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连平:构建西部金融中心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发表于 2021-09-18    来源于:连平

918日,由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四川省国资委、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管局联合主办的“双城双碳双循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高峰论坛”在成都举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以“构建西部金融中心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为主题展开精彩演讲,以下是发言全文:


我今天讲的主题是围绕建设西部金融中心这个话题展开的,下面说三个方面的内容。


加快建设西部金融中心的战略深意

 

      第一,加快建设西部金融中心具有战略深意。我们也知道,金融资源适度的集聚以及辐射,有助于规模经济的实现和金融效率的提升。这一点已经可以从全球主要的发达国家,包括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快速发展的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带,以及在沿海地区所形成的一系列金融中心看到。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无须做更多理论上的阐述。

   

    我们认为目前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及开放,需要建设区域型的,或者至少是区域型的金融中心。中国经济规模很大,现在是世界第二,但是按照通常的判断,可能过十年、二十年之后,中国经济会超过美国的规模,甚至于可能是美国经济的多少倍。比如中国毕竟人口众多,经济发展水平持续不断地得到提升,规模将来一定会达到全球第一,因此在中国有几个金融中心的出现并不奇怪。

    

    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们看到沿海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大致路径已经形成了,在北方是北京为主的金融中心,长三角地区是上海为主,粤港澳地区是香港和深圳为主的金融中心。现在中西部经济快速崛起,增长非常快。尤其是最近这几年,我可能来成都不算太少,非常清晰地感受到重庆西部的主要城市经济发展的速度规模。一方面是经济快速发展,另外一个方面是工业发展已经到了一个中后期的阶段,通常对于金融方面的支持要求很高。再加上最近这些年,持续推进的对外开放,“一带一路”,尤其是在陆上向西开放这一块,得到了快速的发展。这样对于设立西部的金融中心就提出了非常明确的要求,事实上有关西部金融中心的发展也正在持续推进的过程中。


西部的发展毫无疑问是需要金融给予强有力的支持,而且这种支持我们认为还应该有所超前。我们知道金融的资源对于经济发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只要明确了某一个方面的发展方向,以适当超前和适当增大的金融资源投入,会促进这个地区或者这个行业、这个部门的经济快速发展。我们认为加快西部金融中心的发展,有着重大的战略意义。这个战略意义从全国整体角度来看,一是加快西部经济快速增长,尤其是促进西部经济开发的高质量发展。二是推动全国经济发展趋向于平衡。


我们知道沿海地区最近几十年快速发展,经济发展水平已经达到了差不多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是西部地区还有一定的距离。尤其是从我们双城地区所辐射的广大中西部地区来看,发展水平还是相对偏低。所以需要实现内部更好的循环。国家提出双循环,一个是内部的循环,一个是外部的循环,而且是内部循环作为主体。要搞好内部循环,我们必须而且有责任把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更好地向前推进。这就需要金融加大力度、超前地给予支持。

    

西部地区刚才我们也提到,最近这些年对外开放得到了快速推进,这一点也是有赖于“一带一路”的快速发展。这有助于推动我们我们未来经济内外良性的循环。


中国经济目前所面临的外部环境可以说是扑朔迷离,不确定性非常大。对于中国经济长期发展,我们还需要许多非常有深意的、有更远战略性的思考。在中西部地区能够形成一个经济发达的区块,形成一个战略的腹地,高新技术产业聚集,战略性的新兴产业聚集,现代信息技术产业还有包括像刚才提到的能源这些产业的聚集,这将在中国经济未来遇到外部的冲击时发挥很强的韧性。所以我觉得从中国整体来看,西部金融中心建设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可行性

刚才说的是必要性,从可行性来说,也可以举出一系列的例子。时间关系就不展开多说,我们本地的同志有的比我还了解更多。我大概梳理一下这样几条。


第一个从金融总量来看,成渝地区在西部地区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也就是说整个西部地区甚至于再加上中部地区来看,成渝地区这个双城金融总量有助于金融中心更好的发展。

    第二从开放的角度来说,这个地区同样在整个西部地区占据主导地位,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

    第三个就是同金融机构的体系建设来看也是靠前的,银行证券保险金融机构差不多五百家上下,还有一系列新型的金融机构。还有包括大型金融机构的中后台的机构设立,包括后台服务中心、资产管理中心、消费金融中心、国际业务运行(我们称之为单证中心)。这些中心在成渝地区不断落户,构成了一定的发展规模。

