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汪涛 张宁 :8月进出口均超预期

发表于 2021-09-08    来源于:汪涛 张宁

进出口增速均超预期反弹

8月以美元计出口同比增速从7月的19.3%加快至25.6%,进口同比增速也从此前的28.1%升至33.1%。二者均高于彭博调查均值的17.3%26.9% 


对主要经济体出口全面提速


其中,对欧盟出口同比增速从17.8%大幅加快至30.6%、升幅超过10个百分点。对欧盟出口占整体出口的16%,但8月对欧盟出口贡献了整体出口增速升幅的28%。与之相对,瑞银认为欧元区经济增长动能较强。此外,虽然对韩国出口仅占整体出口的4%,但韩国对整体出口增速升幅的贡献率高达11%


一般消费品出口和防疫物资出口明显加快

一般消费品出口(占整体出口的比重为14.7%)同比增速从7月的12.1%加快到了19.1%,对8月整体出口增速升幅的贡献率为17.3%。此外,8月防疫物资出口对整体出口增速的拖累也从7月的2个百分点减小到0.8个百分点。海外经济体新一轮疫情可能拉动了对相关产品的出口需求。


一半以上的进口增速升幅来自主要大宗商品

8月主要大宗商品进口同比增速从7月的46.5%加快至59.3%。主要大宗商品进口占整体进口额的22%,对整体进口额增速的拉动为13.1个百分点,较7月提高了2.6个百分点。换言之,主要大宗商品篮子进口对整体进口额增速升幅的贡献率为52%左右。


海外供应链受阻、国内港口拥堵,目前整体而言对出口仍是正面拉动

8月中旬国内宁波港的部分港区暂时性停工,这加剧了国内其他主要港口的拥堵。另一方面,媒体报道,由于其他新兴经济体受疫情冲击、生产受阻,部分企业已临时将部分生产或订单转移到中国。8月贸易数据表明这些扰动因素对出口的整体影响目前仍是偏正面的。朝前看,随着停工港区复工,更多生产或订单继续转移至中国可能对未来几个月出口带来部分额外拉动。不过,如果海外生产扰动和国内港口拥堵持续更长时间,进口零部件短缺和交付时间延长则可能给未来出口带来一定下行压力。


海外新订单有所走弱,未来出口增长下行压力可能加剧

近期国外新订单普遍呈现弱势,如发达经济体制造业PMI新订单指数和国内统计局PMI新出口订单指数等。事实上,发达经济体新订单指数依然维持高位、各产品出口表现分化、部分海外生产或订单转移到中国,这些因素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何PMI调查数据走弱、而出口增速反弹。不过,考虑到调查数据持续乏力、加之基数逐渐抬升,未来几个月中国出口可能仍会面临下行压力。此外,待海外经济体疫情好转,部分生产会重新转移回海外、且防疫产品需求会再次回落,这可能也会给未来出口带来下行压力。


8月贸易增长超预期


8月以美元计出口同比增速从7月的19.3%上升到了25.6%,进口同比增速也从此前的28.1%升至33.1%。贸易顺差从566亿美元扩大到了583亿美元。考虑到去年同期基数较高、新出口订单指数走弱,市场普遍预计8月贸易增速会有所放缓(进出口彭博调查均值分别为26.9%17.3%),而8月进出口表现超出市场预期。


相比2019年同期水平,8月出口增长37%。进口也较2019年同期增长31%。相比之下,7月出口和进口分别较2019年同期增长27.5%27.2%。出口和进口的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从此前的12.9%12.8%加快到了17%14.4%。

 

对主要经济体出口全面提速

对美国出口同比增速从13.4%加快至15.5%。对欧盟出口同比增速从17.8%大幅跃升10个百分点以上至30.6%。对东盟出口同比增速也有所上行,从7月的14.5%加快至16.6%。此外,对北亚经济体出口(韩国、香港地区、台湾地区)同比增速也从23%加快至29.9%


