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雄心勃勃的新白宫

发表于 2021-01-21    来源于:李湛

来源财新网

李湛为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梁伦博为中山证券研究员


一、掌握国会后民主党动作频繁


一方面,当选总统拜登在114日就公布了约1.9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这项方案包括用于强化疫情应对与疫苗推行的4150亿美元,直接对家庭提供救助的约1万亿美元,以及对受疫情冲击特别严重的小型企业与社区提供约4400亿美元。拜登的行动展示了兑现承诺的决心,其选前曾承诺比现任总统特朗普更加认真地对待疫情,并为对抗疫情和经济复苏注入更多的动力。而另一方面则是美国众议院与113日正式指控总统特朗普煽动叛乱,让他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两次遭弹劾的总统。


撇开导火索不谈,局面迅速走向分化的根本原因在于民主党取得了参议院的控制权,这使得拜登有信心推出其雄心勃勃的新刺激方案。拜登提名的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119日公开敦促议员们在新冠救助支出上采取大规模行动,称经济利益远远超过债务负担加重的风险。其表示无论是当选总统还是我,在提出这些救助计划时,并不是不关注美国的债务负担。即便债务相对于经济规模的比例上升,但由于利率较低,财政部偿付债务的利息负担并未增加。同时耶伦也认为美元汇率应由市场决定以及应该废除2017年为大公司减税的部分政策。


而民主党二次弹劾特朗普的目的也是为了利用参众两院的多数优势触发惩罚条款——第14条修正案第五款赋予国会权力,可通过适当的立法执行整体修正案。据目前解读,这一措辞意味着国会参众两院多数议员可以制定一项法案,对某特定总统适用禁令,如剥夺特朗普的从政资格。


但投资者对于新刺激方案并不感到十分欢呼雀跃,这是由于市场此前并没有预期到民主党能控制参议院,超预期的原因在于特朗普不断宣扬选举舞弊导致共和党人投票率较低。这意味着市场担心刺激方案的背后可能拥有昂贵的代价,例如企业税的上调或者实际利率的上升。后续来看,在民主党横扫国会的当下,市场需要更加重视拜登此前提出的施政方向。


二、新白宫期望的施政方向


在税收政策上,拜登希望对高收入群体加税,低收入人群税收减免。特朗普执政时期推行的对富人阶层和公司设置的减税政策将被撤销。公司税将由当前的 21%提高至28%40万以上的收入人群的个人税收从 37%增至 39.6%,年收40万美元以下的中低阶层暂不加税。拜登将要求年收入一百万美元以上的富人缴税比例与工薪税持平,等于直接将高收入人群的资本利得税提高了约一倍。拜登的税收方案预计在未来10年内为联邦政府增收3万亿美元。


在财政刺激政策上,拜登将支持更大规模的新的财政刺激方案。拜登主张通过投资科技、教育、基础 设施来提高经济增长潜力。拜登提出组建 2000 亿美元的清洁能源和基础设施基金,重点投资交通 设施和基础建设,来增加百万中产阶级的工作。投资3000亿美元用于国内购买和研发以改善美国的体系(清洁能源,公共卫生,电信和基础设施),促进国内生产。提倡清洁经济体系的建设,创造1千万个新的就业机会。


支持美国制造、提高美国公司的外国子公司的税收。通过区分美国公司国内外的关税征收方式,将美国公司的外国子公司赚取的收入税收从10.5%提高到21%,促使制造业回流美国,激励公司将分支转移回国内,并进行税收抵免。


支持移民政策、提高劳动力人口。拜登将放宽移民限制,给目前在美国但未被授权公民资格的人提供拥有公民身份的路径,创造每年140000的雇佣工作绿卡。美国难民的接纳年度上限提高将到 12.5万。


补助少数、劣势族群,弥合美国社会裂痕。拜登呼吁建立更多法律法规解决因种族产生的工资歧视的问题。拜登称,他的团队将探索因奴隶制和种族隔离的历史问题,向非裔美国人支付现金赔偿的可行性。他还承诺拨款三亿美元给警察部门,以招募更具多样性的警察团队,并训练他们建立和谐的警民关系。


围绕气候变化实施绿色大战略。对内包括:通过清洁能源建设来提高经济增长潜力。拜登宣布将并宣布投入3000亿美元研发新技术和清洁能源,争取30年内实现全美净碳排放为零。具体他计划在未来10年内支出1.7万亿美元联邦资金,并撬动超过5万亿美元的地方及私人资金用以在2030年前,为所有拥有10万以上居民的美国城市建设优质的公共交通整修公路和桥梁,引发第二次铁路革命;建设50万个电动车充电站;升级 400万栋商业建筑,提升节能效率;改造电网与发电站,确保 2030年前风能发电量扩充一倍,2035年前电力部门脱碳”;支持恢复电动汽车的激励措施,取消美国已有特斯拉与通用达到20万辆的补贴上限;在边远农村地区建设宽带与5G设施。对外包括:重新强化多边外交,包括重塑和盟友关系,促进全球联手解决气候问题;联合盟友聚焦G20国家化石能源产业的财政资助问题(中国是联合施压的重点),对碳排放超标的国家实施制裁;提供比一带一路更加清洁的基础设施建设方案等。


