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郭磊:从地铁客运量看本轮区域疫情影响

发表于 2021-08-08    来源于:郭磊

来源:郭磊宏观茶座

郭磊为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报告摘要


第一,2021年以来区域疫情处于偶发状态,包括几轮阶段性反弹:一是年初的冀黑吉等省疫情;二是4月前后云南瑞丽等地疫情;三是6月的广东等地疫情;四是7月下旬以来南京等多地疫情。


第二,区域疫情会对经济运行带来影响,尤其是消费和服务业。以年初疫情为例,1月消费环比季调回落至负增长(-0.18%),应包含疫情和防控升级的冲击,同期服务业收缩也较为明显,1月和2月服务业PMI分别为51.150.8,均属于所在月份历史最低点之一;好在同期出口和工业数据处于高景气状态。瑞丽疫情和广东疫情因为涉及区域有限,影响明显要小一些,但数据亦有一定程度体现,比如6PMI数据中,除信息技术、批零和交运之外的服务业PMI均降至收缩区间。


第三,本轮疫情呈“多点发生、局部暴发”的态势,这种背景下各地的防控升级相对更坚决。84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指出本轮有17个省份报告现有本土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全国现有中高风险地区144个,为常态化防控以来最多。


第四,我们可以以地铁客运量作为观测指标,它在一定意义上代表着社交距离和居民生活半径。比如广州地铁客运量曾在5月第四周、6月第一第二周环比下行剧烈。7月第三周、第四周,8月第一周南京客运量周均值环比分别为-24%-56%-28%;周均的65万人次也是除20202月以外最低。同时,地铁客运量下降的不止南京,在全国对防控更为重视的背景下,具备数据可得性的城市,如郑州、武汉、成都、重庆均先后出现下降,且幅度并不低。上海地铁客运近两周也有一定幅度下降。


第五,国家卫健委指出,本轮疫情在两到三个潜伏期内能基本得到控制。考虑到防控会在疫情结束后存在一个谨慎观察期,这意味着三季度处在防控升温期的时间显著偏长,预计对服务业影响会较为明显,对实物消费有多大影响需要进一步观察,广东疫情对于实物消费的影响小于预期,但本次对居民生活半径的约束大于广东疫情。一二季度第三产业两年平均实际增速分别4.7%5.1%,在逐步上升趋势中;如果在疫情和防控升级影响下,三季度第三产业GDP环比增速回落至1.5-2.0%,对应两年平均增速至4.6-4.9%,则对于三季度GDP会有0.3-0.6个点的拖累。当然,如果四季度疫情能很好控制,部分消费和服务业会后置到四季度。


第六,对于三季度的经济结构来说,外需动能变化不会太大;财政节奏加快和专项债对应的政府项目加速将带来边际增量;“纠正运动式减碳”会改善关键领域供给。但本轮突然暴发的疫情所带来的服务业冲击可能会是一个预期之外的负面变量。我们倾向于认为它的影响会是阶段性的,是外生约束而不是内生趋势,但在影响消除前,市场关于经济的预期会更为分化。


正文


2021年以来区域疫情处于偶发状态,包括几轮阶段性反弹:一是年初的冀黑吉等省疫情;二是4月前后云南瑞丽等地疫情;三是6月的广东等地疫情;四是7月下旬以来南京等多地疫情。


从全国本土新增确诊病例来看,1月是一个高峰,周度日均值分别为30例、100例、95例、61例,2月第一周之后清零。4月前后云南瑞丽疫情,330-48日处于新增密集状态,但新增确诊高峰并不高;5月辽宁、安徽发生聚集性疫情;6月广东疫情发生,5-6月全国新增确诊周度日均值一直在20例左右;7月下旬以来,南京等多地疫情发生,85日本土新增确诊上升至80例。


区域疫情会对经济运行带来影响,尤其是消费和服务业。以年初疫情为例,1月消费环比季调回落至负增长(-0.18%),应包含疫情和防控升级的冲击,同期服务业收缩也较为明显,1月和2月服务业PMI分别为51.150.8,均属于所在月份历史最低点之一;好在同期出口和工业数据处于高景气状态。瑞丽疫情和广东疫情因为涉及区域有限,影响明显要小一些,但数据亦有一定程度体现,比如6PMI数据中,除信息技术、批零和交运之外的服务业PMI均降至收缩区间。


年初疫情曾带来消费的收缩。202012-20213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环比增速分别为0.89%-0.18%0.99%0.91%1月偏低可能还包括春节分布的原因,但疫情和防控升级的影响肯定是原因之一。


服务业是另一个影响领域。服务业PMI2012年以来的均值为53.120211月和2月的51.150.8均显著弱于趋势值和季节性。


6PMI数据包含广东疫情的影响。在前期报告《6月各行业景气度有哪些变化》中我们曾指出,除批发零售和交运仓储外,6月其余服务业PMI均降至收缩区间;之所以理解为疫情影响,是从整体看受接触行为约束越强的行业景气度降幅越大,批发业和信息技术服务几乎不受影响。


出口和工业高景气度掩盖了服务业的疫情影响。

本轮疫情呈“多点发生、局部暴发”的态势,这种背景下各地的防控升级相对更坚决。84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指出本轮有17个省份报告现有本土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全国现有中高风险地区144个,为常态化防控以来最多。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84日新闻发布会指出,全国疫情呈多点发生、局部暴发态势。截至84日有17个省份报告现有本土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全国现有中高风险地区144个,为疫情常态化防控以来最多。


85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指出,从目前情况来看,疫情总体形势可控。但是由于本轮疫情波及范围大,人群面广,加之多个不同来源的输入病例导致的本土疫情叠加,增加了整个疫情防控工作的艰巨性和复杂性。