8月上述经济体出口较2019年同期增幅也有所扩大。8月对美出口较2019年同期增幅从7月的27.6%扩大至38.6%。对欧盟出口较2019年同期增幅从32.4%扩大到45.3%

 

与对美国出口增速加快相呼应,美国ISM制造业PMI中新订单指数大幅上行。8月对欧盟出口对整体出口增速的拉动为4.5个百分点,较7月上升1.8个百分点。而8月整体出口增速提高了6.4个百分点,意味着欧盟贡献了整体出口增速升幅的28%(超过欧盟出口占整体出口比重的16%)。与之相对,瑞银欧洲经济研究团队指出欧元区经济增长动能较强。如我们之前所述,美国消费者正在从商品消费更多转向服务消费,而欧洲经济复苏或许会给未来出口带来更大的支撑。除欧盟之外,韩国对整体出口增速升幅的贡献也较大。虽然对韩国出口仅占整体出口的4%,但其对整体出口升幅的贡献率高达11%。韩国经济增长稳健、财政支出进一步加码,可能支撑了中国对韩国的出口。


一般消费品出口明显加快


一般消费品出口同比增速明显加快。8月玩具出口同比增速上升了16.7个百分点,从7月的14%加快至31%。与之类似,家具、箱包、鞋靴、家电等其他一般消费品出口也大幅提速。服装出口增速也小幅提高。整体来看,8月一般消费品出口(包括家具、灯具、箱包、服装、玩具、鞋靴)同比增速从7月的12.1%加快到了19.1%,对整体出口增速的拉动为2.8个百分点、较7月提高了1.1个百分点。换言之,一般消费品出口对8月整体出口增速升幅的贡献率为17.3%,超过其占整体出口占比(14.7%)。


防疫物资相关产品出口同比跌幅收窄。纺织品出口同比跌幅从7月的27%收窄至15%。医疗器械出口从此前的同比下跌17%转为同比增长18%。虽然二者合计对整体出口增速仍有0.8个百分点的拖累,但已明显小于7月(拖累2个百分点)。防疫物资相关产品出口的拖累减弱对整体出口同比增速升幅的贡献率也接近18%


8月手机出口再次转为同比下跌。鉴于智能手机即将迎来新品发布季,手机生产商可能在为新产品上线做准备,而暂缓了生产。考虑到相关零部件进口反弹、新品即将发布,未来几个月手机出口或有所反弹。


一半以上的进口增速升幅来自主要大宗商品


主要大宗商品进口同比增速普遍上行。8月铁矿石进口额同比增长从7月的64%加快至 95%。煤炭进口额同比增长跃升至124%,较7月增速几乎翻番。主要大宗商品进口量增速同样普遍好转。8月铁矿石进口量同比跌幅较7月的21%大幅收窄至3%。煤进口量同比增速从16%升至36%。其他多数大宗商品进口量增速也基本都有所加快,比如铜矿石、原油、精炼油、钢材、铜材等。另一方面,多数主要大宗商品进口价格增速有所放缓。 


整体而言,8月主要大宗商品(包括铁矿石、铜矿石、煤、原油、钢材、铜材)进口同比增速从7月的46.5%升至59.3%。主要大宗商品进口占整体进口额的22%,对整体进口额增速的拉动为13.1个百分点,较7月提高了2.6个百分点。换言之,主要大宗商品篮子进口对整体进口额增速升幅的贡献率为52%


主要大宗商品进口额较2019年同期增长42%,增幅高于7月的35.3%8月铁矿石和铜矿石进口额分别较2019年同期增长85.5%69%。进口量来看,8月铁矿石、铜矿石、原油进口量分别较2019年同期增长2.8%3.9%5.6%(此前分别为-2.9%-9%+0.5%)。