三、中美博弈未来格局推演


经贸格局方面,拜登上台后需要优先处理国内疫情以及国内经济问题,所以短期内中美贸易大概率将维持现有格局。根据拜登-哈里斯政府提出的四个施政议题:抗击新冠、经济复苏、种族平等、气候变化,抗疫和提振经济将会是拜登政府初期的施政重心。目前美国正处于第三波疫情,日新增病例持续走高,疫情愈演愈烈。肆虐的疫情是拜登施展拳脚的巨大阻碍。同时,拜登还需要推进自7月起一直处于僵局中的财政刺激法案。在拜登专注于处理国内事务的这段时期,中美贸易格局将维持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状况。


后续在中美贸易关税问题上,此前拜登屡次批评特朗普无限制施加关税,目标不止中国,还包括加拿大、欧洲等美国盟友。拜登在竞选纲领中就提出要废除特朗普的关税贸易政策,并倡导与盟友重新修复关系,加强联合。未来拜登可能不会肆意挥舞关税大棒来威胁中国,而是采取手术刀的方式将关税集中在某些领域,最终部分领域可能会减少现有的贸易关税,但会要求中国取消对国企的补贴,进行结构性改革。同时利用多边贸易争端解决机制、联合盟友施压采取集体谈判以及国内税收政策来支持美国企业。此外在部分关键领域施加的关税拜登可能将难以改变,例如钢铝关税,若取消将威胁拜登在关键摇摆州——两大铁锈州的支持率。


可以确定的是,未来当拜登政府在考虑要改变贸易管制措施时,其会与美国商界进行更有效且积极的整合与沟通。因此在政策形成前的阶段,政商两界都能较好的预期他们在贸易政策上的行动,这种做法无论对于美国抑或中国商界都会有镇定的效果,且新白宫施行的政策也会与一个完整的战略框架捆绑起来。类似特朗普政府充满个人主义色彩的推特治国将不会在新白宫中重现。


此外,基于拜登对单边主义的批判,预计被特朗普政府实际架空的WTO将重新发挥作用。包括结束在选择新领导人遴选问题上的僵局,特朗普政府反对大多数成员国支持的候选人——前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前世界银行高管Ngozi Okonjo-Iweala,只支持韩国贸易部长俞明希。若上诉机构新法官成功任命,预计WTO将重新发挥其作为贸易争端仲裁人的作用。这对于受疫情以及中美贸易战重创的全球贸易而言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多边外交格局方面,拜登将修复特朗普时期受挫的美国在国际上的战略地位,重振西方国家对美国的信心。可以预见拜登政府将积极回归各大国际协定,在全球性问题上将更加积极,以此修复美国与盟友的关系。对华将倾向以多边主义规则约束中国,联合其他西方国家共同对华施加压力,迫使中国遵守国际准则(实则是西方国家的规范)。拜登政府将重新发挥美国在世界组织中的主导作用,大方向上延续奥巴马时期的“重返亚太”战略,包括重回TPP、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重签伊朗核协议等外交活动。同时不同于特朗普对华政策强调贸易、经济,而拜登政府将重拾价值观外交,强调民主和人权议题,预计以此为借口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将会进一步增加。


在区域军事格局上,类似南海、台湾问题上拜登政府所采取的行动不会像特朗普时期那么任性极端,中美之间产生直接军事冲突的风险会下降。但拜登政府预计会增加对中国的围堵力度,例如可能聚焦在印太地区强化与当地国家以及盟国的合作关系,推进在该地区用于遏止中国的势力扩张的联合行动。


在高科技博弈领域,由于现在许多美国政治要员已经将其视为零和博弈,因此拜登政府不太可能扭转中美之间在关键领域的科技竞争白热化趋势。但范围可能会缩小至5G、人工智能、先进半导体、量子计算机等硬科技领域,医疗等的科技合作则可能增强。具体竞争手段上拜登政府可能会倾向于采取联合其他国家制定具有排外性行业标准等方式。


在气候领域,拜登政府很可能会与中国展开合作,特别是在与拜登施政方向符合的“碳中和”领域。两国政府现有被中断的对话机制和平台及人文交流可能会部分恢复,相关移民以及留学政策也有望重新放开。两国对于碳中和计划的共鸣或许将一定程度上减缓其他领域的紧张关系,围绕清洁技术和产业升级的政策合作也将为两国带来新的合作机会与经济增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