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鲁政委:数字货币将重塑多个相关体系

发表于 2021-02-02    来源于:鲁政委

尽管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和影响,中国金融科技领域的发展在央行金融科技三年规划的指引下仍愈发蓬勃,充满了生命力与创造力。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日渐成熟,与金融产品和服务场景的结合也日趋紧密。2020年被业界称之为央行数字货币元年,全球数字货币研发竞速。目前来看,数字人民币测试内容主要集中在零售支付场景,覆盖了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府服务等多个领域,条码支付、近场支付等多元支付方式并存。而本期嘉宾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也认为,数字货币将重塑多个与货币相关的重要体系。


如何利用数字化引导消费和投资?双循环背景下,数字货币的使用性的可能性有多高,对于金融领域和个人使用有什么影响?央行CBDC(央行数字货币)和传统、新兴的支付方式有什么区别?怎么共存?接下来会给哪些产业和领域带来机会?涉及到跨境国际贸易里的金融领域,数字货币是否会重新塑造世界货币格局?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鲁政委的主要观点:中国将进入更快速的数字化投资时代,将在办公、医疗、支付等多个领域产生深远影响;在未来的应用领域中,主权国家承认的数字货币将降低本国央行成本,数字货币将在国际贸易的金融领域中重塑货币格局;中国央行的CBDC实现零时差,或将对货币乘数产生影响;2021年国际国内宏观经济形势较去年都将有边际性改善。


第一财经:鲁总好,感谢接受《首席对策》的专访,您之前提到双循环能做好的一个基础,就是经济可持续发展要做好三化,三化当中有一个就是数字化,能否给我们具体展开一下?


中国将进入更快速的数字化投资时代


鲁政委:通过这一次疫情,所有的政府、企业、个人都看到,如果你在这个方面没有走上去,你今天就过不去了。比如从企业来讲,在疫情期间大家不能出门,如果没有线上,这个企业就断流了,现金流断了就没有营收。从个人来讲,在最严峻的时候,我们被封在这个小区里面,如果你不会点菜,你就没法吃菜。如果没有人给你送菜,你点了菜也没有用。所以当然那边反过来就是,如果这时候数字化发展的比较好的企业,他不仅没有因为疫情而受到影响,反而有逆势的增长。政府它过去老觉得什么东西要见面,要有一个纸头,要一张纸,就是盖个红印。现在通过这一轮发现,现在这样不行了,所以我们要加快电子政务的建设,这本身也是一个数字化的。所以我们的政府最新提到,数据也是一种生产要素,以前我们从来没有这么讲过,那是生产要素,我们就要考虑怎么样提升要素的配置效率,怎么样增强它的生产,提高它的生产力。所以这都意味着未来其实我们进入了一个更快速的、需要大规模的数字化投资的时代。


第一财经:我们经历了疫情,在双循环的背景下,数字化怎么来引导投资和消费?


数字化将在办公、医疗、支付等多个领域产生深远影响


鲁政委:其实数字化已经深入到经济的方方面面,你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变成了经济的一个特征,你恐怕很难说数字化就是指这个领域,它其实不包含那个领域。比如说在我们工作的领域,线上办公,远程的办公。而且对经济的很多方面都会形成深远的影响。包括这一轮我们注意到微医,就是看病,你不用去了,然后你大概描述一下你的症状,但是我们微医还仅仅是写字,其实随着5G以及将来更快的、大容量的通讯技术的到来,所谓远程的医疗甚至远程的手术,都成为一个现实。包括我们现在讲到的无人驾驶,无人驾驶本质上是非常重要的数字的一部分。我觉得支付继续的向前发展态势,它其实已经非常的清楚,依赖于其他领域的数字化。如果说在这一轮疫情之前,我们看到的支付更多的发展是在To C的领域,也就是说对普通的小额的个体的支付端,而未来可能更多的就是产业互联网,就是 To B的企业和企业端的,就是说数字化的支付,这种未来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第一财经:再进一步来说,未来数字货币的使用性的可能性有多高,对于金融领域,对于个人,都有什么样的影响?


