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杨宇霆: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开启,全球市场的麻烦来了?

发表于 2021-09-11    来源于:杨宇霆

来源:第一财经


日前韩国央行加息,澳大利亚央行宣布缩减购债规模。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如何影响全球市场?大行其道对话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


第一财经:日前韩国央行加息,这是疫情爆发以来韩国央行的首次加息,韩国还是首个加息的发达经济体,您怎么解读这次韩国央行加息的举动?


杨宇霆:韩国央行加息0.25个百分点,这个也是第一家主要的发达经济体的央行有这种加息的行动。我看这一行动主要就是两个原因,第一可能韩国自己经济的复苏步伐还是可以接受,今年估计韩国GDP也有4%的增长。第二韩国央行行长李柱列也谈到了,主要还是要看另外的原因,一个就是金融失衡的问题,他非常直接的提到金融失衡,简单来说就是金融泡沫这种风险。我们也知道韩国它的居民的债务非常高,总体的居民债务相对收入比就是170%那么高的,是全世界可以说是从居民债务的角度来看是比较高的一个经济体。


另外他也提到要观察美联储的行动,所以我感觉现在很多央行基本上有一个默契,今年可能也把它们的去年比较大量的一种货币的投入的政策,开始慢慢地收紧,我估计现在韩国央行可以某种程度代表发达国家的经济体,央行的行动,而不是亚洲区央行的政策发展。


第一财经:我们提到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不得不提的就是美联储,那么我们看到现在市场最关注的当然就是美联储的动向,在最近几周频繁地释放出了一些货币收紧的信号,比如说日前美联储的会议纪要就显示,只要经济不遭受重大的下行冲击,大多数美联储委员都愿意在今年开始缩减量化宽松,但是我们看到在Jackson Hole的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于经济的阐述又比较谨慎,同时在上周美国的就业数字也不如市场预期,所以这些信号混杂在一起,您觉得美联储究竟今年会采取一个怎样的走向?


杨宇霆:如果是真的看美联储它现在要处理的问题,最主要的还是通胀,因为美国的通胀率,如果用CPI来算,实际上按月度的数据是0.5%0.5%按年化率来算,实际上是非常高的,在一般的情况,月度的数字,过去几年平均都是大概是0.1-0.15%左右,所以可以说通胀的上升的速度比之前它的预期还要来得快。


而且我们知道这一次的通胀不是完全是需求面带来的情况,而是供应面,所以供应面在不同的冲击下,包括最近的艾达台风,也造成通胀的某种程度的压力,所以说美联储现在的政策方向还是可能回到管理通胀的预期。所以这个也是为什么他们愿意开始预备有一个退市的行动。关键是退市他也说得非常清楚,退市不等于收紧,减少买债不等于加息。


所以这个希望给市场一个预期,这一次的退市行动不会再出现2013年的情况,当时伯南克退市提前告诉大家,在整个新兴市场造成很大的震荡。美联储希望这一次的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过程做得比较平滑,不愿意对金融市场带来太大的冲击。


第一财经:那么您觉得加息会在什么时间?


杨宇霆:当然大家的预期可能是明年的年底,有可能出现第一次加息,当然我觉得这个预期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的因素。因为美国的确就是通胀非常厉害,可是经济也有放慢的情况,我们也刚才提到了非农的就业数据,上个月的数据就是不如预期,所以在经济复苏的前提下面,如果是现在失业率还是5.2%,还不到应该开始加息的情况,或者是全民就业的情况,我估计美联储在加息的部分有可能延迟。


第一财经:您说韩国央行的加息对于发达经济体会更有启示性,所以未来我们会看到发达经济体进行普遍地加息吗?


杨宇霆:我们也知道刚刚澳大利亚央行也开始退市了,虽然说澳大利亚在防控方面刚刚才开始,在两个主要的省份里封城,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愿意退市。


另外就是新西兰的央行,上一次本来预期会加息,结果没有加息,让市场猜测是不是因为疫情的情况,最后它的央行副总裁出来讲,就是这一次延迟加息的决定纯属是为了方便他们跟市场沟通,原因是当天刚好要宣布一些封城的行动。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就不愿意在当天告诉大家,我现在加息。他们觉得很难向公众交代,等于说加息还是按计划里面会出现的,只是延迟一个月或者两个月。


在这种情况下面,我估计全球的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央行,今年不能说是货币政策收紧,可是可能已经开始一个行动,就是把它们的货币政策慢慢倾向于正常化。


第一财经:您觉得本轮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和以前的正常化有一些什么样的不同?


杨宇霆:我觉得以前正常化的过程是相对比较缓慢,当时比如说从金融海啸之后,20082009年之后,经过很长的时间,我们才能看得到美国开始加息,或者是进入减少买债。而且在这中间这个过程,刚才也提到了,2013年伯南克宣布或者是暗示他要退市的时候,已经造成市场很大的震荡。这一次很明显,第一我们这一次的冲击是疫情大流行造成的,是一个非经济因素造成的一种震荡,在疫苗的发展方面有可能成为另外一个可以帮助经济复苏的工具,而不是纯属是货币政策。所以退市的过程来的比较快。第二,在这一次央行学到,之前货币政策宽松,包括好几次美国的QE,造成很大程度的金融失衡,经济泡沫就是金融泡沫。这一次很多的央行不愿意见到这种情况出现,这个也是对很多的本国收入的分配,财富的分配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我估计这一次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过程,可能比上一轮QE的正常化过程来得比较快。


第一财经:您觉得会快多少?


杨宇霆:估计可能美联储希望2-3年之内可以完成整个过程。之前我们看到是2010年开始美国大量地宽松,然后经过很多年才开始加息,所以经过了大概是6-7年,才完成整个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过程。这一次肯定很多的央行不愿意再看到需要6-7年的时间来做出货币政策的正常化的过程。所以说这一次我感觉货币政策的转向,市场正在接受,而且把这种消息慢慢地消化,消化的过程如果是给足够的时间,给金融市场带来的影响,估计也不会有很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