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GDP增长目标不应取消

发表于 2021-02-04    来源于:廖群

最近市场出现关于取消GDP增长目标的讨论。笔者认为问题的提出很重要, 但观点是不应取消。


提出取消的关键理由是,所有发达国家和绝大部分中等收入国家都已放弃此目标,所以我们也应该放弃。笔者对此不敢苟同。我国有自己的特殊国情,现阶段设立GDP增长目标自有其道理、意义与必要性,不应仿照其他国家的做法将其取消。


关于宏观经济政策或管理的目标,主要有四个,即持续均衡的经济增长、充分就业、通胀稳定、与国家收支平衡。其中,国家收支目标的重要性较低,尤其是对我国这样一个国际收支长期顺差的国家来说。经济增长和就业目标则本质上是一致的,可以说后者是前者的结果,前者是后者的条件。但两者实际上的变化不一定时间上同步;也不一定程度上同等,统计上还是两个不同的经济指标。所以,宏观经济政策的两大关键目标是经济增长/就业和通胀, 或三大关键目标是经济增长、通胀和就业。


可以说,对任何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或管理都是如此。但轻重缓急有所不同。对发达国家而言, 经济已经发达了,快速经济增长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均已历史性地降至很低,因而政府以快速经济增长为愿景,进而为此愿景设立目标的动力欠缺。但控制通胀的压力却很大。发达国家经济以服务业为主, 制造业比重较小,通胀水平在很大程度上由人工成本决定,生产成本的作用较小。而人工成本由于收入刚性和选举制度的民粹性特点具有不完全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潜在上升冲动,在缺乏生产成本的有力调节予以缓冲的情况下导致通胀率相对于经济增长率而言偏高,二者往往接近甚至前者高于后者。另一方面,在低经济增速下,通胀率又直接并显著地影响到人们的实际收入和消费水平,过高必然引起民怨, 影响执政党的选情。所以以选举为政策导向的发达国家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通常将通胀目标置于经济增长目标之上。同时,在经济增长与就业之间,虽然大家都知道前者是因,后者是果,即只有经济增长了失业率才会降低,但人们直接感受的是就业的变化,对经济增长这样一个相对抽象事态的感觉比较迟钝,这也给了发达国家政府重大压力,致使其将就业目标也置于经济增长目标之上。这就是发达国家多以通胀率和失业率作为宏观经济政策的两大关键目标的原因所在。


但我国的情况不一样。第一,我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且是新兴的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就是要发展;新兴,就是要崛起。我国尽管过去40余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已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目前人均GDP仅为发达经济体的1/4左右,所以经济上赶超发达国家仍是我国政府和民众的普遍愿景。这就意味着经济发展仍是重中之重,发展仍是硬道理。经济发展首先就是GDP增长。这就是说,现阶段我国的愿景与发达国家是不同的,仍要求尽可能快, 当然符合现阶段潜在经济增长率水平的GDP增长。关于现阶段我国的潜在经济增长率,笔者曾多次撰文论证应是中高速,即在4-6%之间。


第二,我国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特色之一就是强势的宏观经济政策或管理,这也与发达国家有所不同。强势的一方面意义就是有愿景就要努力将其实现。这就要求检验愿景的实现状况及程度,若未实现或实现不够就要更加努力或改进努力方式;为此,就需要对愿景设定定量目标。那么,既然符合潜在经济增长率的尽可能快的GDP增长是愿景所需,就应该设定GDP增长的定量目标,以检验并确保愿景的实现。


第三,就经济增长与通胀的关系而言,在我国现阶段经济增长更为重要。这不仅是由于上述的愿景所系,而且还是因为现阶段通胀不是我国的一个重大威胁。这也是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区别之一。我国是世界工厂,是最大的制造业大国,且制造业产能过剩。制造业产能过剩意味着商品的供应能力大于商品的市场需求。在此形势下,总体价格水平,即通胀率是很难快速上涨的。所以本世纪以来我国一直处于低通胀状态,有时甚至面临通缩的威胁。过去20年我国的消费物价指数年均上涨2.5%,相对于6.8%的年均经济增长速度而言是偏低的, 与发达国家两者基本接近的情况形成鲜明的对照。既然通胀不是一个重大的威胁,宏观经济政策在经济增长和通胀目标之间的选择就应将经济增长置于通胀之上。


第四,至于经济增长和就业,哪个更为重要呢?也因国家而异。前面已说就业对于发达国家的重要性。对我国而言呢 ?就业当然也非常重要,但如前所论就业是经济增长的结果,经济增长快了,就业情况就改善,而这一点在我国体现得尤其明显。除去年的疫情期间之外,我国的登记失业率多年来一直稳定在4%左右,调查失业率在5%左右,没有大的起伏,近几年新增就业人数均大大超过1,000万的政府目标,在某些地区甚至出现了劳动力短缺的现象。从我国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及最低工资每年上调的幅度也能看出这一点。所以,当前失业也没有成为我国的一个重大威胁。如此,在经济增长与就业这两个政策目标的选择上也应该以前者为先。


还必须看到的是,前述我国追赶发达国家的愿景在当下正受到严峻挑战。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此大变局中我国面临着美国及其一些盟国铁了心地要遏制我国持续崛起的重大威胁。此时,若我们不更加努力地坚持我们的愿景,则愿景的实现就会成为疑问; 具体来说,我国经济在高速增长了40余年后能否在5 年之内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从而在2035年步入发达经济体行列, 进而在2050年建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就会成为一个问号。坚持愿景,就必须实现愿景的定量目标,及今后二十年左右GDP4-6%的中高速增长目标。这更说明, 今后二十年, 相对于抑制通胀和稳定就业,实现GDP4-6%的增长更加重要,也更具挑战性,因而应该成为我国宏观经济政策的首要目标。既然如此,就没有理由在现阶段取消GDP增长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