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刘煜辉谈离岸美元信用流 人民币国际化、btc等电话会议纪要(2021.4.3)

发表于 2021-04-05    来源于:刘煜辉

1、在我看来,其他都是不靠谱的,唯有美元和美债的方向,因为他代表着离岸美元信用流的消长。

2、今天是G2,不是一超和一筐小土豆,被按在地板上摩擦,想怎么薅羊毛就怎么薅。现在是两个巨人的对诀。G2是动态博弈局,非静态,是珍珑棋局。G2是分工的,共同决定着离岸美元信用流。双轮驱动。他家是做基础货币,是世界央妈,咱家是做乘数的,叫中国杠杆。咱家的轮子减速掣动,光一个轮子是撑不起信用流的。如果他家“肆意妄为”,劳资就动摇他的根基,趁机掏了美元的“牛黄狗宝”。

3、咱家今天在“生产者同盟”中,完全有条件构建区域中心货币,因为如RECP,如中伊,如金砖,咱家现在都是区域内净需求的绝对提供者和创造者(逆差),叫全球供应链的“枢纽”。咱家又是唯一实现了将互联网彻底基础设施化的经济体。所以在区域内推进人民币结算、主权数字货币(DC/EP)是完全够条件的。逐渐形成离岸人民币信用流。

4、在我看来,从总需求看,后面一段时间的离岸美元信用流,边际增量事实上主要看他家那罗斯福新政造乘数的能力了,咱家是笃定“碳达峰碳中和”了,美国已经差不多一个甲子木正经干基建了,美国筒子的干部队伍的素质怎么样?

所以离岸美元信用流怎么样?

5BTC也好,大宗也罢,包括美股,香港科技股,当然现在互通开放了一些,中国的茅股票也会连在一起。都是美元信用流寄居的栖身之所。信用流的边际消长都会与他们构成整体性的周期波动。

6、在离岸美元信用流边际扩张有限的存量状态下,虚拟货币的池子会与大宗、股票、以及实体经济的扩张強度形成某种竞争关系。

比方说,美国实体经济活动扩张边际上升,实体中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虚拟货币的池子的水就会感到有压力

7、未来主权数字货币趋势愈強,非主权的虚拟货币受到的压迫力会愈发增加,当然现在非主权的,其实就是美元计价的一众虚拟资产而巳。主权数字货币的推进力,当属咱家的DCEP

筒子们应该懂得我讲的意思。

未来这些各乱力怪神们真正的掘墓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