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疫情憾动消费信心|奥运难助日本大选

发表于 2021-08-15    来源于:陶冬


疫情主导了上周风险资产市场的走势,结果却不尽相同。在美国,德尔塔病毒再次掀起疫情高潮,密歇根大学消费信心指数暴跌,美债认为货币政策正常化会降速而上升,美股认为经济受害不大而上升,Goldilocks故事再次出笼。欧洲股市多数地方跟随美国。疫情在中国也出现了反复,人员流动在部分城市受到限制,加上中国政府加强行业监管,A股港股表现不佳。奥运的荣光敌不过对病毒的恐慌,日经225下挫。上周美元先跌后回,黄金上扬。OPEC+调低原油需求预测,而美国则呼吁对方增加产能,布伦特原油止跌回升。


密歇根大学消费信心指数大跌13.5个百分点,上次出现这样的信心暴跌,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出现这种情况的唯一原因,是德尔塔病毒。疫情反复,肯定对经济复苏不是好事,不过虽然新增病例猛增,住院率、死亡率却没有相应的猛增。只要疫情不导致公共医疗体系崩溃,笔者相信美国政府及各地方政府轻易不会再次封城。封城不封城对经济活动的影响大不相同。笔者认为疫情拉长了美国经济复苏,但没有改变复苏的方向。温和一点的复苏,对于美国经济,对于通货膨胀,对于劳工市场,对于联储政策都是好事。


美国七月CPI同比增长5.4%,是2008年以来的最大增幅;环比增加0.5%,符合市场预期。核心CPI环比增加0.3%,低过市场预期的0.4%,这是三个月来首次核心通胀没有超预期。CPI数据中过去几个月暴涨的单项开始舒缓,比如二手车上个月暴涨超过10%,而这个月就只有0.2%了。二手车是典型的联储口中的过渡性通胀。去年新车生产停了,租车公司几乎没再进新车,今年就少了二手车供应。而地方政府的封城政策一开放,大家迫不及待地买车出去旅行。供应链缺口仍然存在,但是最坏的时间应该已经过去了。


美国通货膨胀的最坏时间是不是已经过去了?这取决于工资上涨。供应链错位所带来的物价上涨,只要假以时间,都可以解决。但是工资上涨就未必是暂时性的,这类通胀往往时间拖得长,易升难跌,还向各行各业传播,乘数效应惊人。上周五出来的消费信心指数虽然下跌得比较凶猛,但是笔者认为对联储的决策暂时影响不大。联储主要看就业市场,看通胀背后的逻辑。


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日本成功地举办了第32届奥运会。日本运动员一举拿下了27枚金牌,日本民众满意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更满意日本运动员的表现。不过,日本首相菅义伟却高兴不起来,他不仅没有承接到奥运会的荣光,支持率更创下新低。菅政府原本希望成功举行奥运会可以为民望低下的菅义伟冲喜,顺势在十一月或之前的大选中取得连任。


可是朝日新闻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56%的日本选民认为如期举办奥运会是正确的选择,但是菅的支持率却跌到30%以下,进入在任首相的民意危险区。疫情改变了菅的政治命运。日本政府主催的疫苗注射计划远远落后于美中欧英各大国,经济复苏势头也较逊色。菅义伟作为自民党总裁的任期将于930日到期,本届众议院的任期于1021日结束,根据宪法,1130日之前必须举行新的大选。菅的如意算盘是,挟奥运会之势提前举行大选。然而,奥运会后的民望调查却令他失望;疫情肆虐之时提前大选,也冒天下之大不韪。


对菅来讲,好消息是反对党多已奄奄一息,没有一个替代势力可以取代自民党的;坏消息是自民党内部开始有人蠢蠢欲动了;看不清楚的是会不会凭空跑出一个第三势力来搅局。对于他,最关键的是率先出手,以霹雳之势制止党内大佬出场叫阵,不让党内反对派联合成势力。


本周焦点是公开市场委员会的七月会议纪要,从最近各位成员的讲话看,他们的政策收水的意见分歧,所以这份纪要对窥探联储未来政策走向、力度和时机相当重要。日本第二季度GDP,预计环比折年率0.2%。另外关注美国的零售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