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非典通胀

发表于 2021-06-17    来源于:陶冬

疫情期间低端工人全散伙了,美国一家麦当劳为请到员工,贴出做满六个月送iPhone的招工启事。广东省疫情出现反复,检疫和人流控制措施加强,世界加工厂的广东港口出现货物大量积压。集装箱到岸后需要进行消毒方可再使用,触发全球集装箱短缺,拖慢货柜运输的周转速度,成为船运价格飙升的原因之一。美国去年租车行业遭受重创,今年进入二手车市场的半新车大幅减少,二手车价格狂涨。

新冠疫情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产业链、运输链每天都上演着正常时候难以想象的情景。这些趣味新闻引出了一个新的经济学概念,非典型通货膨胀。

在主流经济学教科书里,通货膨胀一般分两类。需求拉动型—需求上涨导致供需短暂失衡,价格上涨来重新平衡;成本推进型—生产成本上扬迫使供应方将通胀压力转嫁给最终消费者。新古典经济学理论还假设,在完全信息的情况下,价格上升会激发更多的供应瞬时出现,将供应和需求调节到新的均衡位置。

百年一遇的疫情,触发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停顿。尽管疫情仍在许多国家肆虐,它对经济冲击的最坏时间应该已经过去。随着美国和中国两大经济体的经济活动趋向正常,全球经济复苏已经展开。经济学家普遍对今年和明年的经济增长势头持乐观态度,笔者也不例外。

然而,疫情所触发的生产和消费的停顿是极端的,疫情缓和后商业活动和消费活动的反弹也是非常的,如此异乎寻常的起落超乎主流经济学模型的理解范围。新古典主义经济学与当下我们所经历的许多场景并不切合。

汽车产业链复杂而漫长,从去年中国无法输出零件到今年汽车芯片缺口,供应链问题层出不穷,数千种汽车零件中只要一个断供,整车就无法从组装线上下来。海运业也一样,经历了去年业务的暴跌之后,船运、港口、集装箱甚至通关,都需要时间恢复,海员的隔离、集装箱的消毒延长了周转过程,导致运输费用暴涨。

在一个生产全球分布的时代,产业链出现任何一处断裂,其影响都是全球性的、深刻的,汽车、芯片、化工品、木材、铜矿石,只是供应链断裂触发价格骤升的名单上的一部分,几乎每一个行业的缺口修复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根本不是主流经济学那种瞬时修正模式。

服务业也是如此。美国比起疫情最差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一千四百万份工作,不过仍有约七百六十万份就业机会仍未恢复。但是低端服务业已经面临招工难的局面,部分餐厅几乎要每个月加薪才能维持最低的服务员数量。失业困局和招人困局并存,并非主流经济学探讨的问题,但确是现实存在。工资通胀,乃万般通胀之母,可以想像未来美国通货膨胀的势头会超出联储的预测。

漫长复杂的产业链、极端的经济刺激政策、供需两端巨幅波动,正在给我们带来非典型的通货膨胀。各国央行却依照传统经济学理论,开出货币政策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