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鲁政委:“碳达峰、碳中和”与区域优势新变化

发表于 2021-09-18    来源于:鲁政委

918日,由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四川省国资委、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管局联合主办的“双城双碳双循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高峰论坛”在成都举行。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发表题为《“碳达峰、碳中和”与区域优势新变化》的主旨发言,以下是发言全文: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有这样一段话: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


大家想一想,这到底是一件怎样的事情?所以作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双碳不是一个短期、简单、很容易实现的事情。


总书记讲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硬仗,也是对我们党治国理政能力的大考。所以总书记讲领导干部加强碳排放方面的知识,意味着碳达峰、碳中和是非常专业的事情。很多人对绿色低碳、可持续侃侃而谈,但是如果详细问它们到底有何关联、有何区别、如何去做,他们恐怕依然还有不少困惑。


所以我今天报告内容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内容就是澄清概念,结开心结;第二部分内容就是讲讲碳中和对区域经济的影响,特别是对成渝地区的影响。


早在十几年前,我们就已经明确提出了绿色经济和绿色金融的问题。当时的绿色金融、绿色经济的发展跟现在有什么不同呢?我们最早讲的绿色发展是环境质量、生态保护、资源消耗。现在开始更多关注减缓气候变化和适应气候变化,即应对气候变化。我们过去是以“减污”为主,现在进入到“减污降碳”并行,“降碳”成为新一轮绿色发展的抓手。


可持续是什么意思?只要把“人”放进去,这个概念就延伸到可持续发展的层面了。当我们关注社会问题的时候,就与可持续发展息息相关。


现在大热的ESG投资是不是减碳的?取决于你在ESG评估体系里面关于碳排放、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因子给它多大权重。如果你在ESG里面应对气候变化的因子影响非常小,即使你做了很多ESG投资,最终也不减碳。但如果你给它很高的权重,最后它的减碳效果就会很明显。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把所有ESG投资都叫做低碳投资、减碳投资,也不能认为所有ESG投资一定就都是绿色投资,要看具体因子及其权重大小。


现在的经济都是建立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基础上的,而第二次工业革命本质是建立在化石能源基础上的,化石能源就要排碳。所以,历史资料显示,人均收入跟能源使用之间就是一个线性正相关关系,要发展就必须要使用更多的能源,否则经济增速就要放缓,人均收入就没有办法持续提高。我们确实从过去的经验都看到,所有发达经济体基本上都存在过这个问题,只有经济增速慢下来碳排放才能减少。但是,这是传统的认识。


如果我们现有有新能源可以不排放二氧化碳,就意味着控制碳排放的时候可以不影响经济增长。


在整个经济中,88%的碳是由能源所排放的,剩下大概只有10%左右的碳排放。只要所有能源都不排碳,基本上就实现了中和,剩下10%左右可以让生态碳汇和其它碳中和技术解决。所以,要实现碳中和的目标,第一条就是实现能源的零碳化。能源怎么零碳化?就是首先把所有的用能全部电气化,然后再电力零碳化,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所以在能源这一端我们发展太阳能,在终端用能电气化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汽油车改成电动车。


总书记在2020年联合国一般辩论会议上承诺了双碳目标: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历史性机遇,推动疫情后世界经济“绿色复苏”。


我们回顾一下近现代全球经济发展,基本上抓住每次工业革命的国家,都引领了之后一百年的经济增长。1770年后英国发明了蒸汽机,成为了之后一百年里全球领先的国家。到了1870年,美国开始出现内燃机,出现电气化时代,出现福特流水线车,这使美国引领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浪潮,在之后的一百年里面成为全球最领先的经济体。我们希望在2050年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那我们就必须在未来的一百年里能够引领这个世界经济发展的浪潮。


现在的新一轮工业革命是什么引领技术呢?不管大家讲了多少,这三个东西始终留在科学家和未来学家的语言当中——信息技术、生命科学、绿色技术。只要我们抓住了这三项技术的前沿,就能够实现2050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2006年国家发布的中长期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当中讲得很明白,进入21世纪新的科技革命迅猛发展,正在孕育新的重大突破。其中谈到几个领域,信息科学和技术、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能源科学和技术。科学技术的应用转化速度不断加快,造就新的增长和跨越的机会。因此要站在世界前列,以世界眼光迎接新科技革命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把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作为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提高国家竞争力的中心环节,作为创新性国家面向未来的重大选择。


但是现实工作当中,很多同志这方面思想和心结并没有解开,还是秉持传统思维,认为如果绿色发展、低碳发展推进得太快,监管太严厉,会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总书记在2018年关于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就讲到,有的环境治理和修复项目推进进度偏慢、办法不多,甚至以缺少资金、治理难度大等理由拖延搪塞,反映出一些同志在抓生态环境保护上主动性不足、创造性不够,思想上的结还没有真正解开。他说有的同志对生态环境蕴含的潜在需求认识不清晰,对需求激发出来的供给形成新的增长点认识不到位,对把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的路径方法探索不深入。


如果看作是抓住新一轮产业革命的机遇,大家积极性就会提高。现在国内经济发展最好的地区,哪一个地区不是在数字技术、生命工程、绿色能源发展上领先的地区呢?


碳中和对区域的影响


在我们国家碳排放当中,能源占了整个社会碳排放的80%90%。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要寻找高碳排化石能源的替代方案,排放更低但可以马上使用,那就是天然气。因为与煤炭相比,天然气的碳排放大概只有煤炭的一半,而且燃气电场比燃煤电场更方便,更容易调峰。现在太阳能、风能已经可以平价上网,但发电波动很大,没有办法远距离输送。怎样把波动电源变成稳定电源,除了储能、智能电网外,眼下有一种方式就是通过调峰实现。燃气电厂调峰比较方便,加上天然气碳排放只有煤炭的一半,所以具有特殊优势。


国家发改委在20166月发布了《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讲到2021-2030年,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和核能利用持续增长,高碳化石能源利用大幅减少,也就是天然气消费占比会再翻一倍,扩大天然气替代规模。今年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规划目标纲要讲到,有序开放油气勘探开发市场准入,加快深海、深层和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利用,推动油气增储上量。

天然气在川渝有优势,图中第二个框里提到油气勘探开发,加强四川鄂尔多斯盆地等区域油气勘探开发,以及鄂尔多斯等区域煤层气和川南、云贵等地页岩气的勘探开发。


国家在2010年发布的关于主体功能区的规划,对于西南地区讲的是水电开发为主,加快四川盆地的天然气开发。所以在碳中和背景下,四川有非常好的自然资源组合,有天然气,同时有非常丰富的水电资源。

最后,第三次产业革命中包含着生物工程和数字技术,四川也是植物的王国,四川高校在电子科学方面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今年国家发改委在提到布局建设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时,提到了成渝地区。未来将加强数据中心绿色发展,加快开展“东数西算”,推动更多数据中心向可再生能源更充裕的西部地区转移。从这几个角度来看,国内很少有地区像四川盆地这样,同时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三大主要领域都有不错的条件的,因此,让我们期待,川渝在未来低碳转型发展中迎来自己更为闪亮的高光时刻。


我今天就报告这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