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RCEP签署与美国重返TPP

发表于 2020-12-15    来源于:廖群

廖群博士为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1115日,全球最大的自贸区诞生,即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正式签署。RCEP现有15个成员国,即东盟10国加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2019年总人口、GDP总额和贸易总额分别占全球相应总量的30%、29.3%和27.4%,均超过了当前世界四大自贸区,即USMCA(北美自贸区)、EU(欧盟自贸易区)、CAFTA(中国东盟自贸区)和CPTPP(跨太平洋自贸区)等的相应指标。


RCEP是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和互惠的区域贸易协议,旨在区域内15个成员国之间消除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促进投资便利化和自由化,推进亚太地区经济的一体化。RCEP涵盖了国际贸易与投资的各个领域及原产地原则、贸易救济、电子商务,知识产权、竞争政策和法律、经济与技术合作、政府采购等重大相关议题,整合了15国之间多个相互的自由贸易协议并拓展了其领域和提升了其开放水平。虽然整体的自由化标准目前与CPTPP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但这是因为考虑到15个成员国之间经济发展水平不齐,在某种意义上反而表明其短期可实施性和今后不断提升的空间。据国际独立权威机构预测, 2025, RCEP可望促进15个成员国的GDP、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分别比基线多增长1.8%10.4%2.6%


因而,RCEP的签署意味着全球贸易格局正式演化为北美、欧盟与亚洲三足鼎立。


有人说,RCEP由我国主导。这并不准确。其实,RCEP是由东盟10国提出,其他5国,包括中国都是被邀请加入的。但我国是成员国中的最大经济体,又对推动亚太经济一体化抱有由衷的热情,所以说我国在促成RCEP的签署方面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并今后将在其中扮演关键性角色是没有错的。实际上,RCEP给所有成员国都将带来重大利益,对我国而言则意义不仅是促进对外贸易和投资加快增长,而且将明显提升我国在全球经济与贸易中的战略地位。


第一,RCEP将在多个方面促进我国对外贸易和投资进一步增长。2019年我国与RCEP其他14个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额总计9.85万亿元人民币,占我国对外贸易总额的31.2%;其中对其出口额4.6万亿元,占26.7%,进口额5.25万亿元,占比36.7%。2018年我国对14国的直接投资总额达160亿美元, 14国对我国的直接投资总额140亿美元。RCEP的实施将促使这些巨量贸易和投资更加可行和便利从而取得更快增长。


第二,如前所述,RCEP当然将促进区内所有成员国对外贸易和投资的增长, 但增长结构会呈现差异性。我国正处于产业结构快速升级的阶段,RCEP将自然地导致区域贸易分工朝着我国发展中高档产业/产品和东盟国家发展中低端产业/产品的方向迈进, 从而提升我国在亚太地区产业链中的价值地位。


第三,鉴于前述RCEP区域在全球经济和贸易中的地位,我国对外贸易和投资的加快增长和在区域产业链中价值地位的提升无疑将有助于稳固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主导地位。这一地位正面临着中美脱钩所造成的美国等西方国家企业从我国政治性撤出和我国生产成本升高所造成的外国企业从我国企业经济性撤出的双重威胁。RCEP提升我国在占全球市场份额近三成的区域内的产业链地位,必将在很大程度上抵消此双重威胁。


第四,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主导地位的稳固将提高我国相对于USMCAEUCPTPP等自贸区的竞争力。美国等发达国家意识到产业空心化的危险,都主张将制造业搬回去,因而这三大以发达国家主导的自贸区今后必将各自整固甚至联合起来与RCEP竞争,重点当然是与我国竞争,以削弱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主导地位。RCEP将使我国有更强的底气抵御这一竞争。


最后也最重要的是,将使得我国在中美经济冲突中处于更为有利的地位。特朗普时代中美贸易战战火连天,且已烧到了高科技与金融领域。拜登上台后,其施政风格会比特朗普更为理性与可预测。但必须认识到,遏制中国崛起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共识,拜登时代中美经贸冲突虽方式及程度可能有所不同但总体将持续。当今全球第一和第二经济体之间经贸冲突的胜负一方面取决于冲突双方自身的经济实力,另一方面则要看双方在全球的经济结盟力量。应该说目前我国在这两方面都弱于美国, 尤其是在后者,即经济结盟力量方面的差距更大。RCEP将缩小这一差距。RCEP占全球经贸的近三成,又集中了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经济体(除印度不在内之外),必将大大加强我国的经济结盟力量,从而增强与美国对抗的整体实力。


这就引发了美国如何对应的问题。美国自然不会坐看他长己消。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行事极端,但却有可能更有策略性从而威胁性。那么拜登政府会怎样地应对我国凭籍RCEP在中美冲突获得的更有利地位呢?


在特朗普任总统的4鸡飞狗跳之后,拜登接过的将是一个乱象频生的烂摊子,新冠肺炎疫情仍处高位,经济仍在深度衰退,失业率仍然高企,尤其是选举后拜登与特朗普双方支持者之间的对立显著加剧。对此,拜登的老朋友,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德哈斯(Richard Haass)一针见血地指出,拜登将被置于一个既给予他极大自由,又奇怪地束缚他的境地


就中美关系而言,拜登将如何对待特朗普的遗产?一方面, 如前所述,在遏制我国崛起这一点上拜登与特朗普不会有本质的不同。但另一方面,在如何遏制的策略与做法上会有差异。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差异是,特朗普为了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而在对我国重点打击的同时也四面开花地与世界各国包括其盟国展开不同程度的贸易战,而拜登则将试图拉拢并团结其盟友共同对付与打压我国。这在他基本确认当选美国总统后的1116日的一次讲话中已表露无遗,他说:美国须和其他民主体站在一起,来让我们的规则施行于世界,而不是看着中国和其他国家,向我们下达他们的命令”。


但拜登的这一策略能否成功呢?先不说美国的盟国会否都响应他的号召联合起来对付我国,能否在美国国内获得共识是个问题。须知特朗普虽然败选,但也得到了近7400万张选票,而这些选民均是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理念的信奉者,他/她们除了把中国当作敌人外,也将其他非美国家,包括欧盟、日本等盟友视为竞争对手,所以如果要以牺牲他们/她们的利益来换取与这些盟国联合对付中国,他们也是不同意的。在这种束缚下,拜登能在与盟国的经贸战中让多少步以换取联合对付中国是很难说的,而没有这一点,其盟国是否会跟随美国对付中国又是个疑问。所以,拜登实际上将处于一个非常纠结的状态。


在此纠结状态下,拜登是否会推动美国重返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就不确定, 他本人至今仍未在此问题上表态。就拜登的本意来说是想推动的,但碍于国内政治斗争又考虑重重,将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证据来正当化这一推动。


因此,笔者认为,RCEP的签署将使拜登在美国是否重返TPP问题上纠结的天秤向重返一方倾斜。也就是说,RCEP的签署有可能促进美国重返TPP。当然,最终是否会导致他作出重返的决定还取决于很多其他因素,要看后续发展。若重返后对我国影响如何呢? 更须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