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程实: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刻度换算

发表于 2021-09-28    来源于:程实

“延平剑已成龙去,犹有刻舟求剑人”。在《“暂时”之后》一文中,我们指出,后疫情时代所有的暂时”/“常态之问或将演化成K型走向,既有均值回归的A面,也有路径依赖的B面。当下,美国就业指标的变化引人关注,其一方面关系到通胀的持续性和变化形态,另一方面影响着货币/财政政策的调整时点和方式。事实上,过去一年半来劳动力市场恰呈现出一个非典型而又非暂时的“新常态”,我们的研究表明:第一,当前似已恢复的失业类相对指标背后难以传达疫情反复背景下美国劳动力市场逐期调整过程中的真实变化;第二,退出劳动力市场人数创下历史新高,“失业即退出”现象逆转恐需时日;第三,相当比例解雇时被认为是临时失业的劳动力事实上变为了永久失业者,这在新冠冲击的尖峰时期尤其明显,且其累积影响延续至今;第四,隐性失业人数出现激增,意味着临时失业本身或也存不小的低估。

 

新冠疫情对美国劳动力市场冲击前所未有,当前失业类相对指标似已恢复。美国劳工统计局在月度的就业情况总结(Employment Situation Summary, ESS)中会基于当前人口调查(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 CPS)的数据公布按原因分类的未雇佣人员(unemployment)及构成,主要包括临时/永久的失业者(job losers),离职者(job leavers),新进入者(new entrants)和重新进入者(re-entrants)。从1967年至20218月的月度数据看,失业者平均占未雇佣人员约49.7%,其中永久失业者平均占约35.6%。在新冠疫情冲击下,20204月,美国未雇佣人员数从719万飙升至史无前例的2311万,主要源于临时失业(layoff)从205万激增至1805万。在此情形下,永久失业占未雇佣人员和失业者的比重分别从29.9%51.2%骤降至11.3%12.7%。截至20218月,经历了疫情爆发之后劳动力市场的分阶段调整,上述比重分别回升至38.3%72.0%。尽管二者仍高于历史平均值,但都已低于2008年以来的平均值(分别为40.8%75.0%,详见附图)。但值得注意的是,该数值仅能代表当期CPS调查得出的未雇佣人员中已经永久失业的人数,并无法反映出在失业发生时被认为是永久失业的人数,而后者往往更能体现劳动力市场当前的真实状况变化。

美国退出劳动力市场人数创下历史新高,“失业即退出”现象逆转恐需时日。在疫情爆发期间,对于在工作中感染病毒的担忧或照顾家庭等考虑使得失业后当即退出劳动力市场的人数激增。20204月,美国劳动力萎缩624万,创下历史之最。参考Barrero等(2021)的方法,我们可以将美国劳动力人数的变动结构拆解为估计以下三类人数之和:一是当期失业即离开劳动力市场的人数变化,二是新进入和重新进入者的人数变化,三是长期失业并于当期离开劳动力市场的人数变化。以18个月滚动累计值来观察美国劳动力数量的连续变化情况,可以发现,美国劳动力市场自20204月以来均处于劳动力人数大幅下降的少见状态,此前仅有金融危机时期(200911-20115月)出现过连续19个月的负增长,但彼时的劳动力人数下降峰值(123万)和均值(69万)远低于新冠疫情以来的减少幅度。从主要的变化来源看,当期失业即离开劳动力市场数持续累计负增长是劳动力人数下降的主因。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提供了仅有的该指标连续超过百万的历史经验,尽管当时的失业即离开劳动力市场累计人数峰值低于疫情期间近100万,但经历了29个月持续为负之后该指标方才回到正区间(详见附图)。

20203月以来美国累计损失岗位数仍超过600万,永久失业占比超过三成。为了对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结构变化进行相对准确的高频估计,我们借鉴Barrero等(2021)的研究对CPS数据进行了调整计算。要得到全口径的月度新增失业(或总岗位损失)数目,需要综合估计三类数据:一是新近失业的人数,二是受回忆偏倚(recall Bias) 和报告误差(reporting errors)影响出现的月度间可比数据差值,三是永久失业后当期即退出劳动力市场的人数(详见上文)。汇总之后,我们发现,新冠疫情对美国劳动力市场带来的总岗位损失峰值出现在20204月,当月岗位损失总数高达2308万,其中新增临时失业约1520万,新增永久失业约567万,失业后当月即退出劳动力市场220万(详见附图)。从20203月到20218月的区间数据看,该段时间内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岗位损失累计总数仍高达652万,其中由于当期失业即离开劳动力市场的累计人数达到602万。由此可见,仅通过失业数据来衡量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复苏情况无疑极大程度上偏离了问题的实质,如果用经即期离开劳动力市场调整后的数据进行计算,区间内的新增临时失业和永久失业累计值分别为437万和215万,失业发生时被认为是永久失业的人数占岗位损失数之比接近三分之一。

疫情期间隐性失业人数也出现激增,与失业即离开劳动力市场人数呈正相关。从其他的就业细项中也可以感受到新冠疫情冲击下美国劳动力市场的非典型特征。以兼职就业中消极工作(Slack Work Or Business Conditions)的新增人数为例,该数据的历史均值约为253万,但20203-20218月平均高达539万。通常而言,消极就业的群体可以被视为隐性的临时失业者,而在20204月该群体规模骤增至998万,意味着疫情期间美国劳动力市场的临时失业本身也存在不小的低估。将隐性失业群体数量变化与前文中当期失业即离开劳动力市场增量这一失业数据重要调整项进行比较分析,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疫情对劳动力市场冲击的反常性。自1956年至疫情爆发前,这两组数据由于驱动因子不同而本身几乎没有相关性,但20203月以来,其呈现出明显的正相关关系,且大幅偏离历史区间(详见附图)。

参考文献

Barrero, Jose Maria, Nicholas Bloom, and Steven J. Davis. Covid-19 is also a reallocation shock. No. w27137.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2020.