    第四是金融创新也在积极展开,包括涉及到外汇、资本流动、科技金融等等这些方面。


第五是金融对外开放平台,支持力度也在明显加大,这方面也取得一系列成效。


共建西部金融中心的实施路径


未来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实施路径,这里面我们也梳理了五条,供大家参考,我也不展开详细说,最后会说几点总结。在西部金融中心来看,许多方面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包括金融创新,包括金融体系的建设,包括金融机构的服务水平等等。我们认为在一系列方面还是存在一些不足的,比如说地方机构的实力还不够。最近看到省政府在这方面有不小的动作,在构建地方的金融机构以及扩大资本实力,也是下了很大功夫。

    

   总的来说,全国有影响力的金融机构在这个地区还不足。从个性化、特色化,以及服务的水平方面也有不小的提升空间。还有一些配套机制也不够完善。下面从五个方面简单说一说对于未来改善这种状况,提升双城金融中心建设的能力和功能方面,我们认为这五个方面是比较重要的。

  

    第一个就是着力提升金融机构的服务水平,不断增强金融资源集聚的能力。这中间包括要培育先进产业集群的金融服务,要针对这些先进的产业集群做好服务,推出系列相关特色、有针对性的服务产品和服务方式。第二要增强对科技创新的金融服务。三要增强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金融服务。第四要增强培育市场主体的金融服务。第五要增强支持外贸新业态的金融服务。这几点非常重要,最近几年成渝地区在向西开放方面取得了巨大成果。如果我们在金融支持方面能够做得更好,将会发挥更大的政策支持作用。第六是政策支持的方面要形成体系,包括财政、金融、税收、产业政策等等。

    第二个方面要加快完善金融市场的体系,持续提升金融资源的辐射能力。包括优化区域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服务,要加快完善金融市场的体系,持续提升金融服务的辐射能力,还包括要增强地方法人机构的服务能力,要壮大它的资本,要更好的通过外联、形成联盟这些方式来提升自己的服务覆盖面,以及整个服务功能和水平等等。还要深化境内外金融市场互联互通,提升服务的能力,扩大投融资渠道。


    第三要开发高水平的投资渠道,激发金融创新活力。包括持续探索或者争取全国重点领域金融体制改革的试点,主动把这些试点任务揽过来,当然要很好地结合西部金融中心的发展需要。还要深化金融科技、绿色金融等特色化金融服务。还要积极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也要顺应国家关于国际化总体战略的布局,以及它的规划安排,能够研究透这一块,然后能够结合它的需要,推出我们这方面的步骤和改革。


    第四是要围绕开放平台的建设,切实提升金融支持开放的水平。这中间要抓住自贸区的开放,针对性地推出一系列举措。这中间要特别研究透,现在在全国尤其是像上海最初推出的帐户体系,现在还在继续推进。最近在粤港澳大湾区也推出一些举措,债券通是一个方面。可以学习一下上海,涉及到复杂帐户体系,包括离岸和在案等等,都是很值得研究的。我们要研究一下我们在这一块能够做一些什么,能够在现有的帐户体系基础上,如何更好的推进,或者在这方面推进有关离岸方面的体系安排,通过支持离岸贸易,用离岸金融的方式来推进这一块的业务体系发展,其实这些空间也都是很大的。持续来深化中心金融双向开放,这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我认为下一步应该以更大的力度来加以推进。


第五个方面要充分发挥开放通道的优势,主要是对接国际物流枢纽建设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其中包括继续探索陆上贸易新规则,优化开放通道建设的跨境金融体系服务,健全征信服务体系。这五个方面的举措是我们的一些建议。


    最后我想再总结和梳理,关于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两点看法。


第一个我觉得西部金融中心在未来不光是构建,而且应该要加快它建设的步伐。坦白来说在十年前,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也有至少两三次的场合是在成都,也有一些我参加的活动谈到了这个话题。


但是我在这个问题上,是有保留意见的。到目前为止,还是有很多人坚持认为金融中心的建设不能一哄而起。但是我今天的看法也跟大家不同,我认为建设西部金融中心从现在发展态势和格局来看,比如刚才提到的高质量发展、双循环、“一带一路”等等这些,都是在新的形势下中央提出的一系列战略安排。现在经济发展在西部地区也伴随着向前推进,自然对于建设金融中心提出客观要求。这一点上如果不迎合这样的要求,不很好的推进、改革、开放,来匹配这样的需求,可能会对未来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带来一些阻碍因素。


所以我觉得我们要看到这一点,要用战略的眼光来看未来中西部地区发展。既然我们要作为一个战略腹部来考虑,我们是不是应该有一个金融中心配合经济发展,以及战略格局的安排?我认为是完全有必要的。而且我觉得在这一点上,经济发展到目前这个水平,趋势和前景是可以预期的,我们在这方面的战略安排更靠前一些,快走半步,走在经济发展的前面,是非常有必要的。这是第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就是我们要把握好西部金融中心的定位,我们要推进共建西部金融中心,但不等于金融中心随便是什么样子都可以,定位如果不准确,也可能会使金融中心的发展路径出现曲折。所以定位一定要非常明确。