此外,IT产品零部件进口额同比增速大致企稳于20%以上,集成电路进口量同比增速加快了7个百分点至26%。液晶显示屏进口额和进口量也双双提速。这可能也表明手机生产商在为下月新产品上线做准备。此外,8月机床进口量同比增速从7月的3%进一步上行至17%。这也支撑了我们对国内资本开支依然保持稳健的判断。


周边经济体贸易增长继续放缓


8月韩国出口同比增速从此前的29.6%加快至34.9%。但是,排除8月工作日更多的因素,韩国日均出口同比增速从7月的32.2%放缓到了29.1%。不过,29.1%的增速依然比较稳健,很可能受益于新品发布前智能手机零部件出口提速。相比2019年同期水平,8月韩国出口增长20.9%7月为20.3%)。8月日均出口较2019年同期增长23.5%7月为22.8%


疫情对8月越南贸易的冲击明显加剧。8月越南出口环比下跌13.9%,同比增速从上半年的增长27.2%转为下跌5.7%。相比2019年同期水平,8月越南出口仅增长0.7%,远低于7月的增长20%以上。


海外供应链受阻、国内港口拥堵,目前对出口的整体影响仍偏正面


由于一位工人感染新冠病毒,8月中旬国内第二大港口宁波港的部分港区暂时性停工。船只改道加剧了国内其他主要港口的拥堵,例如上海港和青岛港。鉴于上述港口体量较大,国内出口商的部分订单可能被延时交付。另一方面,媒体报道,由于越南生产受阻,部分企业已临时将部分生产或订单转移到中国,这可能短期内对中国出口形成额外拉动。


8月数据显示,国内港口暂时性拥堵与部分海外生产订单转移至国内的整体影响目前依然偏正面。虽然多家媒体报道国内港口拥堵,但出口增速并未大幅下滑、出口额仍强劲增长。与此同时,部分一般消费品和加工品出口有所提速,这也印证了部分海外生产订单临时转移到了中国。


一个可能的解释是,除了宁波港停工之外,国内港口拥堵可能还和出口需求增加有关。虽然部分港区停工,但得益于其他港口作业效率提升,8月整体出口增速不降反升。朝前看,随着停工港区复工,整体出货速度有望边际加快。假设其他新兴经济体对疫情的管控没有明显好转,未来几个月还可能有更多海外生产订单转移到中国,进而对出口带来部分额外拉动。不过,如果海外生产扰动和港口拥堵持续更长时间,进口零件短缺和交付时间延长则可能给出口带来一定下行压力。


海外新订单乏力,未来出口增速下行压力可能加剧


国内统计局制造业新出口订单指数已经连续4个月处于荣枯线之下,8月进一步下滑1个百分点至46.7、为去年6月以来新低。与之相对,除美国外,海外经济体PMI新订单指数也普遍走弱。


美国ISM制造业PMI结束了连续3个月的下滑,从59.5反弹至59.9,其中新订单指数从64.9大幅反弹至66.7。另一方面,ISM服务业PMI64.1降至61.7。欧洲制造业PMI中新订单指数也从此前的62.7降至61.1。德国IFO工业和贸易部门商业景气指数连续两个月下滑至103.8。整体来看,发达经济体制造业新订单指数从60.2降到了58.1,而新兴经济体新出口订单指数也从此前的49.7进一步降至47.4。台湾地区和韩国的制造业新订单分别从此前的59.351.6下滑至5750.6 


整体而言,8月海外订单似乎有所走弱,但中国出口依然提速。鉴于新订单指数是扩散指数,很难通过新订单指数的变化来准确推断月度出口的走势。事实上,发达经济体新订单指数依然维持高位、各产品出口表现分化、部分海外生产转移到中国,这些因素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何调查数据走弱、而出口增速反弹。不过,考虑到调查数据持续乏力、加之基数逐渐抬升,未来几个月中国出口可能仍会面临下行压力。此外,待海外经济体疫情好转,部分生产会重新转移回海外、且防疫产品需求会再次回落,这可能给未来出口带来下行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