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张明 :近期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的原因与可持续性

发表于 2021-05-30    来源于:张明


注:本文发表于《21世纪经济报道》,2021529日,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张明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202145月,人民币兑美元显著升值。2021331日至527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6.5713上升至6.4030,升值幅度达到2.6%528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突破了6.40这一关口,达到自20186月以来的新高。


目前市场上再度出现了关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短期走势的乐观预测。也有观点认为,本轮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的原因是中国央行试图通过人民币升值来对冲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压力。不过,正如527日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第七次工作会议所指出的,“汇率不能作为工具,既不能用贬值来刺激出口,也不能用升值来抵消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


笔者认为,2021年第二季度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显著升值,主要原因包括美元指数显著回调、短期证券投资基金大量涌入、贸易顺差持续处于高位等。


美元指数自身显著回调,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的主要原因之一。2021331日至527日,美元指数由93.23下降至89.97,贬值了3.5%。不难看出,同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幅度低于美元指数贬值幅度,这说明美元指数贬值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的最重要原因。事实上,2021331日至521日,欧元、英镑、日元兑美元汇率分别升值了3.7%2.6%1.5%。同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了2.2%,升值幅度显著低于欧元与英镑。美元指数回落的原因,一是美国长期国债利率的回调。2021331日至527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由1.74%下降至1.61%;二是全球范围内不确定性的回落。用现价GDP加权的全球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数由20213月的212.85下降至4月的197.26,降幅达到7.3%


短期证券投资基金涌入,尤其是北上资金大量流入中国A股市场,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的主要原因之二。202141日至527日,北上资金净流入A股市场规模达到1037亿元,既超过了2021年第1季度的999亿元,也接近2020年全年累计净流入的一半。由于中国A股市场核心资产(蓝筹龙头股)在今年春节之后下跌了约三分之一。在外国机构投资者看来,A股市场核心资产的吸引力较全球其他股票市场而言显著上升,这是北上资金大举流入的重要原因。而短期证券投资资金的流入自然也会推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


由于新冠疫情冲击的错位,导致全球疫情爆发后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链上的重要性短期内不降反升,由此导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显著上升,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的主要原因之三。2019年四个季度,中国货物贸易顺差分别为759106511911281亿美元,合计4296亿美元。2020年四个季度,该指标分别为125154715832120亿美元,合计5345亿美元。2021年第一季度,该指标为1171亿美元,显著高于疫情前的2019年第一季度。20214月,中国货物贸易顺差达到429亿美元,显著高于2021年第一季度月度均值。


2021年后7个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还能持续升值,甚至突破2015811汇改之前6.10的高点吗?笔者认为,这种情景实现的概率很小,原因是上述导致今年第二季度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的原因都可能发生变化。


首先,从美元指数来看,继续今年二季度快速回调的概率很低。毕竟,根据IMF的预测,2021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达到6.0%以上。随着产出缺口的继续缩小,以及拜登政府今年将会实施1.9万亿财政刺激计划,因此2021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增速有望高于上半年。此外,近期美国通货膨胀率显著抬头。20214月核心CPI同比增速由3月的1.6%跳升至3.0%。近期美联储部分官员已经显著改变其之前温和的鸽派言论,开始转为讨论量化缩减的可能性。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今年美元指数有望在87-94的区间盘整,中枢水平约在90-912021年下半年美元指数可能前低后高。到2021年第四季度,随着美国经济季度增速达到阶段性新高,随着美国长期利率的再度上升,美元指数有望显著反弹。


其次,不要对北上资金将会持续流入A股市场过于乐观。从最近几年北上资金的流动来看,其波动性并不亚于国内资金进出A股的波动性。在特定时期,北上资金大规模撤出正是导致A股市场显著波动的重要驱动因素。迄今为止,北上资金的表现其实并不像长期价值投资者,更像擅长短期波段操作的投资者。今年春节之后,北上资金大量抛售蓝筹龙头股的做法就是明证。因此,一旦近期A股核心资产价格显著上升(例如回升20-30%后),北上资金可能再度由大规模流入转为显著抛售。换言之,不要认为北上资金将会持续流入,更不要认为短期证券投资流动可以推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持续升值。


再次,随着全球疫情到达拐点,中国货物贸易顺差逐渐收缩将是大概率事件。2020年,中国出口的强劲表现源于全球疫情爆发、疫情冲击错位与下半年全球需求复苏三个原因的叠加。2021年上半年,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大国疫情的反弹再度延续了疫情冲击错位对中国出口企业造成的短暂红利。但随着疫苗注射的加快以及疫情防控的强化,新兴市场国家将会加快复工复产,由此将会造成中国出口不可替代性的下降。这意味着2021年后几个季度,中国出口增速与贸易顺差将会双双逐渐走弱。随着全球服务贸易的恢复,中国的服务贸易逆差也将再度扩大。简言之,经常账户顺差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将会逐渐减弱。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从近期中国央行、外管局官员的表态来看,中国政府认为当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基本上处于均衡水平附近。如果汇率继续在均衡水平附近双向波动,则央行不会干预汇率。但如果汇率出现过快的升值或贬值,尤其是这种升值与贬值持续性较强的话,那么不排除央行通过多种措施进行干预,例如通过外汇储备操作来影响公开市场、对资本流动管理政策进行调整、重启逆周期因子等。换言之,如前所述,央行目前不会通过汇率升值或汇率贬值去实现特定政策目标,而更愿意让汇率在当前水平上双向波动。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在6.2-6.7的范围内波动,中枢水平在6.4-6.5上下。具体到今年下半年,考虑到美元指数可能前低后高,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呈现出前高后低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