主权国家承认的数字货币将降低本国央行成本


鲁政委:首先要区分一个概念,就是说我们所讲的数数字货币跟虚拟货币的在大家通用的语言中的一个区别,我们现在讲的虚拟货币,可能大家都讲的比特币或者其他的,这一些货币之所以能够成为货币,都是被主权国家所承认。无论你具有多么相似、所谓的货币的特征,如果不被主权政府所承认,你就不能成为货币,你最多只能叫做数字资产,目前按照央行的表述,我们的CBDC主要是替代 M0M0你就可以理解成钞票,替代现钞。从这个意义上讲,它的影响就是可以降低央行的成本,就不用再印纸钞了。但是是不是一定能降低我们还不清楚,比如当你变成电子化之后,你要做这一套系统,还有机房,要注意网络的安全,就是防止被黑客攻击等等,这个成本可能上升了,单纯印纸的直观的成本下来了,但是另外一边的成本很可能上升了。


第一财经:央行的CBDC和传统以及新兴的支付方式有什么区别?怎么共存?接下来会给哪些产业和领域带来机会?


CBDC实现零时差或将对货币乘数产生影响


鲁政委:我觉得您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同时也是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题目。对于大家来说,我觉得显然,如果正常,从现钞的角度,他支付的速度会更快,然后清算的效率也会更高,目前看到的就是这些,但是它显然也会对其他的方面产生影响。比如说当是纸钞的时候,我们老百姓拿着纸钞到银行,到银行把纸钞交给中央银行,它中间不得不产生一个时差,你不可能每一个钞票收进来,我立刻就交给银行,这是做不到的。但是当它变成电子的,理论上是可以几乎无时差的完成。从你这个数字的纸钞,就是M0一旦去到上面,它立刻几乎可以无时差的到银行里面。这一部分活期存款可能就没有了,纸钞时代还有的活期存款可能就没有了。所以对于整个的货币乘数,对于货币体系可能还会产生一些需要关心的问题。


第一财经:从现在开始到您认为的可以达到的这种程度,大概需要多久?


鲁政委:我觉得科技的未来真的是无法想象,所以我也说不清楚,没有办法预见它的能够出现的时间点。


第一财经:我们再来看看投资和配置,怎么看今年整体的大类资产的配置,如果按您排序的话,有没有一个前后顺序?很多舆论或者说是评论都认为是一个股比债好的这么一个时间,你怎么来看?


鲁政委:我觉得恐怕不一定。当然我们得确认,我们当讨论说股比债好,当我们具体的要去看这个股,我们是在拿什么在看?我们是准备拿大家经常讲的,比如说上证综指、深成指、沪深300这样的指数来看吗?我们还是准备拿全市场的股票基金的收益率来看,这恐怕结果是不一样的。因为在最近的其实在中国的市场到目前为止,基金从更长的时间基本上整体都跑赢了指数,它可以指数不涨,甚至就是说指数微跌,但是基金的收益可能还是会不错的,所以我们看什么这个很重要。紧接着我觉得如果我们是拿指数来看,我前面的排序是适合用指数来看的,不是在用基金的收益率来看,但是如果当指数出现明显的调整的时候,基金它也会有压力,但是指数假设不动或者小调整,对基金的投资收益影响就不明显,因为基金它可以只选择部分他认为可以表现的更好的股票。


第一财经:怎么来看今年全年的中国和全球经济的发展,很多人现在认为2021年可能不一定比2020年好到哪去,你怎么来看?


国际国内经济形势较去年都将有边际性改善


鲁政委:我觉得毫无疑问,我觉得2021年肯定比2020年好,2020年上半年是没有准备的,我们现在是有准备的,现在对疫情都更有经验。现在的弱势的企业都已经被去掉,很多都被去掉,然后库存比过去更低。所以我觉得2021年从这个角度,它一定会比2020年被突如其来的攻击一下,表现得更好。同时我们看到现在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我们也看到中国的发展环境在边际上相对于2020年,其实在持续的改善,比如我们看到了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订,我们要积极地争取加入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我们也看到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签署,所以我想这都意味着环境边际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