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美就业现弱势|英央行谋转身

发表于 2021-05-10    来源于:陶冬

尽管美国就业数据十分疲弱,尽管全球疫情持续恶化,美国S&P500站到了新的历史高点,铜价铁矿石价一路飙升,上周风险资产价格总的来讲表现靓丽。在过去的几天,美国财长耶伦谈及加息风险,联储半年报指向资产价格“高过历史平均”的估值,监管部门开始为未来的修改政策投石问路,但是充裕的流动性和强劲的企业盈利,推着美股继续攀行,并带动多数其他国家股市向好。在美国非农就业出炉一刻,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一度跌破1.5%水平,但很快回升。总体来说长债上周上扬,对耶伦言论反应不大。非农数据公布后美元指数大幅下挫,逼近90大关。布伦特原油期货走高,黄金价格大幅上涨。不过上周的商品之星,非铜价莫属,受到供应和需求双方面的刺激,伦敦铜期货价长驱直入,一举突破10000点,并创下历史新高。商品巨头嘉能可总裁称,绿色革命为铜制造出巨大的需求,铜价需要上升50%才能重新平衡供需。铁矿石及其它有色金属上周也有亮丽的表现。

 

美国非农业就业在四月增加了266K,远远低过市场和笔者预期的1000K,上期数字也被大幅下方修正,失业率升至6.1%。笔者对此数据充满疑惑。就业增长慢,并不是四月政府救援支票带来的,低端制造业的就业人数在上升。从其它数字看,ISM服务就业指数、ADP报告和Conference Board调查都显示就业市场在明显升温,各城市的实地观察也表明商业状况随着经济重启而明显回暖,服务业重回兴旺。笔者估计问题可能出在季节性调整上。四月份是就业旺季,通常四月的数据需要按比例作下调以舒缓季节性因素制造出的上跳。但是今年的四月与往常不同,经济重启、救援支票、疫情舒缓等一系列因素制造出超级上跳,季节性调整也据此按比例削减,但是其实今年四月的上跳中有相当一部分不是季节性因素造成的,而是疫情、政策所带来的特殊效果。笔者这个猜测是否合理,且待五月时的数据调整见分晓。笔者坚信,美国经济复苏仍在快车道上,疫情期间积聚起的5.6万亿美元储蓄中相当部分会在未来一年向消费市场释放,带起经济,带起就业。当然,此数据无疑减轻了货币政策制定者的压力,联储暂时无需担心通胀压力(起码在数据层面上)。笔者依然认为联储最快也要到九月才开始谈论减少购债计划,乃至退出QE,而不是部分市场人士预计的六月。

 

英格兰银行的货币政策委员会在上周会议上,决定维持政策利率于0.1%和资产购买规模在8950亿英镑不变,不过它作出了一个微小的调整,每周购债额度从44亿英镑下调到34亿,央行强调这个运作层面的决定不应该被解读为政策改变。的确,货币政策大局没有变,英国央行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购债速度快过全年应有的平均数,不过这个微妙的提示也不应被忽视。英国货币当局决心穿越即将到来的通胀云雾,而不改变政策立场,加息恐怕要等到2023年才会发生。但是一旦经济情况明显改善(央行已经大幅提高增长预测、调低失业率预测),则央行可能进一步减少购债规模,直至明年第一季度经济回到疫情前水平后开始回收流动性。英格兰银行是世界五大央行中思维最活跃的一个,它的一些讲法、做法过去都被美国联储所仿效。英镑对美元汇率上周逼近1.4水平。

 

本周市场的数据焦点有三,1)美国四月份核心CPI,预计环比增加0.3%,同比2.4%CPI本身0.2%3.6%。联储口中的过渡性通胀冉冉升起。2)中国四月份信贷和社会融资数据,将证实货币环境是否被抽紧。3)拜登约见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国会两院领袖,首次讨论他公布的美国就业计划和美国家庭计划。共和党的反应将预示白宫刺激方案在国会得到批准的难度。

 

本周记阐述作者对经济、政策与市场的理解、认识,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