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沈建光:拜登新政下的八大看点

发表于 2021-02-20    来源于:沈建光

来源:沈建光博士宏观研究

作者: 

沈建光:京东科技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张明明:京东科技集团研究院研究总监

徐天辰:京东科技集团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结束了波澜壮阔的庚子鼠年,我们迎来了崭新的辛丑牛年。感谢过去一年各位对我们团队的支持和关注!新的一年,我们将继续勤勤恳恳分享前沿学术成果,交流行业观点,为中国经济发展建言献策。春节期间,我们思想不停歇,脚步不停留,隆重推出新年特辑,欢迎关注。


本期分享的主题是中美关系篇之《拜登新政下的八大看点》,欢迎阅读。


以下为全文:


随着1月初乔治亚州参议院结果出炉,民主党人意外横扫总统席位和参众两院,这至少为拜登执政头两年的施政扫清了不少障碍。拜登新政局下,美国政治经济会迎来哪些重大改变?对全球与中国经济格局又会造成何种影响?在我们看来,拜登任期至少可以关注如下八个方面的变化:


第一,把抗疫作为头等大事,扭转疫情恶化趋势,推动疫后经济复苏。抗疫不力是特朗普败选的直接原因,即使到其任期最后阶段,美国仍然深陷病例高增、疫苗接种进度缓慢的困境,导致经济复苏陷入停滞。拜登上台后首要任务是遏制疫情、恢复美国经济活力,预计新任白宫班子将着力加大新冠测试、追踪力度,加速疫苗接种进度。同时,伴随着民主党横扫两院,政策刺激或明显加大,美国疫情也有望得到显著缓解。在此基础上,疫情期间积累居民储蓄会逐步转化为消费,推动疫后美国经济加速反弹。


第二,财政、货币继续大规模刺激。财政方面,114日拜登公布1.9万亿美元刺激方案,与民主党去年提议的1.52万亿美元基本相符。该方案拟将针对个人的现金转移支付从600美元增加到2000美元,将最低工资增至每小时15美元,并提高了地方政府抗疫以及疫苗检测的规模。货币政策方面,当前美国就业数据仍然显著差于疫情之前,持续申领失业金人数高达525.8万人,是疫情前的近四倍,且美国货币政策目标更加关注低收入群体,宽松政策或将维持更长时间;美国通胀长期在“1字头徘徊,且在去年三季度美联储转向平均通胀目标制,容忍通胀阶段性突破2%,释放出货币延续极度宽松的信号。此外,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出任财政部长,预示着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呼吁的财政与货币配合有望加强。


第三,特朗普的减税将转为拜登的加税。特朗普在任期内实施大幅减税,尽管短期内推升美国经济增长,但也留下诸多问题,特别是富人受益过多,加剧美国贫富分化。拜登的加税计划将废除特朗普税改的部分内容,上调企业所得税、针对高收入家庭的个人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以及对“美国制造”提供税收补贴。拜登税改方案实际上较为温和,企业所得税上调后(28%)仍大大低于奥巴马时期水平(35%),个税和资本利得税负担也不会超过奥巴马时期。有鉴于美国政府目前财政状况紧张,拜登方案带来的开源能够缓解两党关于赤字和债务的争议,因此有望得到全面、跨党派的支持。


第四,推进绿色举措,重返《巴黎协定》。特朗普青睐传统能源,对气候变化持否定态度,上任伊始便退出《巴黎协定》。与之相反,对于气候变化和可持续性的重视贯穿拜登的纲领。例如,拜登承诺尽快重返《巴黎协定》以及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兴建可持续基建和使用清洁能源也是其核心主张重建更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的重要组成部分。预期拜登在任期内有望出台一系列指导性政策,如限制传统油气商钻探,提高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在经贸谈判中加入对环境的承诺等等。不过,很难看到新一届政府斥巨资投入绿色建设,原因是拜登任期头两年财政资源将优先用于抗疫和经济恢复,而2022年后中期选举可能使民主党失去控制两院的优势,导致环境相关议案通过可能性下降。


第五,大型科技企业和金融业受到的监管或边际收紧。拜登的执政纲领并未释放明确的监管信号,但有三点表明他可能在实践中适度加强对科技公司和金融业的监管。一是监管部门对科技巨头的调查正在上升;二是民主党内以桑德斯为代表的“进步派”支持分拆大企业、实施强监管,拜登上任后或面临这一翼的压力;三是拜登与哈里斯均在非竞选场合对金融交易税的想法表示支持。


第六,强调“美国制造”,但比“美国优先”时期显著弱化。虽然拜登同样强调“美国制造”,增加政府采购“美国货”,反对企业离岸生产,但相比于特朗普借保护主义巩固美国制造业的激进做法不同,拜登恐怕不会为了重振制造业而牺牲多边主义、自由贸易的优先目标。在此背景下,美国制造业比重长期下滑的态势难有彻底改变。在我们看来,困扰美国制造业的根本原因是基础设施薄弱、成本高企、以及缺乏必要的制造业劳动力培训,解决这些长期问题需要大量的财政补贴和培训支出,远非一些导向性政策和数千亿的政府采购可以达到。


第七,试图重塑美国全球领导力,修复与盟友关系。早前在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方针下,美国退出多个国际组织与国际协定,经贸、防务领域与盟友疏远,全球领导力严重下降。拜登试图消除特朗普任期孤立主义的影响。这包括重新加入世卫组织、推动世贸组织改革、重回《伊核协定》和《巴黎协定》等。与此同时,拜登也将尝试修复与欧洲、亚太盟友的经贸和防务合作,旨在恢复和巩固二战后美国主导的“自由主义秩序”。当然,RCEP签署、中欧投资协定达成一致表明,已有主要盟友开始对美国投下不信任票,拜登在外交战线将面临艰巨任务。


第八,中美关系进入“遏制+合作新阶段。对华强硬固然是美国两党共识,但特朗普的施压手段备受诟病,贸易战、技术封锁、强制退市等措施固然对中国经济和部分企业产生了不利影响,但对美国消费者和企业也造成巨大的成本。可以预见,拜登上任之后,将采取不同的路径对待中国,正如其提名的国家安全顾问候选人杰克·沙利文在《外交政策》撰文指出,美国将从实力上与中国竞争,同时寻求与中国合作。一方面,中美在全球领导力等层面的竞争加剧难以避免。新一届白宫班子可能提前采取行动,向盟友施压,阻止中国加入CPTPP。拜登暂时不会取消特朗普对华加征的关税,而是可能将其作为与中国进行后续谈判或是塑造全球价值链格局的杠杆。另一方面,疫情证明中美经贸关系中美在全球金融稳定、气候变化和公共卫生等领域存在共同利益,仍有开展广泛沟通合作的必要。


综上,拜登任期带来不少新变化。对内而言,在2021-2022年民主党控制国会两院的情境下,拜登政府对内将优先强化疫情防控和支持居民、企业渡过难关,加税将大概率通过;同时,民主党横扫两院之下,发展新能源、兴修绿色基建、鼓励制造业政策等举措也将有所推进;对外方面,拜登政府将着力修复美国与盟友的关系、重返特朗普退出的多边安排以重塑国际影响力;在对华政策方面或有所缓和,但难以回到特朗普上任之前,遏制与合作或是主基调。正如我们在文章《特朗普主义的影响和中美关系》一文中所提,美国大选透漏出的美国社会割裂程度较深,特朗普主义”并不随着特朗普下台而落幕,拜登时代“寻求团结”、“重塑美国的灵魂”将注定是一段艰难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