操作,美联储把资产负债表规模从4万亿扩大到7.3万亿美元,在7万亿的平台上已经走了45个月的时间。为什么?因为民主党也不想让特朗普摘下这个胜利的果实,所以迟迟不批准第二轮他的刺激计划。但是从货币政策的前瞻指引来看,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从7万亿走向10万亿以上基本上是确定性的事实。


为了对冲疫情的影响,今年我们的宏观杠杆率也快速上升,前三季度上升了近30个百分点。


G2这两大经济体就是这么个情况。直接造成的影响就是整个世界隐含着巨大的通货膨胀压力,对冲疫情的后遗症,这在金融市场预期反应得非常明显,最近的油、铜,以及6月份以来人民币汇率明显升值的过程,这是中美之间国家利益背后现实和理性的妥协也好,或是交易也好,这个过程还没有结束。升值所带来经济意义是什么?我们付了对价,给我们带来的是通货膨胀。简化到巴拉萨萨缪尔森模型中,中国宏观经济的核心问题可以简化为人民币名义汇率与实际汇率的裂口。过去两三年名义汇率和真实汇率裂口张开,呈发散状态。现在中美之间竞争,中国必须做出理性和现实的选择,以阶段性的妥协,赢得转身的时间和空间。


这个交换是什么呢?其实就是汇率的对价。这意味着我们原来还没有收敛的裂口进一步被撑大,我们承受的通货膨胀还会进一步升高。


我们讲的通货膨胀不是统计局公布的那两个指标。今天小川行长非常严肃地说,现在这个时点我们得研究资产价格如何纳入通货膨胀的测算中。今年做债券亏得一塌糊涂,某种程度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它某种程度不能真实地去追踪反映钞票购买力,钞票购买力的塌陷从模型上反映的就是名义汇率和真实汇率之间的裂口不收敛。


用通俗的话讲就是人民币购买力不值7块钱,当然更不值6.6。在严格的资本管制下,片帆不得入海,所以才维持在当前的位置。当你修了坝,结果是什么?同样一百块钱,境内境外的购买力是不一样的,这个差额就是国内的通货膨胀。


在这个情况下,中央的宏观政策非常清晰,7月份以后靶向的方向只有一个,就是通货膨胀,通过对冲通货膨胀来平抑人民币升值所支付的对价和成本,这是宏观政策的核心。


我们看到特别是最近的一系列动作,我称之为“三大战役”,只有毛主席在解放战争的时候有这么大的魄力,同时把三大战役在中华大地展开,辽沈、平津、淮海战役。今天我们又看到这一幕,从恒大到蚂蚁再到刚兑,分别对应房地产、互联网垄断、刚性兑付的债务、道德风险,同时动手,有雷霆万钧之势,一气呵成之感。


为什么今天有这样的执行力和推动力,这肯定是来自于我们政治治理的优化,天威浩荡,中国人民在对抗新冠疫情中向世界展示了我们体制的优越性、我们的执行力,今天全世界新冠肆虐水深火热中国变成了唯一一块净土,这就是国运。


我常把中国经济转型比喻成一辆踩着刹车下坡的重卡。


踩着刹车下坡的重卡有几个特点:第一,严重超载。过去长时间高杠杆高负债,国民经济四个部门的表都被债务的雪球滚过一道,原来可以依赖老百姓的家庭部门这张表,现在这张表被房地产弄了一道,又被消费金融弄了一道,如何去践行中央所确立的内循环为主、双循环搭配的格局呢?第二,坡长且陡。中国面临着滞胀——经济下行过程中叠加难以克服的通货膨胀预期,注定是一场持久战,这是过去的中国旧模式所蕴含的一系列问题长时间没得到有效的解决、疏导累积的结果,不要想每天服一副灵丹妙药立马药到病除;第三,路况复杂。黑天鹅事件频发,特朗普的出尔反尔、突发的新冠疫情、自然灾害都是路面上的坑,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调整的,这两年来不容易。


为了应对整个转型过程中的风险,需要有顶层设计,顶层设计的核心是必须要用数据替换砖头,过去20多年我们在房地产模式中,整个产业链、整个资源全部绑架在上面,怎么转出来?是数据替换砖头。


中国今天之所以能跟美国掰手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从2018年贸易战以来,我们越打越好,越打越有自信,来自于什么?凭借的是我们打造了一张强大的经济网络,实现了物联、数联、智联,万物连通就是一个巨大的数据海洋和宏大的场景世界。中国正从工业的经济形态,迅速地从技术革命的热潮中推进到数字经济时代和信息经济时代。