我们可以以地铁客运量作为观测指标,它在一定意义上代表着社交距离和居民生活半径。比如广州地铁客运量曾在5月第四周、6月第一第二周环比下行剧烈。7月第三周、第四周,8月第一周南京客运量周均值环比分别为-24%-56%-28%;周均的65万人次也是除20202月以外最低。同时,地铁客运量下降的不止南京,在全国对防控更为重视的背景下,具备数据可得性的城市,如郑州、武汉、成都、重庆均先后出现下降,且幅度并不低。上海地铁客运近两周也有一定幅度下降。


我们以地铁客运量作为观测指标。在广东疫情发生的时候,广州地铁客运量就曾回落明显。5月第四周、6月第一周、6月第二周环比分别为-16.5%-40.1%-10.9%


本轮疫情之前,南京日地铁客运量周度均值基本在270-280万人次左右。7月第三周下降至207万人次左右,7月底下降至91万人次左右,8月第一周下降至65万人次左右,周环比分别为-24%-56%-28%


郑州地铁客运量7月第三周环比为-13.7%;武汉8月第一周回落较为明显,环比为-37.5%。成都7月第四周、8月第一周环比分别为-21.6%-15.9%;重庆7月第四周、8月第一周环比分别为-11.6%-20.4%


上海地铁客运量反应幅度不大,但7月第四周、8月第一周平均为898万人次,小于前面4周平均的1077万人次。

国家卫健委指出,本轮疫情在两到三个潜伏期内能基本得到控制。考虑到防控会在疫情结束后存在一个谨慎观察期,这意味着三季度处在防控升温期的时间显著偏长,预计对服务业影响会较为明显,对实物消费有多大影响需要进一步观察,广东疫情对于实物消费的影响小于预期,但本次对居民生活半径的约束大于广东疫情。一二季度第三产业两年平均实际增速分别4.7%5.1%,在逐步上升趋势中;如果在疫情和防控升级影响下,三季度第三产业GDP环比增速回落至1.5-2.0%,对应两年平均增速至4.6-4.9%,则对于三季度GDP会有0.3-0.6个点的拖累。当然,如果四季度疫情能很好控制,部分消费和服务业会后置到四季度。


85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级巡视员贺青华明确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疫情总体形势可控。但是由于本轮疫情波及范围大,人群面广,加之多个不同来源的输入病例导致的本土疫情叠加,增加了整个疫情防控工作的艰巨性和复杂性。但只要各地严格落实好各项防控措施,疫情在两到三个潜伏期内能够基本得到控制。


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的进一步解释是, 一个潜伏期按14天来理解,两到三个潜伏期即为46周。再考虑到防控会在疫情结束后存在一个谨慎观察期,这意味着三季度大部分时间段会在防控升温的影响下,预计对服务业影响会比较明显。


如前所述,6PMI数据包含广东疫情的影响,除信息技术、批发零售和交运仓储外,其余服务业PMI均降至收缩区间。实物消费的影响也需要观察。6月广东疫情对于消费的影响小于预期,当月消费两年平均增速为4.9%,快于5月的4.5%4月的4.3%,逐步缓慢改善的趋势没有变化;环比增长的0.7%也显著偏高。但本轮疫情涉及的省份更多,范围更广,影响要大于广东疫情。


2021年一二季度第三产业两年平均实际增速分别4.7%5.1%,在逐步上升趋势中。若在疫情和防控的影响下,三季度第三产业GDP环比增速回落至1.5-2.0%(若没有此次疫情影响,我们估计环比在2.5-2.6%左右),对应两年平均增速至4.6-4.9%,则测算对于三季度GDP会有0.3-0.6个点的拖累。当然,这一简单测算只能当作一个大致的坐标。


对于三季度的经济结构来说,外需动能变化不会太大;财政节奏加快和专项债对应的政府项目加速将带来边际增量;“纠正运动式减碳”会改善关键领域供给。但本轮突然爆发的疫情所带来的服务业冲击可能会是一个预期之外的负面变量。我们倾向于认为它的影响会是阶段性的,是外生约束而不是内生趋势,但在影响消除前,市场关于经济的预期会更为分化。


估计三季度中国出口环境不会有本质变化。尽管PMI新出口订单指数连续回落,但从2020年以来的经验看,这一数据的短期走向并不具备参考意义。2020年二季度、20211-2月新出口订单的走弱都没有影响出口的高斜率修复。出口关键还是看海外需求。7月欧元区综合PMI还在继续上行;美国ISM-PMIMarkit- PMI一降一升,小幅波动;日本制造业PMI继续上行,综合PMI小幅波动,主要经济体需求并未有回落迹象。海外疫苗接种仍在继续推进,部分国家仍在继续放开经济管制,我们估计下半年外需动能变化不会太大。


年中政治局会议在“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升政策效能”和“兜牢底线”地语境下谈“合理把握预算内投资和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进度”,实际上意味着较上半年偏慢的财政节奏来说,下半年应该会有明确加快。“推动今年底明年初形成实物工作量”这一精神也一样,先要有债券发行,再有资金拨付,然后才会形成施工和实物工作量,今年底明年初要形成实物工作量对应三季度起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要显著加快。


6-7月的高频数据来看,停工、限产、缺电对于供给端存在较大扰动。政治局会议定调的“纠正运动式减碳”会改善关键领域供给。


但本轮突然爆发的疫情所带来的服务业冲击可能会是一个预期之外的负面变量,按“两到三个潜伏期”来看,它对于8月经济、9月经济均会存在一定程度的影响。虽然影响是阶段性的,且更多属于外生冲击而非内生趋势,但在影响消除前,市场关于经济的预期会更加分化。


核心假设风险:宏观经济变化超预期,外部环境变化超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