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香港融入内循环的三个维度

发表于 2021-01-15    来源于:廖群

廖群博士为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笔者上月在本栏发表的文章“双循环逻辑及对香港之意义”中指出,香港应当从我国经济向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发展模式转型的过程中寻找新的发展机遇,即融入我国经济的内循环之中。以“内”补“外”,即以融入内循环产生的新效益弥补外循环枢纽功效减弱造成的效益损失,将是今后香港经济继续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


那么香港应该如何融入我国的内循环之中呢?与当前主要服务于我国外循环的模式有甚么区别呢?这是一个宏大的课题,需要广泛、深入与认真的研究。初步思考,笔者认为当前可以从三个维度来进行探讨。


第一个维度是香港的服务对象物理意义上的所在地从香港向内地扩展。所谓服务对象物理意义上的所在地是指企业客户的注册地、个人客户的现身地及产品的经过地。香港是一个服务型经济体,而且服务的主要对象直接或间接地是我国内地的企业、个人及产品。目前香港各服务行业主要是为在香港有注册子公司或总公司的我国企业,到香港旅游或出差的我国个人和经过香港转口的我国产品提供各种金融、贸易、会计、法律、信息、咨询及旅游相关生活服务。在我国企业和个人及产品大举走出去的过去几十年,这类客户已为香港服务业提供了较充分的服务需求,促使香港经济以高于其他发达经济体的速度增长。但如上月的文章所指出,在新的中美关系和国际形势下,今后我国企业、个人及产品走出去必然受到各种形式的阻碍,通过香港走出去的部分自然也势将受限。因而香港服务业如仍将企业客户的注册地、个人客户现身地和产品的经过地主要局限在香港的话,则服务需求有可能填满不了香港庞大与发达的服务业供给空间。因此香港应该跳出服务对象的注册地、现身地或经过地局限,将服务对象扩展至那些在香港没有注册公司的我国企业、不在香港现身的我国居民及不通过香港转口的我国产品。当然,这不是说目前香港没有这样的服务对象,实际上香港各行各业都已在为很多这样的服务对象提供服务,但目前规模不大,在我国内循环加速、外循环受阻的新形势下将凸显其局限性,今后应该日益扩大, 最终占主导地位。


第二个维度是客户的业务性质从主要是国际业务转向国际国内业务并举扩展。目前香港作为我国外循环的超级枢纽,主要服务于我国客户的国际性业务,如对外进出口贸易、企业的海外融资及资产管理、个人的海外财富管理及旅游购物教育移民等。这些国际性业务当然应该保持,但应该认识到其规模的增长在新形势下将受限。为了争取更快的业务增长,香港服务业为客户服务的范围不应局限于这些国际性业务,而应更多地扩展至客户的国内业务,即在国内投资、生产与销售的业务。我国有14亿人口,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并正在向第一大经济体迈进,其国内业务能够为700多万人的香港服务业提供多大的发展空间是不难想象的。其实,香港的很多公司已在服务我国企业的国内业务,如各银行对我国房地产与制造业的贷款,但问题还是新形势下的规模问题,应大大扩展,最终达至与国际业务并举的地步。在此过程中,香港另一方面的作用和贡献将从帮助我国企业国际业务的国际化到同时帮助我国企业国内业务的国际化。我国企业的国际业务当然必须国际化,并已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这一方面,过去几十年香港服务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同时从此大大得益,这也是多年来大量我国企业及个人通过香港走出去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我国企业正处于全面现代化的进程中, 此进程将随内循环加速而加快, 不但是国际业务,国内业务也需要现代化, 而现代化在很大意义上就是国际化,现代化标准在很大意义上就是国际化标准。香港已是国际化的现代服务业和金融中心,其业务标准是现代化或国际化的,在为我国企业的国内业务提供服务的同时帮助我国企业现代化或国际化,将会得到我国政府和企业的欢迎,其结果对我国企业而言是全面现代化的重要一步,对香港服务业而言则将是业务范围的大幅扩张。


第三个维度是企业客户的产业涵盖从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扩展。全球都在产业升级,尤其是在我国,产业升级最快, 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即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科技、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绿色环保、数字创意及相关服务产业强势崛起。这些产业在新形势下将是内循环的行业主力和增长引擎,势将加快崛起。但香港服务业在我国的行业涵盖并未与时俱进,仍大部分停留在中、低端制造业、出口相关及房地产行业的范围, 在这些新兴产业现身很少。在新形势下,传统行业的发展放缓不可避免,而新兴行业的更快崛起又势不可档,那么趁内循环加速将行业涵盖范围扩展至新兴行业将是逻辑所至,理所当然,将为香港的服务业带来全新的发展前景。尤其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在人类社会日益“智慧”化的时代是今后我国以至全球经济的希望所在,香港在这个产业的投资和应用都相对落后,趁融入内循环之际有效地打进这一产业,为我国信息产业企业提供各种服务,又建立起自身的信息科创企业,既是当前的应急之举,又是在为香港创造未来。


以上三个维度只是当前的初步思考,有待于细化,且会有更多的维度。有几点需要说明。首先,对于香港而言,在上述三个维度融入内循环的机遇从市场角度是我国内循环加速所产生的,从政策角度又正是中央政府所期望与赋予的。近年来,中央政府反复强调香港应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和粤港澳大湾区。如何融入,大家一直在探讨,而融入内循环提供了一个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和大湾区的实际切入点。其次,以上三个维度的融入,如果从微观来看实际已经开始,但还没有在宏观上形成气候。现在内循环加速,为在三个维度大规模融入从而形成宏观大气候创造了条件也提出了迫切性。再次,有人会说,很多香港公司已在我国内地注册设立了分公司,面向内需提供服务,已融入了我国内循环。应该认识到的是,这与本文所说的香港融入内循环是不同的,本文是指在香港服注册的服务业公司跨境到内地为当地企业或个人提供服务。两者有何差别?以GDP(国内生产总值)/GNP(国民生产总值)而论,前者为香港产生GNP,后者为香港产生GDP;笔者前几年已撰文论证,GDPGNP更加重要;重要性之两大要点,一是前者为香港创造就业,后者不为香港创造就业;二是前者为香港提供税收,后者不为香港提供税收,对香港经济发展而言差别是很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