数字经济时代和信息经济生态中,最重要的核心要素是什么?数据和场景对于数字经济来讲,就是工业社会的石油,不仅仅是新兴生产要素,还赋能激活了衰变的生产要素,重新焕发出活力,释放出效率,这就是中国经济的潜力。中国现在是唯一一个实现了把互联网作为彻底基础设施化来用的国家,美国现在买东西还是大量使用支票、刷卡,中国已经完全实现数字化,我们今天一机走遍神州。中国是唯一一个日常大量产生数据、信用和场景的国家,实现整个过程的背后是国家在新的经济形态上的财富创造,所以我们国家的产业规划背后一定是有高人,一定是有超级思维的。


为什么把数字经济放到核心?我们已经斥巨资打造了高速公路5G,但是这项高速公路现在的车流量不行,所以显得很不经济。楼部长讲了,5G现在很不经济,用电量很多,对应的场景很少。我们得想办法奋斗出来,所以我们要打造一个创造车流量的AI体系,智车、智厂、智家,为自己的高速公路创造车流量,5G直接对应的场景主要是两个:一个是自动驾驶,一个是工业互联网,自动生产、自动制造。因此我们主动打造车流量的一个巨大的智能生态,去支撑这样的高速公路需要一个强大的电网,所以我们要构建一个绿色、高效、安全的能源体系提供支撑,这就是国家为什么在十四五规划中把光伏、核能以及储能的突破放在优先发展地位,作为一个数字产业生态来规划。


支撑这个生态的金融是什么?数字货币。中国是最快推动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着眼于百年未有之变局,秩序更替的时候,核心关键是是推进以数据和场景等新型生产要素为背书的人民币国际化。未来在数字经济、信息经济时代,货币的背书和支撑是什么?不再来自于工业经济的砖头,比如房地产、土地、财政这些东西了,来自于大量的数据和场景等新型生产要素。中国每天都在创造大量新型生产要素,这是我们未来实行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最重要的一个驱动力,所以这个超级思维是一体的。


我们看资本市场,事实上从2019年至今已经是牛市。2018年中央确定了资本市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战略定位,五大要素市场的“枢纽”后,我们启动了伟大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的改革,科创版、注册制,缺失的法律基础推进得非常快,经过两年资本市场的基础制度的改革,这个市场的质地正在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悄然改变着中国经济转型的生态。


今天这样一个市场,说实在话,跟2019年之前的市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两年之内,中国的证券化率翻了一倍多,我们进入了一个增量市场。 过去10年我们股票基金才卖了3万亿,今年以来,我们股票基金就增加了约3万亿,翻了一倍。 居民的财富正以一个非常显著的边际速度发生结构性改变,资源配置在发生结构性改变,这打造了我们今天这样一个市场。


 从改革的角度看,证券化率的快速提升,显示这个市场就是牛市,反映了强大的国家政治意志、国家转型的政策推动力、产业趋势、技术变革方向的核心资产,表现出昂扬向上的风险偏好。


我们做了一个核心资产指数,从20191月定基为100,跑到今天是272,远远跑赢沪深300、中证800、中证1000等指数。这些方向对应的核心资产的代表性多强呢?占今天A股和老百姓能够买到的港股通标的总市值(约100多万亿人民币)的29%,具有非常强的代表性。


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没办法展开了,你去认真学习十九届五中全会,这是党的极具历史价值的纲领性文件,为未来的15年的远景目标制定了行动规划和实践路径。


顶层设计中间的第一点:科创的突破,就是中央的那句话,“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 科创突破是全局的“天王山”,应用科技创新全面放开,科技人员,民营都可以,科创板、注册制开路,树立“新财富观”,造富开绿灯,构建硬核科技国家资本攻关举国体制,科技与世界竞争。


第二点,转换的枢纽是什么?一个繁荣的、有深度的、有广度的资本市场是全局转化的“枢纽”,顶层设计的治理体系奠定了股票市场风险偏好昂扬向上的基石。


我们正在见证一个国祚绵长的时代,非常幸福。在本世纪过去的20年,中国收获了两大国运。本世纪前10年我们收获全球化红利,中国加入WTO如同鲤鱼跃龙门,实现工业化城市化。第二个10年我们收获了巨大的互联网红利,水大鱼大。今天中国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把互联网当基础设施来用的国家,通过物联、智联、数联形成的数据海洋和宏大的场景世界,这是今天中国之所以在过去两年的较量中越练越强的节奏,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展望未来第三个10年,百年未有之变局,我们面临挑战,G2的长期博弈,我们要把困难想在前面。


但是我们非常有幸,我们正在打造第三个国运:一个繁荣的、有深度和广度的资本市场,天降大任于资本市场,善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