    上海在2020年完成国家交给的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任务,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之前有定位的:和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和人民币国际化相适应的金融中心。其实这就是一种定位。上海和其他两个地方有一点不同。北京是金融中心吗?是。过去人们都不提,其实它就是金融中心,因为聚集着一大批大型的金融机构。从银行业,包括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总部12家,政策性银行3家,共15家银行总部巨额的金融交易,这个规模已经够大了。所以从金融机构的聚集,以及银行业交易来看的话,毫无疑问是金融中心。再加上是一个金融政策和管理的中心,它要改也很难,虽然现在建了北京证券交易所,但还是往某一个很具体的方面推进,在整个市场体系构建方面,我想不可能将北京这个金融中心设计成具有上海整个市场体系的功能,这个可能性基本上不存在。


    上海有什么特点?它是一个金融市场体系全面健全的金融中心,具有最重要的三大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外汇市场。全球金融交易什么?外汇交易大、债券交易大、股票交易大,这三个市场是金融市场体系最核心的,上海全有。事实上外汇市场和债券市场都在央行的体系,在银行间市场。银行间市场是一个货币市场,货币市场、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是三位一体的,都在上海的银行间市场交易中心。这是上海的特点。再加上其它的市场,构成了一个比较完善的、全面的,甚至于立体的市场体系。这是上海金融中心最重要的特点。可能在全球来看也是比较有特色的,市场体系完善程度可能会超过纽约或者伦敦。


    但是上海和北京相比,全国性的银行也就是一家交通银行,加上浦东发展银行。其他都是地方性的,总部在上海都是比较有限的,这一点跟北京没有办法比。


    但是上海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将近一半左右的外资银行在中国的总部,设在上海,增加了金融机构的聚集程度,所以上海在成为中国金融中心来说比较具有优势。这一点无论是从市场体系的完善,还是从金融机构的聚集来看,深圳跟上海都是有距离的。


    而北京在金融机构聚集方面是明显超过上海,但是也很明显在金融市场体系完善程度和上海存在差距。问题是我们西部金融中心的定位是什么,还想建成上海或者北京这样的吗?不大可能。


    所以我们应该找准定位,要结合我们这里的需求,以及本身经济的特点来进行安排,应该是具有西部经济发展特色的。当然这个特色具体需要做很多研究,我认为现在开始往后面看,就是十四五规划。既然要建设西部金融中心,就应该有一个比较像样的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规划。上海上个月发布了上海十四五金融中心规划方案,我们也参与了一下,非常全面具体。三分之二的内容讲的是怎么做,前面讲得很简单,定位很清晰,后面就具体展开来讲。所以我们在定位清晰之后需要一个很详细的规划。


第三个观点,在未来推进西部金融中心建设中间,要抓住两个核心基础构造。金融中心有很多复杂因素,甚至是立体的因素。金融中心建设是靠什么建设起来的呢?第一个就是市场,没有市场谈不上金融中心。这个市场就会有交易,就会有产品,就会有资金,就会有人才来进入。所以必须要有一批市场。当然我们可能在未来很难再去建全国性的外汇市场,债券市场等等。但是我们可以在资本市场发展方面,从立体、多层次的角度结合本地特点,来发展一些相关的资本市场。所以在市场体系建设这个方面,努力争取在资本市场这个领域有所突破,能够建成一些有特色的,比如像能源产业,跟能源产业相结合的交易所或者是什么类型的市场结合起来,是我觉得一个重要的方面。


第二个也是刚才提到的,要有一大批机构聚集,包括商业银行,包括资本市场。要引一批全国性的商业银行来这里,难度非常大,但确实是可以做的。就像现在正在做的业务中心,一些理财子公司,可能将来还有一些什么类型的子公司,还有就是内部中后台机构,可以引到成都重庆来。但是重点发展方向不在于这几个方面,中国银行体系作为间接金融,未来再保持快速增长基本上没有可能。可以看到的是资本市场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两年已经很明显了,公募基金、私募基金都在快速增长,这两块加起来已经超过了银行的理财产品。过去银行理财产品很多年是稳居第一,现在用不了多久公募基金就会超过了。所以未来资本市场会有很好的发展空间,房地产市场中间的资金会流出来逐步进入资本市场。银行体系中间的存款,居民存款来说有上百万亿,整个存款有两百多万亿,增速明显在减慢。无论是存量和增量,未来会中长期持续不断流入资本市场。资本市场基层构造、政策方面越来越完善,越来越开放,所以发展空间很大。未来金融市场,金融机构聚集方面都要突出资本市场发展空间,在这个方面多做文章,可能会取得意想不到的良好发展。


    以上是我的一些观点和建议,供大家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